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穿越时空 > 探香丑妃

233:误事的执念

    233:误事的执念

    真凉的手臂早就拍打得没了力气,只能无力地垂落下来,心里早有没有了后悔的念头,因为后悔无用。

    唇瓣被他欺负足够之后,南宫烈的唇舌又开始欺负她的唇瓣以内,迫使真凉一动不能动作,就算是想要回应,也根本就没有机会。

    有好几次,真凉觉得自己要窒息而亡,可是,每当快要神志消失的时候,男人又会及时给她呼吸的机会,让她真是摆脱不得、昏死不能。

    而让真凉真真感到恐惧与不安的不是男人的吻,而是他不再规矩的动作。

    当真凉身上穿着的衣裳被南宫烈完全以胡乱厮开的方式扔掉之后,真凉突然就明白了他刚刚说过的那句话。

    他说,今晚若是不让你感受清楚,谁才是你能赞叹的男人,朕就不是南宫烈!

    原来,他为了让她感受清楚的方式,就是改变之前对她的承诺而彻底占有她。

    也许,在南宫烈的眼里,她早就不是第一次,做这种事并不困难,但是,真凉知道,自己还是第一次,对于这种事,生疏晦涩得很。

    大概是在潜意识里觉得,南宫烈是那种,只要她竭力反抗,就有可能放过她的男人,是以,当真凉感觉自己的秘所被男人那凶悍的家伙狠狠抵住的时候,抗拒得极为厉害。

    不光嘴里哭着骂着,手上还打着拍着,双腿虽然已经被他给擒住,但真凉还是在力所能及地蹬着。

    其实,这些夜晚跟他共寝以来,真凉在每一次默默地感受到他的坚硬与欲念之时,不是没有想过,将自己的身子交给他,反正,这具身子是她的灵魂所依附的,并不能算是她的,是以给他就给他了,也许,跟银叶所说的一样,真的能从中感受到快乐。

    但,大胆的幻想是一回事,愿意付诸行动又是另一回事。

    若是将自己给暗三,真凉在内心的挣扎便会减少很多,因为暗三是她更加认可的一个男人,而不像南宫烈一样,拥有那么多女人。

    其实,阻挡真凉在身体上认可南宫烈的根本原因,还是认为他太脏,被那么多女人使用过的东西,如今又想让她来使用,她真的没有任何兴趣,也没有了那份享受的幻想。

    也许,她是为了自己,也许,她是单纯为了这具无暇的身躯,执着地在寻求一个匹配得上的男人。

    南宫烈显然最不匹配,哪怕他在名义上,名正言顺地是这具身躯的主人、驱使者。

    若非南宫烈心里清楚真凉这是第一次,否则,今晚肯定已经不顾一切地强行闯入,然后深深地在她的深处翻江倒海,成为她第一个男人,留下他的各种痕迹,让她毕生都难以忘怀。

    越是疼痛,越是被强迫,或许越是能记忆犹新,甚至深入骨髓。

    哪怕如今她不爱他,也必须在身体上快些承认他,认识他,从而依恋他,离不开他,免得被其他男人乘虚而入。

    是的,南宫烈第一次感到了极大的威胁,来自于其他男人的威胁,不仅仅是南宫羽,还有更多的男人。

    若是他不捷足先登,捷足先登的就会是其他男人。

    虽然白天的事南宫烈没有亲眼所见,但是,通过暗卫面无表情却极其详尽的描述,那些画面就能丰富多彩地在他眼前浮现。

    譬如,南宫羽跟真凉摔在一起,两人含情脉脉地对视。

    譬如,南宫羽因为情动而支起帐篷的身子,被真凉无意之中触碰到。

    又譬如,南宫羽强行地吻住真凉,两人没有立即分开。

    一切的一切,越是没有亲眼所见,越是能够想象丰富,甚至说过于夸张。

    南宫烈觉得自己快要被那些想象给逼疯了,很想不顾时间还停留在白日,就跑来琼玉宫质问真凉,或者跟她有个果断的进展。

    但是,为了缓释他通身的疯狂,他忍耐到了深夜。

    这会儿,就是他疯狂贲张的时候。

    他一直以为自己的心能狠到极致,但是,面对这个女人,他偏偏无法狠心到底。

    她的哭情不自禁,愈哭愈惨,她的骂发自肺腑,歇斯底里,他觉得若是再任由她继续下去,他的心就要被她哭碎不说,他的脑袋也要被骂疼。

    似乎唯有身躯之下那最贲张的家伙,有着坚不可摧的身段与意志,不让它达到最终的目的,就不会被任何事情所吓倒、退缩。

    任由那家伙越来越狠、越来越紧地逼迫着最美的温柔乡,南宫烈心情颇为恶劣地在真凉耳边问道,“又不是第一次做这种事,你慌张个什么劲?故作矜持很好玩?”

    他就是故意刺激她,故意气她的,他也在跟自己打赌,若是这女人敢勇于承认一切,那么,他今日就放她一马。

    或许,他还能跟她作等价交换,将他从来都不曾碰过其他女人的秘密告诉她。

    其实,南宫烈一直都知道,只要告诉真凉这个天大的秘密,真凉就不会再嫌弃他脏,或许她做不到马上爱上他,但是,对他的印象肯定能完全改观,如此,他们之间的相爱之路也不会变得越来越艰难。

    但是,他偏偏是一个勇于挑战之人,他就是想在她误会自己的情况下,仍旧不可救药的爱上自己。

    他自信,自己有本事也有魅力让她爱上,这世上有那么多女人能毫无芥蒂地爱上他,为什么她尉迟真凉偏偏不能?

    就像是不信邪一般,他坚持着这样的执念。

    而这样的执念一直左右着他,迫使他没有说出对真凉而言最想听的话。

    真凉愤恨地瞪着南宫烈,她当然知道,若是她能说出银叶替侍的惊天大秘密,南宫烈哪怕生气,也很有可能会暂时放过她,因为作为一个男人,他恐怕无法承受这种被女人戏耍的侮辱。

    是以,一旦他知道真相,恐怕会在一怒之下扬长而去。

    但是,让他扬长而去的后果呢?她得到了暂时的安全,可银叶却遭来了麻烦。

    她早就发过誓,若非确定他不会生气与计较,否则,一定不会将银叶替侍的事情给供出来。

    这种损人利己的事,她不屑做也不会做。

    她宁愿失去了清白。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