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穿越时空 > 探香丑妃

215:穿透

    随着金叶的尖叫声此起彼伏,真凉距离金叶的距离缓缓拉远。

    真凉的一颗心一边急剧地往下沉落,一边仍旧不愿意相信真奇遭遇不测的事实。

    最终,事与愿违,当她看到真奇的时候,跪在地上大声呼唤与哭泣的金叶已经挡住了真奇大半个身子。

    哪怕看不到真奇的惨状,真凉已经难以自欺。

    她的双腿开始不争气地打起了哆嗦,甚至变得越来越软,根本无法像刚才那般快速地往前走去。

    最后,还是皇后与裘贵人一人一边地扶着真凉,艰难地走到了金叶与真奇所在的位置。

    感觉到有人临近,金叶朝着真凉转过泪水滂沱的俏脸,啜泣道,“娘娘,快救救真奇,它不能有事,不能!”

    泪水一滴一滴地滴落在真奇的头顶,可是,真奇早就已经合上了眼睛,只是眼皮子沉重地微微地时而抬起,身子剧烈地颤抖着,昭示着它的痛苦与无奈。

    裘贵人吓得眸光呆滞,还是皇后最为冷静,吩咐身边的人道,“快去请太医过来,说明情况,真奇可是皇上宝贝着的,千万不能有闪失。”

    没有闲心去感谢皇后的恩情,真凉挣脫开皇后与裘贵人的搀扶,噗通跪倒在地,哽咽道,“真奇,你怎么这么不小心?”

    她不是责怪真奇,而是无法接受,真奇就离开她这么一会儿功夫,就会遭遇不测。

    真奇像是听到了她的声音,喉咙里发出几不可闻的“呜呜”声。

    金叶哭得更为伤心,情不自禁地将真奇的头抱在怀里,在她第一次见到真奇时,全身心地防备着它,怕它伤害真凉,但如今,经过多日的喂养与相处,金叶与真奇早就培养出了深厚的感情,一般人根本取代不了。

    在真奇的腰腹处,有一支锋利的长箭穿透了它的身子,鲜血正在不断地流出、蔓延,它身躯下的土地都已经变了色泽。

    没有太医在,真凉等人根本不敢随意搬动真奇的身子,怕一搬动,反而会使得它伤得更重,而哪怕已经有侍卫过来,也不敢贸然拔掉穿透它身子的长箭,这种事,必须得由懂医的人来做。

    离去请太医的宫女与太监地跑了回来,皇后见两人身后根本就没有跟着太医,面色焦急道,“太医呢?太医呢?”

    宫女与太监办事不力,一脸愧疚地一齐跪了下来,太监抢先回答,“回禀皇后娘娘,太后娘娘突发恶疾,太医院的太医全都去了慈宁宫。”

    怎么会这么巧?

    皇后不疑有诈,真凉的面色却瞬间寒了下来。

    虽然事情已经过去多日,但是,她在看着真奇时,脑袋里还是会时不时地冒出那日太后拿真奇威胁她的话,是以她认定,用箭射伤真奇的人绝对是太后派来的,而现在太后突发恶疾,一定也是假装的,为的就是延误给真奇救治的时间,让真奇无辜死去。

    太后想要报复的人是她,可是,真奇却无辜地成了牵累。

    真凉从地上爬了起来,没有在这么多人面前说出自己对太后的怀疑和愤恨,而是对着最为放心的银叶道,“银叶,你赶紧去琼玉宫拿些急救的药材过来,先给真奇止住血,我去找皇上帮忙。”

    是的,第一时间,她便想到了南宫烈,想到了最重量级的人物,因为此刻太后与她作对,除了皇上,没有人能将太医请出来治疗真奇。

    闻言,还跪在地上的太监不由地提醒道,“凉妃娘娘,皇上,还有三王爷都在慈宁宫。”

    真凉幸亏自己把想要去的地方说出了口,否则,岂不是要白跑好多路?

    再次蹲下,真凉揽住金叶的肩膀拍了拍,柔声道,“金叶,好好照看着真奇,我去慈宁宫,一定把太医给请过来,放心,真奇福大命大,一定会没事的。”

    既然上回真奇能够九死一生,这一次,一定也是可以的。

    金叶已经哭得浑身没力,全靠身旁的铁叶搀扶着,这会儿只能不住地点头,“娘娘小心,别说错了话。”

    真凉点了点头,起身在铜叶的陪伴下,奔跑着赶往慈宁宫。

    皇后与裘贵人站在原地,呆呆地望着真凉的背影。

    忽地,皇后下令让自己的人将现场看护起来,不让其他任何人接近真奇,自己则疾步朝着真凉与铜叶的背影追去。

    也许,这个时候,真凉根本见不到皇上,但若是她去,有她的帮忙,真凉可能见得了皇上,哪怕见不到,她却能作为传话者。

    在这种危机关头,她力所能及的忙她一定要帮,否则,她实在是良心难安。

    这一次,真凉直接被慈宁宫执事太监拦在了慈宁宫的大门口,无论真凉和铜叶说什么好话,太监都不愿意放行,更不愿意进去,横竖就是这番话,“凉妃娘娘,这是宫里头的规矩,在太医给太后会诊时,不得以任何原因打扰,否则,别说奴才人头难保,若是影响了太后救治的时辰,凉妃娘娘也会受牵连。”

    真凉恨恨地说不出话来,全由铜叶继续在那儿好说歹说。

    真凉知道,因为太后不喜欢自己,是以这整个慈宁宫的人都讨厌自己。

    这会儿,她更加认定,太后就是谋害真奇的幕后黑手,别无他人。

    真凉想要破口大喊,可是,太后的寝宫距离门口实在太远,南宫烈等人又必定在室内,是以她的声音怎么可能被听见?

    而真凉的心没有金叶那般脆弱敏感,哪怕她心里已经泪流成河,这会儿也没有让眼泪流出来给不该看的人看见。

    气喘吁吁赶到慈宁宫外的皇后将真凉隐忍的模样默默看在眼里,走到她身边,拍了拍她的肩膀,轻声安慰道,“别气馁,本宫进去试试。”

    闻言,真凉惊喜地瞪大了眼睛,讷讷地点了点头,所有对皇后的感激之情统统印在了心坎之上。

    皇后一步一步地走到守门的太监面前,一脸淡然道,“方才你跟凉妃说的话本宫都听见了,现在,本宫想进去看看太后的情况,你是不是也要拿那番话来搪塞本宫?”

    “奴……奴才不敢。”皇后平日几乎从来不对奴才摆架子、说狠话,可一旦摆起架子、说起狠话,往往比凶悍之人更容易令人胆颤,是以,太监立即做了一个邀请的手势,道,“皇后娘娘何等尊贵?请!请!”

    站在不远处的真凉见皇后走进了慈宁宫,心中的期望冉冉升起。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