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穿越时空 > 探香丑妃

221:替死鬼

    221:替死鬼

    确切地说,死的不止裘贵人一个,还有她的心腹丫鬟莺儿。

    两人就在各自的寝房里悬梁自尽,裘贵人还留下了一封遗书。

    真凉万万没有想到,裘贵人便是谋害真奇的幕后黑手。

    回想真奇出事那天,裘贵人还跟皇后与她一起在清风亭聊天,是以便有了不在场的证据,自然排除了嫌疑,南宫烈派出去调查的属下,根本就没有将她列入调查范围。

    在遗书中,裘贵人交待出她使计谋害真奇的始末。

    那日,也就是南宫烈将真凉从幽院救出那日,莺儿正好撞见真奇嘴里叼着一只灰色的兔子,那只灰兔子显然已经断气。

    莺儿虽然站在远处,却觉得灰兔子越看越眼熟,待近距离看清楚了之后,她便发出了惊恐的尖叫声,因为,这只兔子是她家娘娘的私宠,极为宝贝。

    唯恐被快要走近的皇上责骂,莺儿在惊恐之余,立即扭头离开,继而火速将这件事告诉了裘贵人。

    裘贵人本就对真凉存有诸多嫉恨,但是,她为人清高孤傲,既不会去殷勤地亲近真凉,也不会对她暗中使坏,或者说她坏话,但是,本着人不犯我、我不犯人的原则,如今真凉的宠物咬死了她的宠物,她如何能忍气吞声?

    她不会傻到去跟真凉理论,惹得皇上对她更加不闻不问,她更不会傻到去直接谋害真凉,除非她不想在这个宫里活下去了。

    最终,她决定一报还一报,将账全部算到真奇的头上,虽然她对真凉的恨多了许多,但是,咬死灰兔子的是真奇,她便要让真奇一命偿一命。

    于是,趁着真凉与皇后在清风亭下聊天的时候,她不顾自己的尊严,厚着脸皮去亲近她们,只为制造不在场的假象。

    她的陪嫁丫鬟莺儿跟一般的丫鬟与宫女不同,除了她,宫里没有人知道,莺儿会武功,且功夫了得。

    在真凉让真奇走开之后,躲在阴暗处的莺儿便将箭对准了真奇的腹部……

    也就是说,裘贵人与莺儿完全是畏罪自杀,生怕皇上终有一天会查到她们头上,她们以自尽的方式结束自己的生命,不完全是因为忏悔,还是为了让南宫烈开一面,放过裘家人。

    裘贵人的父亲虽然没有在朝为官,却是京城的四大富商之一,若是皇上因为裘贵人的事封杀他,那么,别说四大富商的位置难保,就是如何存活都会成为问题。

    焦公公将事情交待完之后,便先行退下了。

    真凉见南宫烈仍旧坐在原位上,悠然自得地喝着茶,便道,“都说一夜夫妻百日恩,皇上不去看裘贵人最后一眼么?”

    南宫烈未曾抬眸,启唇问道,“你觉得朕应该去看么?”

    真凉无语,那是他的女人,关她什么事?

    南宫烈替真凉面前的茶杯倒上热腾腾的茶水,冷漠道,“朕不会去的。”

    因为他对裘贵人没有哪怕一丝一毫的感情,他就连她究竟长什么模样都没什么特别的印象,只知道她是谁的女儿。

    南宫烈这话听在真凉的耳朵里,却变成了无情无义。

    真凉忍不住唏嘘地讽刺道,“如若那天中箭的是臣妾,死掉的是臣妾,皇上也会像对待裘贵人一样,对待臣妾吧?”

    南宫烈眸光一凛,真凉见状,连忙道,“哦,皇上一定不会的,因为臣妾的爹娘对皇上而言,可不是什么寻常之人。”

    “不许胡说八道。”南宫烈本来还想补上一句,你跟她们不一样,但是,望着真凉那副满脸嘲讽的样子,心里便气得不行,什么好听的真心的话都不想说了。

    真凉站起身,有些言不由衷道,“皇上,既然真凶已经找到,你是不是该兑现承诺了?”

    南宫烈跟着站起,“若是真凶果真找到,朕一定会给你一个出宫的日期,但是,很可惜,朕在你的眼睛里看到了不屑与怀疑。”

    真凉心中一怔,道,“皇上这话什么意思?”

    “很简单,”南宫烈在御书房里随意踱了踱步,又突地停下脚步,道,“虽然裘贵人主仆二人自杀身亡,但是,你并不相信,她们就是谋害真奇的罪魁祸首。”

    真凉无奈地叹了一口气,“不是臣妾的眼睛里写着不屑与怀疑,而是,皇上刚好跟臣妾的判断一样,不是吗?”

    南宫烈没有否认,凤眸望向书柜上一排排整齐的书籍道,“方才听焦公公介绍裘贵人的为人事迹,朕觉得,她并不擅长使用心计,而更像被人教唆。”

    真凉赞同地击了击掌,感叹,“裘贵人冒出水面,这对皇上查处真凶,应该是很有帮助的吧?”

    南宫烈点了点头,“当然,不会超过三天。”

    闻言,真凉眸光大亮道,“这么说,三日之后,臣妾就可以出宫了?”

    南宫烈横了她一眼,“你果然擅长失忆,朕刚刚才说过,你出宫的日子,由朕来定。”

    真凉吐了吐舌头,忍不住嘀咕道,“小气。反正,不管三天之后结果如何,希望皇上能给臣妾一个具体的日期。”

    南宫烈佯装没有听见,直接下了逐客令道,“回去吧。”

    真凉愣了愣,一声不吭地离开了御书房。

    不管怎样,此次来见南宫烈,比她预期的结果要好得多,他没有直接拒绝,而是给了她不小的希望。

    想到还在琼玉宫被金叶严格看护着的真奇,真凉慨叹,难怪前些日子真奇表现得那般奇怪,好像很依赖她,很不安的样子,也许,动物的感应有时候比人要强得多,它能够预见自己将会收到伤害吧?

    回到琼玉宫,氛围闹哄哄的,都在对裘贵人主仆的事议论纷纷。

    真凉将银叶单独叫到房里,问道,“你相信裘贵人的说辞吗?”

    银叶默默地摇了摇头。

    真凉叹一口气道,“虽然皇上有帮真奇伸冤之意,但是,若是幕后黑手就是太后,你说他会如何跟我交待?”

    银叶认真地想了想道,“若真是太后,依人之常情,皇上一定不会对娘娘直言,而是会找个替死鬼出来。”

    真凉苦笑,“你说的没错,那我们就拭目以待,那个替死鬼是谁吧?”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