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穿越时空 > 探香丑妃

202:你先喝一口

    152:跪下

    沉重的步子迈得再小,也有到达的那刻。

    真凉走到书桌前恰当的位置停下,只是简单地作了一个揖,并没有跪下,语气平静无波道,“臣妾参见皇上。”

    她不是忘记了应该对南宫烈行下跪之礼,而是记恨着他昨晚欺负了银叶,是以对他存着怨气,根本就不想尊重他。

    行完礼之后,她便抬起头瞪着南宫烈,等着他抬起头然后开口,告诉她究竟想要如何整治她。

    可是,她一动不动地站了半天,耐心地等了半天,男人的头一次也没有抬起,微微都没有抬起,她进来是什么姿态,此刻就是什么姿态,仿佛太过专注于批阅奏章,是以根本没有发现她已经进来,甚至跟他说话了。

    真凉当然不会相信南宫烈会属于这种情况,他是练武之人,哪怕是极小的动静都会有所觉察,更别说她这般大大咧咧地出现在他面前了。

    面对这个深不可测的男人,真凉猜测,南宫烈对她的惩罚应该算是开始了,第一步,便是对她采取冷暴力。

    好啊,好得很呀。

    真凉根本没睡够,吃下的东西也不多,哪怕在旁人看来气色不错,但只有她知道,自己的精神与气力皆很不好,是以非常希望南宫烈既可以开门见山地把对她的不满与惩罚说出来,继而快速地实施起来,千万不要像这样慢慢地折磨她,太轻巧也太磨人了,她真的很受不了。

    等到再也没有耐心与脾气等下去的时候,真凉清了清嗓子,毫不犹豫地打破了一室寂静,“请问皇上找臣妾过来究竟有什么事?”

    南宫烈正在执笔批阅一则奏章,仿佛没听见真凉的话,冷冽的神情与执笔疾书的动作皆没有受到她这番话的影响。

    真凉权当他耳背,决定再大声重复一遍甚至无数遍,直至逼得他开口时,南宫烈终于合上了手上的奏章,却未搁下笔,也未抬起头看她,冷冷道,“你说朕找你什么事?”

    想让她自己认罪?真凉可不觉得自己有多大的罪!

    谁让他不相信她不让她出宫,谁让他不让她出去吃酸梅鸭?

    若是吃到酸梅鸭达成了心愿,她简单认个错也就罢了,可是,她哪有吃到热气腾腾的酸梅鸭?就连酸梅鸭的屁都没有闻到!

    一想到辛辛苦苦出去一趟非但没吃到酸梅鸭反倒要被他惩罚,且银叶已经代替自己受罚,真凉便自然而然地将遗憾、愤恨导致的怒火迁移到南宫烈的身上,学着他冷冷道,“臣妾不知,请皇上明示。”

    既然他喜欢拐着弯子说话,她也给他拐起弯子来,看谁拐死谁!

    南宫烈继续批阅奏章,仿佛又患了耳背的毛病,就在真凉偷偷对着他做着鬼脸的时候,他冷不丁又冒出一句道,“翠园酒楼的酸梅鸭好吃么?”

    真凉不是那种喜欢拿无当有大做文章之人,压根儿就没有瞒他之意,咬牙切齿地回答道,“不知哪个混账把厨子给劫持了,该死!”

    “啪哒”一声!

    南宫烈手中的笔被他重重地搁下,笔端隐含的怒气还未散尽,冰寒的厉声紧接而来,“你跪下!”

    这男人果然是有其母必有其子,跟他的娘一个德性!都喜欢让人下跪!

    气性一上头,真凉便将他的话当作耳旁风,佯装没听见。

    上次在慈宁宫她愿意下跪,不是忌惮太后婬威,而是确实为剪掉南宫羽长发的事心有愧疚,可这次,她心里极不服气,即便她出宫有错,也不喜欢跪下认错,更何况,他昨晚欺压了银叶,算是银叶已经为她顶了大部分罪了,他还想怎样?

    南宫烈第一次抬起凤眸与她四目相对,望着她那双倔强不屈的眼眸,冷声道,“若朕不是皇帝,而只是你的男人,是没资格给让你下跪,但在这个宫里,你若是做错了事,朕还是有这个资格代替你爹娘教训你。”

    该死的男人竟敢搬出她的爹娘来唬她!真凉鼻子酸酸的有些委屈,她在现代的父母从来不会用这种体罚的方式来惩罚她,而只会对她动之以情晓之以理。

    见她迟迟没有下跪之意,南宫烈冷声道,“莫非你想朕过来帮你?”

    真凉气得牙痒,方才还不肯搭理她的男人,这会儿却一句接着一句,仿佛想将她逼死似的。

    她完全可以想象,他若是过来帮她,无非是一脚踹过来,把她的腿脚踢疼,让她不跪也跪下吧?

    好女不吃眼前亏,与其被他踢踹,不如自己跪下。

    真凉狠狠地瞪了南宫烈一眼,就地缓缓跪了下来。

    跪下的时候真凉心里突地又心生窃喜与担忧,窃喜的是自己跪着的地方刚好铺了一层软软的厚厚的绒毯,担忧的是生怕南宫烈发现她跪在绒毯上让她换个硬些的地方再跪。

    幸好,南宫烈见她乖乖跪下了,便像是满意了似的,瞪着她的凤眸收回,又低下头忙活奏章。

    明明是一个人人恐惧的帝皇,可真凉觉得,跟他相处的次数久了,对他的畏惧感居然会越来越少,也许,他在她眼里就是一只纸老虎吧?

    譬如这会儿,她就感觉自己在南宫烈面前,就像是兄长跟前顽劣的小妹,忍不住想要得寸进尺,一会儿笔挺地跪着,一会儿悄悄地将屁股搁在脚跟上歇息,一会儿又身子前探双手作撑,全然不是在慈宁宫跪着的时候那老老实实的乖巧姿态。

    同时,她的双眼一刻不停地紧盯着南宫烈,免得他发现她在偷懒耍诡计。

    真凉这些搞怪的动作自然全都跑进了南宫烈的余光中,他偶尔会抬眸冷冷地瞄一眼她。

    每一次的这个时候,真凉都会立即坐正,同时朝他露出一个或狡黠或顽劣的笑容,仿佛她跪在这个地方心里既得意又骄傲,舒服得很,自在得很,反正膝盖一点儿也不觉得痛,根本就没有犯错之人该有的认错或知错的态度。

    南宫烈又怎会知道,此刻真凉虽然跪着,却跟他是面对面,而真凉恰好又不小心想到了一些有关于坟墓的场景。

    一想到那些场景,真凉心里便乐开了怀,只等着南宫烈问自己为能跪得这般惬意开心呢!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