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穿越时空 > 探香丑妃

201:最冷的夜半

    1:最冷的夜半

    真凉懵了,彻底懵了。

    她还是有着不错的辨别能力的,虽然南宫烈这番话她难以置信是他说出来的,但是他的认真与诚心她却是清楚地感受到了。

    很显然,南宫烈是在为她今日落水之事亲自道歉了。

    在真凉眼里,南宫烈对不住她的事情有很多,但她从未奢望过让他这九五之尊来跟自己道歉,因为不可能,也没理由。

    真凉在震惊之余,今日乃至昨日憋了一肚子的怒气与怨气,竟然就极为容易地烟消云散了。

    其实,她知道今日落水之事,她也有很大的责任,若是她没有在他面前吹嘘自己的水性,南宫烈再无情,也不会故意让一个没有水性可言的女人掉进湖里。

    怔怔地盯着南宫烈,真凉感觉自己的一颗心在激烈地跳动着,一时间,她都不敢去触摸自己的心,因为她怕摸到那颗软到一塌糊涂的心。

    为了掩盖自己的异常,真凉故意一脸不屑道,“皇上,臣妾可以深更半夜来找你吗?”

    言外之意,她想三更半夜去报复他。

    闻言,南宫烈爽快地点了点头,“可以,你可以选一个最冷的夜半。”

    真凉望着南宫烈既慷慨又认真的俊逸神情,不由地噗哧一笑,“好的,一言为定。”

    原本尴尬诡异的氛围瞬间轻松了不少,仿佛什么特别的事都没有发生过。

    待南宫烈离开之后,真凉回想起刚刚在寝宫里发生的一切,懊恼地朝着自己的头顶打了一下。

    啊啊啊,她明明被南宫烈逼迫,为他做了那种丢人现眼的事,为什么事后她居然还能轻松地笑出来?

    难道她是被南宫烈传染到了不要脸么?还是,在潜意识中,她已经将他当成她的男人,是以很多地方便能宽宏大量?

    “咚咚咚”的敲门声响起,打断了真凉的思绪。

    门外传来金叶的声音,“娘娘,可以进来吗?”

    真凉正准备答应,眼睛触到那些喷撒在书柜上的液体,脸颊一红,立即道,“先别进来。”

    门外立即没了声音。

    真凉站在原地发怔了一会儿,咬了咬唇,还是决定亲力亲为,这种清理的事情若是被那几个丫头看见,不知道会被她们怎么想象呢,是以,她一定不能让他们发现南宫烈那厮所留下的恶心东西。

    迅速找了几块帕子,真凉一边捏着鼻子,一边将那些液体仔仔细细从水柜上清理干净。

    其实那些液体并不臭,也没有散发出特别强烈的味道,只是因为来源于南宫烈那种地方,是以真凉接受不了,只能用恶心来形容。

    紧接着,真凉找了一块比较大的布帛,将弄脏的巾帕全部包裹起来。

    最后,在众人诧异的目光下,真凉亲自将这个包袱付之一炬地烧毁,不管几个丫头如何询问,她就是闭嘴不答。

    因为担心真凉落水之后会感染风寒,是以金叶吩咐厨房为真凉熬制了一大碗的姜汤,逼着真凉喝下去。

    许是姜汤的效果不错,又许是真凉在裸睡之后泡澡及时,抑或她的身子体质本就不错,在寝宫里睡了几个时辰,她便恢复如常,倒是从九龙殿那儿传来消息,从未生过大病的皇上居然腹痛如绞。

    奇怪的是,皇上既没让人彻查他的饮食来源,又没有其他表态,像是什么事也没有,吃了些药便歇下了。

    因为南宫烈不想告诉其他人,他八成是因为喝下那口从真凉嘴里喷出来的湖水才腹痛的,一来,显得丢脸,二来,怕累及真凉。

    第二日一早,真凉睡得香甜,没有在平日几乎固定的时间里起来,几个丫头顾及她昨日落水之事,便谁也没来打扰她,任由她睡到自然醒。

    只是,焦公公却在这种时候突然出现在琼玉宫,说传皇上口谕,必须在一刻钟之内见到凉妃。

    谁也不敢得罪焦公公,是以几个丫头没有办法,只能硬着头皮去试着叫醒凉妃。

    真凉从无梦的睡眠中被生生吵醒,听闻必须立即起床的理由之后,翻了个白眼重新躺下,一脸忿忿道,“去回禀焦公公,就说我死了,两个时辰后才能活过来。”

    几个丫头为难地面面相觑,谁也不敢去据实禀报,眼看着时间一点一滴地过去,真凉却一动不动地蜷缩在被窝里。

    金叶她们当然心疼真凉睡眠不足,但是又怕她触怒了皇上,好不容易得来的盛宠就会不翼而飞,是以权衡之下,选择了默默地站在了床榻前,脸上皆是忧心忡忡。

    真凉虽然将自己的脸也故意蒙在被窝中一动不动,其实根本已经睡不着了,因为心里实在是太气了,南宫烈那厮是不是有病,大清早地要见她,不知道她身子虚弱需要多多休息么?

    若是处于男女平等的现代,她真想跟焦公公吼一句:既然皇上想见我,让他自己来见!

    默默地生了一会儿气之后,真凉踢开棉被,黑着脸起床。

    待她穿戴妥当,且洗漱完毕之后,早已过了一刻钟的时辰。

    甚至,为了怕自己有挨饿的可能,真凉还美美地吃了一顿早膳,对此,焦公公一直以微笑面对,既没有催促,也没有生气,这让金叶几个产生一种搞笑的错觉,仿佛焦公公是凉妃的人,根本不是皇上的人。

    而真凉气的人是南宫烈,与焦公公无关,是以被焦公公这般和颜悦色地对待,她倒是不好意思起来,于是,她吃早膳的速度不由地加快不少。

    待真凉与焦公公单独走在赶往九龙殿的路上时,真凉便问道,“焦公公可知,皇上找本宫有什么事?”

    焦公公慈祥地笑道,“老奴也不是很清楚,凉妃娘娘去了就知道了。”

    问了跟没问一样,真凉也不生焦公公的气,只是一路噘着嘴,暗暗将南宫烈一路骂过去。

    好不容易到了九龙殿,焦公公打开寝殿的门,示意真凉独自进去,待真凉两只脚一踏进去,后面的门便及时被焦公公关上了。

    寝殿里很是安静,真凉越是往里走,越是能闻到愈来愈浓烈的药味。

    待真凉看到床榻之时,南宫烈正背对着她躺在床上,一动不动,似乎睡着了。

    不过,真凉知道,南宫烈一定没睡着,这个邪恶的男人,怎么可能在见到她之后不小心睡着?

    缓缓地站到床榻边,真凉冷声道,“皇上找臣妾过来是有什么事?”

    南宫烈只是静静地侧躺着,将宽阔的脊背留给她看,没有作出任何回应。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