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穿越时空 > 探香丑妃

203:靠你的身子说了算

    3:靠你的身子说了算

    两日之后,真凉刚从午睡中醒来不久,焦公公便出现在了她面前,笑盈盈道,“凉妃娘娘,皇上请你立即过去。”

    真凉手里的书正看着兴头上,懒洋洋道,“皇上腹痛痊愈了么?”

    焦公公回答,“昨日已经痊愈,谢凉妃娘娘关心。”

    既然已经痊愈,那还请她过去干什么?

    虽然不抱什么希望,但真凉还是问道,“不知皇上请本宫过去有什么事?”

    焦公公故作神秘地笑了笑道,“哦,老奴差点忘了,皇上还说,凉妃娘娘若是不愿意过去,也不必勉强。”

    “啊?”真凉与身边伺候着的几个丫头面面相觑,虽然听到南宫烈如此奇怪的说法她很高兴,但是,却不得不深表怀疑,因为南宫烈实在不像是这种人。

    不过,不管怎么样,既然他话都这么说了,她若是再过去,倒像是多乐于见他似的。

    真凉正准备回答说不过去的时候,焦公公忽然又道,“未免凉妃娘娘后悔莫及,老奴冒死给你漏个风吧,皇上好像抓到了什么人,等着凉妃娘娘去见一见呢。”

    抓到了人?真凉浑身一震,虽然焦公公说的是貌似漏风,其实,肯定是南宫烈的旨意。

    南宫烈让她过去见人,说明那个被抓到的人她肯定认识。

    会是谁呢?

    不管是谁,先去看看再说。

    于是,真凉立即站了起来,道,“劳烦焦公公了,本宫立即跟你过去。”

    赶往的路上,真凉试图从焦公公嘴里打听到那个被抓者的讯息,不过,焦公公口风仍旧死紧,不该说的话一个字都不会多说,这让真凉更加确定,焦公公就是按照南宫烈的各种指示,沟引她过去见人的。

    两人的后头,疾步跟着真奇。

    最后,真凉被焦公公带到九龙殿靠北的一个院落之中,在场的人,居然只有负手而立的南宫烈一人。

    焦公公及时离开,真凉一步一步地走到南宫烈身前,行了一个简单的礼道,“皇上——”

    询问还没问出口,真凉便发现,南宫烈身后不远处的一棵粗壮的树后,似乎有一个人站在那儿。

    确切地说,那个人应该是被反绑在树上,因为真凉已经看到了树干上缠绕颇紧的绳索。

    没有再理会南宫烈,真凉径直越过他身侧,朝着大树缓步走去。

    距离大树越近,真凉便越能确定,树干的背后,确实被绳索绑着一个人,而且是一个男人。

    这个男人是谁呢?

    真凉绕过树干,站到了被绑的男人面前。

    男人原本是闭着眼睛的,当感觉有人临近的时候,猝然睁开了锐利的凤眸。

    “亚先知?”真凉愣了愣,随即朝着他露出了欣然的微笑。

    不是她看见他很喜欢很亲切,而是她需要确定一下,他究竟是不是香君。

    真凉欣然的笑容看在亚先知的眼里,就像那日他逃走时的情景一样,仿佛是狗儿见到了肉、猫儿见到了鱼,双眸特别得发亮,虽然动人,却也渗人。

    亚先知手脚都不能动弹,但还是挣了挣,面色不悦地瞪着真凉道,“你笑什么?”

    真凉狡黠一笑,“本宫在笑你来得正是时候,你知不知道,本宫可是日日夜夜都惦记着你呢。”

    闻言,亚先知与南宫烈的俊脸同时阴沉下来,不过,两人阴沉的原因完全不同。

    亚先知一脸嫌弃地望着真凉,道,“亚某命贱,可不配被凉妃娘娘惦记着。”

    “呵呵,配不配,可不是你说了算,而要靠你的身子说了算。”真凉话落,忽地撑开双臂紧紧地抱住亚先知,正脸朝着他的胸膛贴去。

    今日好机会,她必须闻一闻他身上有没有好闻的香味。

    无论是那天还是今天,亚先知只是怀疑真凉会扑过来抱住自己,但也只限于想象,因为他并不相信,一个身份尊贵的皇妃会在大庭广众之下,甚至在皇上的面前调嬉自己。

    可是,这个女人偏偏在皇上的眼皮子底下,二话不说地抱住了自己!

    啊,他亚先知何曾受到过如此的调嬉与屈辱?

    在他看来,这甚至比别人将他误以为是女人还显得丢脸。

    不由自主地,亚先知一边徒劳地挣扎着,一边恨恨地骂道,“死女人,你走开,你还要不要脸?”

    亚先知骂得实在是有些狠,暂时什么也没闻到的真凉抬起头来,对着他眨了眨眼,继而轻轻地“嘘”了一声,示意他稍安勿躁。

    难不成这死女人还敢埋怨他打搅她了?亚先知气得就要鼻孔喷血,低声骂道,“滚开。”

    开始,怀里的女人对他的话充耳不闻,只是专注地认真地紧紧地在他的胸口闻着,一会儿闻一闻这个位置,一会儿闻一闻那个位置,仿佛在她双臂间存在的不是一个年轻的男人,而是一个专门供她研究的物体。

    虽然亚先知被真凉紧紧地抱着,像只小狗一样地嗅着,但亚先知还是有一种不被她当人的恶劣感觉,面色难看到了极点。

    “你这个不要脸的女人,再不松开我,信不信我杀了你?”

    “别以为我被绳子绑住了,对你就没办法了,快给我滚开!”

    “……”

    当亚先知各种威胁的言辞彻底失效之后,只好将求救的眸光投向了南宫烈,没有开口,眸光却充满了怨念与控诉,仿佛在说:管好你的女人!戴绿帽子很舒服是不是?

    南宫烈对上亚先知的眸光,虽然很想顺亚先知的意去把那个放肆的女人给拽回来,但是,相较而言,他宁可顺真凉的意,也不想顺亚先知的意,因为一个是他的女人,一个是外人,他的心自然向着自己人,况且他知道,也绝对相信,那女人绝对不是因为喜欢亚先知才去抱住他闻这闻那。

    院中所有人的神情都不正常,真凉处于极度激动兴奋的状态,亚先知处于暴躁的状态,南宫烈则处于濒临发怒的隐忍状态,唯有站在原地一动不动的真奇最是平静。

    真奇的眼睛一眨不眨地盯着真凉,仿佛无法理解自己的主人会干出这种丢人现眼的事情出来。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