当前位置:首页 > 穿越时空 > 探香丑妃

234:十天之内

    234:十天之内

    本着宁失不招的坚定心意,真凉说出口的话毫不客气。

    “都说君无戏言,可是,在臣妾眼中,皇上拥有太严重的戏言,根本就没有资格来管臣妾的反应如何。皇上若是还想要万人敬仰,现在说话算话还来得及。否则,别说是皇上,就是这大信国,恐怕也没有得救了。”

    她平生最恨食言之人,是以,当南宫烈食言之时,她就不看好他的前途,不看好被他治理的国家。

    真凉这些话若是从其他人口中说出,下场绝对惨烈,但是,南宫烈只当她是气话般来听,根本就没听到心里去。

    他有一种错觉,若是今日他敢强占她,那么,有一天即便他告诉了她有关于他让人侍寝的秘密,她对他的态度也不会有多大的改观,因为,恶劣的印象已经铸成,将来无论如何挽回都难以修复伤害。

    为大局着想,南宫烈决定给自己,也给真凉最后一次机会。

    南宫烈一边一动不动地压着真凉,一边盯着她含泪的倔强眸子,道,“君无戏言并不是难事,但也是有条件的。朕再给你十天的时间,你可以从中选择任何一天,主动跟朕做早已经做过的男女之事,若不然,朕一定会在十日之期满了之后,霸王硬上弓,到时候,朕对你的惩罚,肯定会比今日准备给的,要多上几百倍。”

    拼命反抗换来这样的结果,既在真凉的妄想之中,又在真凉的妄想之外。

    她一声不吭,既没有点头,也没有摇头。

    其实她根本就没有赞同或反对的资格,南宫烈今晚能放过她,她应该谢天谢地,至于将来的十天该怎么办,还是等这个男人离开了再说。

    南宫烈待真凉的泪水终于止住不出,这才猛然将那仍旧硬朗的家伙撤回,翻身下了床,将她单独一人留在被窝之中。

    没有回头再看真凉哪怕一眼,南宫烈快速穿好自己的衣裳,从北窗口悄无声息地离开。

    一个差点把持不住的失控夜晚就这样悄无声息地偃旗息鼓。

    对于藏在彼此心里的跟对方有关的大秘密,谁都坚定了不告诉对方的决心。

    南宫烈除了存有挑战之心之外,还在等着真凉坦白,若是真凉一天不坦白,那么,他也一定不会坦白,反正,他认为,若是他们相爱,过去的事应该不会影响他们之间的感情。

    而真凉呢,本着保护银叶的心思,除非南宫烈坦白,否则她也不会有机会坦白。

    谁都不知道,因为两人对于秘密的过于执着,最终导致了不该导致的……

    被窝里的温度渐渐地冷却下来,仿佛没有人存在,但事实上,真凉还在被窝中一动不动地躺着。

    那覆压在身躯之上的沉重身躯终于如她所愿地离开了,也同时带走了那炙热的令她万分恐惧的过烫温度。

    透过昏暗的光线,真凉望着散落在地上的那些属于她的衣裳碎片,好不容易平静的心又开始颤抖起来。

    其实,在十日之内跟他做男女之事,并不是什么难事,她最担心的不是自己,而是银叶。

    南宫烈阅女无数,若是跟他做那种事,他一定会发现她是雏子的事实,也就是说,一旦他发现她是雏子,非但推翻了她以前说自己不是雏子的谎言,也会将银叶推到风口浪尖。

    继这晚之后,南宫烈似乎在等着她投怀送抱,没有再来她的寝宫,真凉也没有再见过他。

    但是,有关于他的消息,每日都不会在她耳边断绝。

    譬如,他们都在说,皇上最近这些日子,改之前不翻牌的状态,天天翻了皇后的牌,皇后娘娘因此红光满面,满脸幸福。

    日子一天又一天极为快速地过去,距离那十日之期只能是越来越近。

    真凉在大家面前表现得同往常无异,但心里却极为烦躁,恨不能找到一个两全其美的办法。

    这日,真凉独自带着真奇不知不觉走到了一个从未去过的皇宫处所,一个同时紧挨着宫墙的地方。

    真凉转过身,招来真奇,在它面前蹲下了身子,一脸严肃道,“真奇,为了你的安危,我已经决定,一定要把你送出宫去。”

    闻言,真奇眼神不悦地似乎白了她一眼,且微微扭过了身不看她,像是生气了。

    真凉强行将真奇转过身面对着自己,继续道,“谢谢你这么喜欢我,我也很喜欢你,若是我在皇宫待满一年之后还能出宫,你也还喜欢我,那么,我一定会从三爷手里把你要回,你说好不好?”

    这一次,真奇似乎是更加生气了,用劲转过了身,朝着来时的方向跑了,真凉怎么叫都叫不回来。

    真凉站在原地,望着越跑越远的真奇,叹一口气,轻声道,“真奇,无论你愿不愿意,这件事,不能征询你的意见,就这么定了,我会想办法,送你回到三爷身边。”

    抬头,真凉望着高高的宫墙,多么希望自己能够有着飞檐走壁的工夫,那么,哪里还需要去跟南宫烈求情,哪里还需要在这里等待一年?

    她能飞向哪里,哪里就有自由。

    就在这个时候,耳边传来熟悉的一个男声,道,“兔儿?”

    真凉循声望去,眼前出现的是南宫羽的身影。

    几日不见,南宫羽似乎清瘦了一些,但是,不减他的俊朗与干净。

    以前每次见到南宫羽的时候,真凉都会心情灿烂,但今日一见,想起那日跌倒在他身上且被他强吻的事,极为尴尬道,“三王爷怎么会在这儿?”

    南宫羽好不隐瞒自己的行踪,坦然道,“是我一路偷偷跟过来的,兔儿,你不会介意吧?”

    真凉摇了摇头,对上南宫羽清澈的眸光,总觉得他看向自己的眼神变得跟以前越来越不一样了。

    她不会自作多情地认为南宫羽会喜欢上自己这个丑女,只认为他是为那天的事感到不好意思,有些话想要说清楚罢了。

    其实,她也希望能跟他见一面,将那天的话说说清楚,因为只有说清楚了,他们之间的尴尬才能减少,甚至消失。

    谁知,南宫羽说出口的第一句话不是道歉,而是露出一脸的痛苦,直截了当道,“兔儿,怎么办,我喜欢上你了怎么办?”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