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穿越时空 > 探香丑妃

199:欺凌

    199:欺凌

    若说真凉吃完一碗饭花了半刻钟的时辰,那么南宫烈便花了一刻半钟的时辰。

    真凉奇怪极了,她记得南宫烈吃饭的速度比她还快,今日怎么慢如蜗牛?

    一会儿,南宫烈终于放下碗筷,算是吃饱了。

    真凉还没来得及发话,他便先于她问道,“是不是奇怪朕今日吃饭太慢?”

    “嗯,好像是有点。”真凉漫不经心地轻声回答。

    南宫烈锐利的眸子盯住真凉完好无损的唇瓣,道,“朕的嘴唇被一条小狗给咬了,疼得厉害。”

    “……”真凉撇了撇嘴,想要开口道歉或者解释,却最终打消了开口的念头,因为一旦她开口,她便间接承认了自己就是他嘴里的小狗,是以,她是绝对不能应声吃亏的。

    而南宫烈也没指望她会有回应,开始慢条斯理地喝起了茶水。

    待他一杯茶水下肚,真凉鼓足勇气出声道,“皇上,臣妾回去了。”

    南宫烈既没有答应,也没有反对,而是直接起身,越过她走到床畔,一手拿起干净的面具,一手捡起一双早就为她准备好的鞋子走回来。

    真凉主动接过面具给自己戴上,南宫烈则俯身仔细地为她穿好鞋子。

    继而,南宫烈站直了身躯,居高临下地望着她道,“回去吧。”

    真凉没有立即下地,而是怔怔地望着自己的鞋子,久久地没有动作,今日她是不是见鬼了,还是自从她差点淹死之后就经常见鬼了?南宫烈居然像个奴才一般对她伺候周到,并且没怎么占她便宜?

    南宫烈以为真凉还是没有力气,便朝着她慷慨地伸出一条手臂道,“要朕扶你吗?”

    真凉填饱了肚子之后,力气还是有所恢复的,这会儿听南宫烈这么说,她立即摇了摇头,随即跳到了地上。

    双脚着地的时候,真凉这才发现自己有些高估自己了,虽然她能够站在地上不至于摔倒,但是,整个人显得有些飘忽,仿佛随时都会随风离去。

    不过,为了免于被南宫烈搀扶,真凉倔强地咬咬唇,不让南宫烈看出自己的牵强,一步一步地缓缓地朝着寝殿门口移去。

    她多么想,可以飞也似的走到门外,而她也确实是加快了步伐,拼命地走着。

    只是,步子跨得越大,脚步走得越快,她为数不多的体力消耗得越是飞快。

    真凉幻想着,或许,金叶她们几个正在门口懂事地候着她呢。

    好不容易走到门口,南宫烈的身影突然无声地出现在她身后,在真凉正准备回头看他一眼的时候,他已经果断地伸出双臂,将她抱在了怀里。

    真凉没有尖叫,也没有惊骇,只是心里很是愤怒。

    她的脑袋本就昏沉,是以身子从竖着到横着也没有多大的区别。

    她愤怒的是,南宫烈竟然不讲信用。

    望着南宫烈没有朝向自己的俊脸,真凉冷声提醒他道,“皇上,臣妾已经做出了选择。”

    她这是在明确地暗示他,做人要守信用,做皇上更得一言九鼎,她既然留下来吃饭,他便不能抱她了。

    南宫烈目不斜视地往前看着,冷声道,“那是你的选择,朕姑且尊重了,现在,轮到朕来选择,由你来尊重朕。”

    真凉瞬间气得无言以对,联想到昨日之事,真凉认定南宫烈就是一个不折不扣的大无赖。

    忍无可忍之后,真凉咬牙切齿地问道,“皇上,有没有人骂过你很无耻?”

    南宫烈立即回答,“你是第一个,也是能继续活着的第一个。”

    “哼。”真凉将头朝外撇去,却看见一路奴才惊诧奇怪的眸光,逼不得已中,她只能将脸转回来。

    待南宫烈将真凉一路抱回琼玉宫之后,无意中挡在路上的人皆是低头回避,眼尾的余光却一直追随,直到看不见为止。

    最后,南宫烈抱着真凉踏进了她的寝宫,哪怕是银叶也不敢贸然跟进,焦公公似乎最了解皇上的心意,在众目睽睽之下将寝宫的门给关闭了,并且远远地守着,不让其他人靠近。

    南宫烈将真凉安置到床榻之上,冷飕飕地看了她一眼之后,便无声地转身离开。

    真凉不等南宫烈出门,便急不可耐地下床,朝着书柜的位置走去,想要拿一本书来看看。

    两个人虽然同在一个空间,却奔往不同的方向,这让真凉的心情很好,却破坏了另一个人的心情。

    是以,当真凉随便拿了一本书朝着床榻走去的时候,偶一抬头,发现南宫烈不知何时已经折回,并且站在了距离她三步的地方。

    真凉满脸不解地望着南宫烈,望着南宫烈面无表情地距离自己越来越近,一颗心开始加速跳动,面具之后的脸颊也开始火烧起来。

    似乎,她能预料到他想要做什么,似乎,她什么都预料不到,只是莫名感到恐慌。

    在真凉感到眼前一阵晕阙之后,南宫烈的双手已经擒住她的双肩,将她本就飘忽的身子一个剧烈的旋转,待真凉的脑袋清醒过来时,她的几倍已经抵住了坚硬的书柜。

    继而,真凉还没来得及适应书柜的冰冷与坚硬,男人性感的薄唇已经火急火燎地狠狠压覆上来。

    这男人要干什么呀?昨天已经强吻过了,今日为何又要强吻她?难道真如他昨日所说,他觉得她的唇味道甚好的缘故?

    不同于点灯侍寝那晚蜻蜓点水般的覆吻,也不同于昨日惩罚性的恶吻,此时此刻,南宫烈仿佛已经化身为狼,吻技纯熟地吞咽着她的唇舌,瞬间就让她丧失了所有反抗与动作的能力。

    真凉清晰地感觉到,自己的唇舌在他那狂野的动作下彻底沦为他的奴隶,酥酥麻麻的,泛着轻微的疼,又泛着强烈的抓不住的快感。

    南宫烈的手又极其放肆,不知何时蹿进她衣襟的下摆,近乎野蛮地捏住她的花骨朵捏揉辗转。

    羞耻的感觉腾然升起,真凉敏锐地感觉到,他那豆腐早已变成坚硬的黑铁,正如利剑般直逼她秘所。

    “皇上你——”真凉好不容易溢出的三个字很快就被南宫烈疯狂的唇舌给吞没。

    南宫烈手上的动作还在继续,感受到真凉僵硬生涩的身躯,他的大手开始缓缓下移,最终落在她的臀上捏按动作。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