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穿越时空 > 探香丑妃

207:不送命送什么

    7:不送命送什么

    “真奇,快跑!”

    真凉一声令下,头顶两旁的竹叶开始纷纷扬扬地往下洒落,满眼的翠绿仿佛随时有可能变成把把夺人性命的利刃。

    她跑,真奇也跑,速度似乎与竹叶洒落的速度持平均衡,这让真凉产生一种错觉,好像无论他们怎么跑,都跑不出这些竹叶的困人漩涡。

    顷刻间,竹叶忽又停止洒落,而一个陌生男人的声音从天而降。

    “客人,既然进来了,不妨把命留下做个礼物!”

    陌生男人的声音夹杂着沙沙的竹叶声,平添了许多磁性,仿佛魔音般恐怖,直刺得真凉耳膜打震。

    看来那个在幽院扮鬼的人出现了,只是没有现身。

    真凉警觉地环顾一圈,没有发现任何人影,就连真奇也跟着她转动身子,应该也没有发现来人所在的确切位置,否则,真奇肯定会对着某个方向拼命吠叫。

    真凉手中的灰兔趁机挣脫落地,这一次,真奇乖巧地没有去追逐灰兔,只是眼神颇为不甘地瞪着灰兔消失的方向。

    袖筒中的双手紧张地握拳,真凉咬了咬唇,以狂妄的口气喊道,“想要我的命,也要看你有没有那个本事,有没有那个资格?”

    她这是在给自己壮胆,也是故意想要逼迫男人现身,免得他一直处于暗处而让她陷于被动。

    “呵,敢问美人,什么叫本事,什么叫资格?”男人的声音再次从竹叶之中响起,仿佛是在借着所有的竹叶而发生,很难辨别他所处的具体位置。

    真凉轻哼一声,尽量将自己想象成武功盖世无双的女侠,大声道,“能够站在我的面前露脸露身,就叫有资格,能够打得过我,便叫有资格。”

    “呵呵,”男人爽朗的声音从竹叶中传来,“好狂妄的口气,不过,我喜欢。”

    男人最后一个字落下,真凉便见前方某处的竹叶颤动得特别剧烈,继而,随着脚踩竹叶的沙沙声响,一位身着黑衣的伟岸男子在竹叶的陪衬下翩然落地。

    明明是一副鬼斧神工般雕琢过的刚硬俊脸,却偏偏挂着一副玩世不恭的阴柔浅笑,男人看起来极美,冷峻的容颜里带着神情的暖和,暖和中又渗透出艳丽,艳丽中又带着刚强。

    这个男人跟亚先知一样,长得都很漂亮,但是,亚先知更阴柔,更妩媚,令人难以分辨他的性别,而这个男人再漂亮也不会被人当成是女人。

    而这人正是身段与南宫烈极为相似的尘浅。

    尘浅最近心情不怎么好,可谓糟糕透顶,因为他想要一个女人,却总是被皇上阻止,是以这些日子他待在幽院中,就像被关在牢房里一般,而幽院很久都没有人闯进,今日发现有人闯进,他便起了杀心。

    在见到来人之前,他以为能够一泄私愤的,可是,当他看清来人脸上戴着的面具时,整个人便怔住了,实在是没想到……没想到来者会是她……

    尘浅原本心中积聚的阴霾与压抑顷刻间便因为来人而排遣干净。

    谁让自动送上门的女人竟然是他朝思暮想的凉妃呢?

    皇上不让他去,他可以听命不去,可是,她自己送上门来的,无论如何,他都不会拒绝,就算她拒绝,他也要用强。

    心中大快,尘浅对着真凉笑得阳光明媚道,“强行闯入别人的境地,必定要付出沉重的代价,不送命,你打算送什么呢?”

    真凉完全没有想到,自己想象中的杀人狂魔会是这般年轻俊美的一个男子,即便这个男人说出话有些吓人,但是,她对他的恐惧应为他的外观而减少许多。

    尘浅见真凉不作回答,瞥向了她脚旁狠狠瞪着自己的真奇,故意面露垂涎之色道,“哦,莫非是想送我这只畜生不成?不好意思,我牙齿不好,嫌它的肉塞牙缝。”

    这男人虽然看起来慵懒颓散,但真凉确定,此人的功夫绝对很好,否则,哪有本事操纵那些竹叶来吓唬她?

    虽然她不知道为何闯进幽院的人会遭遇不测,但她猜测,这个男人很有可能便是让那些闯进幽院的人下场惨烈的主使,或者主使之一,恐怕在他出声的那刻,便已生出了杀她之心,看来今日她和真奇想要安全地离开这幽院,不经过努力肯定会很艰难。

    若是让这男人格外开恩地放她一马,也不是不可能,她没有武功跟他决斗,是以只能靠在心计与嘴皮子上赢过他。

    哪怕这个男人能一眼看穿自己究竟有没有武功,真凉还是继续将自己当成了女侠,冷声道,“阁下打算让我送什么?不妨说说看,除了要我与它的命,其他的我都可以好好考虑,绝对会让阁下满意。”

    “哦吼,美人这般慷慨,我若是不好好斟酌,实在对不起美人的一番盛情。”一边说着,尘浅一边一步一步地走近真凉。

    当他远远地看清这个女人脸上戴着的面具时,就已经动了立即要她的欲念,若非这女人讲话的内容让他生出了兴趣,否则,他早就不顾一切地将她……

    真凉临危不惧地直视着尘浅的眼睛,一旁的真奇见尘浅越来越靠近,立即上前几步挡在真凉身前。

    虽然心里感动不已,但真凉还是蹲下了身子,定定地看着真奇的眼睛,愤怒地呵斥它道,“真奇,不得无礼,给我滚!滚!”

    真凉还从来没有对真奇这般凶悍过,真奇似乎很不习惯突然变脸的真凉,身子忍不住抖了抖。

    趁着真奇能够微微地挡住尘浅的视线,真凉快速地朝着它眨了眨眼睛,只希望真奇能够明白她的心意。

    待真凉站直了身子,真奇身上嚣张的气焰逐渐收敛,像是真的被主人给骂怕了,又或者是生主人的气了,“呜嗷”一声,既没看尘浅,也没看真凉,扭头就跑。

    尘浅原先并不准备放走真奇,可是当他正准备手出暗器之时,看到真奇将灰兔叼在了嘴里耍玩,立即放松了警惕,将暗器暗暗地收了起来。

    尘浅没有听说过有关于真奇的事,并不知道这是一只通人性的畜生,是以掉以轻心地将眸光从真奇身上收回,甚至慨叹,还好这畜生识趣,他就勉为其难地看在它主人的面子上,放它一命。

    若是尘浅事先知道真奇绝对不是那种会丢下主人玩耍或者奔命的畜生,他肯定二话不说地当着真凉的面了断了它的性命,即便不了断它的性命,也得暂时把它给整晕了。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