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穿越时空 > 探香丑妃

200:肯定做得到

    0:肯定做得到

    虽然真凉穿戴齐整,但这会儿被男人这般欺凌,她感觉自己就跟被他扒光了欺负没什么两样。

    那炽热坚硬的利剑似乎越来越锋利,越来越凶悍地抵紧她那儿,仿佛只要一眨眼的时间,它就能穿透任何布料的阻隔,轻易地攻城略地。

    若是真凉浑身充满力量,这会儿即便挣脫不开,也会伶牙俐齿地与他“商量商量”,可这会儿无论是她的体力,还是她的精力,都处于极为低迷的状态,是以在恐慌之余,眼泪不受控制地扑朔落下。

    俊脸不经意地碰到冰凉的泪水时,南宫烈停住了强吻的动作,那些不断往下滚落的泪水耀花了他欲念充盈的凤眸。

    是他压抑太久,是以爆发起来的时候,连他自己都难以控住。

    不过,对于大多数男人而言,女人的眼泪就是迫使他们心软的利器。

    要他放弃,他实在是不情愿,但要他继续,他又有些不忍心。

    缓缓抽离自己的唇舌,南宫烈磁冷的声音携带着浓烈的欲念,问道,“想朕离开么?”

    真凉傻傻地点了点头,男人的欲念无论从他的身子上来感受,还是从他的动作、眼神上来判断,都很明显,而正是因为如此,真凉才越来越不明白,拥美人无数的他怎么会对一个丑女产生了这样真实的欲念?难道真是银叶的功劳?

    是啊,一定是银叶的功劳,因为银叶代替她侍寝多次,博得了他的喜欢,甚至是贪恋,是以他明明是对银叶着了迷,却误以为银叶就是她……

    “想朕离开,可以,”南宫烈性-感的嘴唇凑近真凉的耳朵,若有若无地亲吻,道,“不过,在这之前,你得先帮朕一个忙。”

    真凉浑身颤抖着回答,“皇上请说,只要臣妾做得到,一定尽力去做。”

    南宫烈嘴角微扬,自信道,“你……肯定做得到。”

    继而,南宫烈的一只大手从真凉的肩膀缓缓滑下,最后停留在她的手心,继而牵引着她的手钻进他的裤沿,被迫强行握住那炙烫的利剑。

    “握紧。”近乎沙哑的声音响在真凉耳边,真凉有一种耳膜被刮破的错觉,总之“嗡嗡嗡”地蜂鸣起来。

    原来这就是他所谓的帮忙,真凉满眼写着不情愿,可南宫烈再次选择了无视,甚至,还将责任全部推到她身上道,“这都是你害的,用哪种办法帮朕,你可以二选一,也可以两者皆选。”

    真凉羞愤地瞪着南宫烈,被他按紧的手根本动弹不得,他自己大白天地乱发晴,怎么能怪到她头上?

    而他所说的另外一种办法,不过是跟他做那种事,真凉自然是不愿意的。

    抱着丁点的希望,真凉试图跟他理论道,“皇上变成这样,怎么是臣妾害的?臣妾实在是难担这个责任。”

    南宫烈加重了握住她手掌的力道,沉声道,“不是你害的,莫非是狐狸精害的?若非你欺骗朕擅长水性,如何能发生接下来的事?朕可以认为,你是故意用这种办法来勾惑朕的么?”

    真凉被他气得险些吐血,“皇上,你真的太抬举臣妾了,臣妾若是有这等心计,这会儿恐怕已经是后宫第一人了。”

    “这话说得,好像你很不屑成为后宫第一人。”

    真凉当然不会实事求是地说自己不屑,而是假惺惺道,“个人有个人的命,个人有个人的能力,臣妾不才,只能在这后宫苟且地存活罢了。”

    南宫烈冷哼一声,“现在就是你改变个人的命与能力的机会,朕要亲眼看看,你是如何苟且地存活的。”

    男人望着自己的眸光除了充满欲念的灼热之外,还带着千万分沉的强势与坚定,真凉知道,她只能从两种方法中选,否则今日很难脫身。

    要么,付出她干净的身子为他泻火,要么,用她的手为他服务周到。

    若是往自欺欺人的角度去想,真凉觉得自己应该庆幸自己还有选择的机会,若不然,他直接来强占她,她又有什么能力反抗?

    况且,此刻在她手心里似乎还在不断贲张的家伙,在她眼里比任何一次都要干净,因为她知道,他在九龙殿沐浴过之后到现在,除了她,没有沾过其他女人。

    在经过各种比较与权衡之后,未免耽搁太久导致男人连选择的余地都收回,真凉闭上了眼睛,轻声道,“皇上,松开你的手吧,臣妾帮你就是。”

    所有的抗拒与不愿都因为她紧逼的美眸而掩藏,南宫烈缓缓收回自己的大手,同时也闭上了眼睛。

    他选择相信她,会认真地帮助自己。

    哪怕心里的浪潮正在翻江倒海,真凉却始终能保持镇静,咬牙坚持着帮助他上上下下地慰藉。

    时不时地,她还要添加南宫烈临时提出的要求,比如上一点下一点,快一点慢一点……

    真凉以为这样的酷刑要经历很久的时间,幸好,在找到他最为满意的姿势、速度与力度之后,不过二十几下,男人冷峻的脸色便突然间火红如春潮,而那利剑坚硬炙烫庞大到了极限。

    最后,随着男人发出一声性-感又狂野的低吼,有岩浆一样的液体喷撒出来,真凉侧身一避,那些液体全都沾到了书柜之上。

    真凉被男人突然间大变的举动震慑到,呆呆地忘记了拿开自己的手,是以可以清晰地感觉到,刚刚还坚硬无比的利剑在她的手心里变得越来越小,直至变得绵软,失去了所有的刚硬,那姿态,即便不去看,也好像从狰狞庞大变得娇小可爱。

    饶是如此,她暂时还无法从方才的情景中完全清醒过来,说实话,南宫烈在情动时分的神情真是该死得蛊惑人心,真凉不敢想象,若是方才他是依靠女人泻火,那俊脸上的神情一定是更加瑰丽肖魂。

    南宫烈在尽情地享受到脑袋里的一片空白之后,一把将真凉狠狠地揉进怀里,以嘶哑惑人的声音道,“今日朕最后悔的一件事,便是让你掉进了金翅湖水之中,你若是痛恨朕,任何时候都可以来找朕,朕心甘情愿让你亲手推进金翅湖中一次。”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