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穿越时空 > 探香丑妃

205:假设你爱朕

    5:假设你爱朕

    真凉伸出一根手指抵着脑袋作沉思状,对上亚先知愤恨加威胁的眸光,报之以坏坏一笑,一副你希望我不怎么样我偏要怎样的姿态。

    半饷之后,真凉笑望着南宫烈道,“有一句话叫作今日之仇必百倍还之,托皇上的福,既然臣妾对亚先知的仇恨不必等到他日再还,今日便轻轻松松地来个了断好了。”

    南宫烈眼神宠溺地回望真凉,沉声道,“你说。”

    他相信真凉所说的惩罚在旁人看来定然轻松,但是,对亚先知而言,肯定轻松不起来,甚至,有可能是种折磨。

    真凉将眸光重新落在亚先知阴鸷的俊脸上,大胆道,“臣妾想看一看亚先知穿女装的模样。”

    最后一个字刚落下,亚先知愤恨的咆哮声便响起,“你这个疯女人——”

    不等他吼畅快,南宫烈便双手击掌,立即,不知从哪里冒出两个侍卫。

    南宫烈眼睛看着亚先知,话却是对着两个侍卫道,“把他带下去,用最艳丽的女装梳妆打扮。”

    “属下遵命。”

    两个侍卫面无表情地将亚先知带离,真凉自然而然地将手从南宫烈的大手包裹中挣脫,接着便朝着他一拱手,道,“多谢皇上。”

    至于谢什么名堂,真凉觉得,一切尽在不言中,她明白,南宫烈应该也明白。

    南宫烈突然伸出双手,一只一个地牵住真凉的手,使力朝着自己身前一扯,轻而易举地,真凉的身子便撞到了他的怀里。

    真凉还没来得及站稳,南宫烈便道,“你不必跟朕道谢,你该道的是歉。”

    “道……歉?”因为南宫烈亲昵的举止,真凉面具后的脸不自觉地泛红,却不明白他说这话的含义,“皇上,臣妾做错了什么?”

    该不会是……他还在计较两日前她不小心将湖水吐进他嘴里的事吧?

    南宫烈微微撑开双臂拉开两人之间的距离,凤眸直视真凉的眼睛,沉声道,“假设你爱朕。”

    真凉噘嘴,暗道,这怎么可能?假设一百遍也不可能。

    不过,腹诽完之后她就纳闷了,这男人葫芦里究竟想卖什么药?

    “假设朕也爱你。”

    闻言,真凉忍不住撇了撇嘴,一个拥有无数女人的男人是没资格谈爱的,因为他的爱太分散,没法集中到一个人的身上。

    “假设你只有朕,朕只有你。”

    这句话虽然简单,真凉却听懂了,南宫烈的意思是,假设他们相爱,且唯有彼此。

    南宫烈这三句话有些故弄玄虚的意味,真凉不明所以,所以选择当个合格的聆听者。

    “若有一日,朕见到一个相貌不赖的美人,当着你的面,不顾一切地上前抱住她,在她胸口嗅闻,说实话,你心里是什么滋味?”

    真凉先是顺着南宫烈的假设,将自己带进那种情境之中,毫无疑问,当她唯一爱着的男人拥抱别的女人,并且举止放肆,她肯定无法忍受,甚至,会因此弃掉这个感情不专的男人。

    继而,真凉的脑袋很快就绕过弯来,她明白南宫烈的意思了,明白他为何要让她道歉了。

    因为,她居然当着他的面,不顾一切地去抱住其他男人,而且在他胸口近乎贪婪似的嗅闻。

    哪怕她知道南宫烈根本不爱她,但是,不得不承认,她如今在名分上是他的女人,是以,她不顾他的感受去抱住亚先知,确实让他失了面子。

    不过,在她看来,这件事南宫烈只消直说即可,没必要绕这么大的弯子,假设这假设那,总之假设了不大堆不可能的事。

    因为不论他用那种方法解释,她都会为这件事向他道歉,因为她没有顾顾及到他一个大男人的面子问题。

    “皇上,臣妾错了。”真凉垂眸看着地面,态度诚恳地进行道歉。

    南宫烈很受用她的这种乖巧的姿态,问道,“下次还敢不敢了?”

    “不敢了。”真凉这话说得有些言不由衷,因为若是出现另外一个疑似香君之人,她恐怕还是会不顾一切地扑上去嗅闻之类。

    “今日之事,朕不惩罚,不过,你该付出合适的补偿。”

    “补偿?”在真凉的理解中,惩罚与补偿似乎没什么区别,反正对她而言,都不是什么好差事。

    “嗯。”

    真凉咬着唇瓣,费神地想了想,努力地想要想出一个让南宫烈无法否认的补偿出来。

    很快,真凉便有了主意。

    垂眸望着南宫烈还紧紧牵着自己的大手,真凉道,“皇上能不能先放开臣妾的手?”

    手中柔软的小手原本冰冷一片,此刻已经被自己牵得有了些许温热,南宫烈很不舍得放开,但是,还是在真凉狡黠的眸光中缓缓松开,给她自由,也希望能从她的补偿中得到惊喜。

    真凉的双手一经自由,便开心地咧嘴一笑,紧接着,她撑开双臂,毫不犹豫地紧紧地抱住了南宫烈,在他身上使劲地嗅闻起来。

    都说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她是将对付亚先知的那套补偿到南宫烈的身上,不知道有没有效?

    在身躯的敏感度上,南宫烈比亚先知显然厉害得多,但是,表现出来的态势,却有着截然不同的假象。

    亚先知能够在悸动的情况下破口大骂,甚至使劲挣扎,但是,南宫烈却一动不动地僵硬着身躯,以沉默、静止掩饰自己的悸动。

    当真凉完成既定的任务,退开一步时,对着南宫烈笑嘻嘻道,“皇上,臣妾这补偿,还算满意吗?”

    南宫烈正准备回答,方才离开的一个侍卫忽然出现,恭敬地低着头道,“皇上,亚先知已经装扮好了,是带过来还是……”

    见南宫烈朝着自己投来询问的眼神,真凉笑着摇了摇头,“臣妾不想再去雪上加霜了,效果达到了就行。多谢皇上,臣妾告辞。”

    南宫烈纵容地点了点头,心里赞叹着,这个女人虽然有许多邪恶的小心思,但总是能在迈出善字的范围内止步,点到即止,实属难得。

    见真凉准备离开,侍卫忽地出声道,“凉妃娘娘,属下有句话不知道当说不当说?”

    真凉停住脚步,笑道,“是不是亚先知有话要你转达?你说吧。”

    侍卫惊讶地点了点头,随即道,“亚先知说,他的体香需要使用窍门才能闻到,凉妃娘娘若是有兴趣,他可以选个时间传授给娘娘窍门。”

    不等侍卫说完,真凉便好奇道,“什么时间?今天还是明天?”

    侍卫头顶冒汗道,“他说,下辈子。”

    真凉翻了个白眼,感叹道,“骗子就是骗子,麻烦你转告他,下辈子本宫一定会做他老娘,是以不用他传授,本宫也知道他的窍门,因为,知子莫若母。”

    闻言,侍卫的嘴角猛抽,而南宫烈呢,没有发觉自己唇角大扬,看向真凉的眼神则极尽宠溺。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