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穿越时空 > 探香丑妃

220:万能的皇上

    2 :万能的皇上

    一双穿透一切的眼睛?

    “哈哈哈……”真凉毫无节操地捧腹大笑,故作紧张地双手护胸,俨然已经没有将南宫烈当成那种对自己有着侵略意味的男人,调侃道,“皇上该不会也能看到任何人最里头穿着的衣裳是什么颜色的吧?啊,好可怕!”

    南宫烈一本正经地摇了摇头,“朕要让你失望了,因为朕看不透任何人,但唯一能看透你。”

    这下,真凉的脸腾一下红了,终于意识到自己说了不该说的话,打了不该打的比方。

    为了缓解尴尬,真凉决定还是赶紧将南宫烈的注意力转移到她的脸上。

    于是,不顾还绯红着的脸色,真凉将戴在脸上的面具取下,直视着南宫烈深邃的凤眸,问道,“上次在幽院,皇上是不是已经发现,臣妾脸上的褐斑变大了?”

    南宫烈一怔,随即坦诚道,“是,只不过没想到,这么多天你才发现。”

    男人这话相当于在骂自己傻了,真凉傻傻一笑,也觉得自己很傻,自己脸上的部位,自己没有发现异常,倒让他一眼看出。

    “是啊,臣妾过于迟钝了,居然到今天才发现皇上送翡翠银簪给臣妾的真正原因。”

    真凉缓缓收起脸上的笑容,代之以满脸忧愁道,“皇上,臣妾害怕,害怕脸上的褐斑会越来越大,越来越多,直到有一天,遍布整张脸,丑得连这种面具都无法遮住。”

    实际上,真凉对于自己褐斑变大的事,并没有多大的忧愁,只是好奇其中的原因而已。

    南宫烈面色沉冷道,“不会有那一天的,朕会替你寻遍天下名医。”

    这话说得真是有气魄,真凉不得不承认,自己很喜欢听,仿佛她是他真正宠爱着的女人,他愿意为了她倾尽所有。

    当然,这不过是她错觉与幻想的结合。

    真凉苦涩道,“多谢皇上美意,但是,皇上不用费心了,因为臣妾在进宫之前,已经寻过许多名医。”

    这话真凉说完之后便觉得很是熟悉,好像她在幽院的时候跟南宫烈详细地说过?

    的确,她说过,只是,因为南宫烈不接受不相信,是以她便等于重新强调了一遍。

    南宫烈自然知道有关于真凉的这些事,但是,没有亲自经历过,他不会死心,而退一万步讲,“就算治不好又如何?朕不会因此赶你出宫。”

    她一辈子,只是他的女人。

    真凉瘪嘴,“就算皇上不嫌弃臣妾,但是,臣妾会嫌弃自己,面对其他人嘲弄的眼光,臣妾哪里还有脸面继续在这宫里存活下去?哦,不对,当脸上被褐斑遍布时,臣妾早就没有了自己的脸面。”

    南宫烈眸光浅眯,他当然知道,真凉此次过来,肯定不会是跟他诉苦这般简单,诉苦绝对不会是她的目的。

    “依你的意思,是想怎样?”南宫烈直接问道。

    真凉心里暗嘘了一口气,这男人终于问到点子上了。

    “女人皆有爱美之心,臣妾也不例外。是以,臣妾想要调查清楚,脸上的褐斑究竟是自然而来,还是被人下毒所致。臣妾有一位表兄,虽然只是个开药铺的,但是,不怕皇上笑话,臣妾相信,他有当神医的潜质。”

    “所以呢?”

    “所以,臣妾想出宫去请他看一看臣妾的褐斑,究竟是怎么回事?”

    “既然你们是亲戚,在你进宫之前,他应该为你看过褐斑。”

    真凉摇头,“因为种种原因,还不曾看过。”

    南宫烈将一杯浓黄色的茶水推到真凉面前,道,“说来说去,你不过是想出宫而已,朕记得,你跟朕承诺过,三个月内,绝不出宫。”

    对于自己并不认可的事情,真凉已经完全不记得究竟有没有说过了,只是装无辜道,“臣妾有说过吗?什么时候?”

    南宫烈虽然记性好,但绝对不是那种喜欢斤斤计较的人,点到为止就算,没有将时间地点等证据给说出来,只是抛给真凉一个极其鄙夷的眼神。

    真凉心虚地垂眸,端起茶杯将茶水缓缓喝尽,才道,“皇上,其实,臣妾此次想要出宫,还有另外一个重要原因。”

    “哦?”

    “真奇是一位朋友送给臣妾的,臣妾曾经答应过他,一定会好好地照顾真奇。但是,皇上也看到了,臣妾没有去招惹谁,但是偏偏有人想要谋害臣妾,那人没有直接谋害臣妾,倒来谋害了真奇,对臣妾而言,臣妾宁可那日中箭的人是自己,也不要真奇有任何闪失。但是,臣妾不是来质问皇上,只是说明一个事实,直至今日,想必皇上也没能找到谋害真奇的真凶。是以,臣妾觉得,必须将真奇送出宫,托付给家人也好,归还给那位朋友也好,都比在宫里来得安全。是以,这么一个小小的请求,恳请皇上答应。”

    南宫烈恍然,“原来,这就是你那日跟朕所提的小小的请求,听起来倒是合理,但是,并不小。”

    真凉强词夺理道,“这是相对而言的,对臣妾而言,这是很大的请求,但对万能的皇上而言,便是很小很小的请求,是吧?”

    南宫烈嘴角微蹙,“你以为你胡乱夸朕一句,朕就会心软答应?”

    真凉死皮赖脸,娇滴滴道,“皇上是这天地下心最软的人了,能不答应吗?”

    见南宫烈还是不愿意吭声答应,真凉继续游说道,“皇上,你就可怜可怜臣妾,可怜可怜真奇,可怜可怜臣妾与真奇吧?臣妾失去了漂亮的容貌,真奇失去了健康的身体,臣妾与真奇又将要经受分别之苦,皇上能不能看在……看在臣妾是这后宫最有情趣的女人的份上,成全臣妾与真奇?”

    这里有说得,要有多可笑就有多可笑。

    但是,南宫烈听了,就是心软到一塌糊涂。

    喝了一口茶水,南宫烈终于出声表态道,“这件事不是没得商量,朕会认真考虑,但是,必须在查清凶手之后。”

    真凉一双放光的大眼突然又黯然下来,道,“听皇上的意思,若是找不到真凶,臣妾与真奇就别想出宫了?”

    南宫烈还没来得及回答,焦公公就在御书房门外道,“皇上,大事不好,裘贵人上吊死了。”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