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穿越时空 > 探香丑妃

196:彻底变了

    196:彻底变了

    极度羞恼与尴尬之余,真凉偷眼朝着南宫烈望去,只见那厮竟然完全不懂目光回避,似冷似热的眸光坦然而又直接地在她水下的身躯上审视流连,似乎正在潜心研究着女子的曼妙身躯,又似乎故意与她排斥的心思作对,让她更加羞于面对,甚至愤怒疯狂。

    幸好浴桶里有块巾帕,真凉连忙抓起摊开迅速盖住上头的山丘,可是上头的山丘盖住了,下头还有。

    于是,真凉懊恼着将巾帕扯下又盖住下头,可是,下头遮住了,上头又变得清晰可见。

    最后,在权衡之下,真凉还是选择将巾帕盖住了上头的山丘,下头当然也不能袒露,只能靠她一双交叠的手遮住。

    南宫烈将真凉一系列挣扎的动作瞧在眼里,嘴角猛烈地抽搐着,却也没有轻笑出声,而是从外边亲自提来热水,一勺一勺地为她添置热水,免得浴桶里的水变凉。

    那些外头候着的奴才们战战兢兢地面面相觑,他们实在不敢相信,皇上从不让女人踏足的寝殿,今日却大大地破了例!

    没想到,皇上非但亲自抱着凉妃进来了,还允许她在里头沐浴,这是何等的殊荣与待遇啊?

    更让他们嗔目结舌的是,皇上不让宫女嬷嬷伺候凉妃,而是亲自将热水拎进去亲力亲为地伺候凉妃沐浴,像个奴才一般。

    呃,这真是他们高高在上的皇上么?在皇上将冷却的废水提出来的时候,他们都瞪大眼睛瞧着,果然是!是他们的皇上!虽然皇上所做的事像极了凉妃的奴才,但是,从他身上所散发出来的尊贵气质却显示了他就是曾经那个对女人冷面无情的皇上!

    一个毫不懂怜香惜玉的男人,变了,彻彻底底地因为一个女人而变了!

    替换了三四桶水之后,南宫烈揭开贴在真凉脸上的面具,将其直接丢弃在地上,这个时候的真凉,浑身已经热乎乎了,就连带着褐斑的脸蛋上,都泛出潮红。

    南宫烈解开真凉头上的各种束缚,使头发全部披散下来,继而拿来水瓢,舀水冲洗。

    冲洗过后,南宫烈又取来一块干爽的巾帕,将她湿漉的头发擦拭起来。

    最后,在一片古怪的静谧之中,南宫烈忽地出声询问,“还要泡么?”

    真凉心弦一震,恨恨地瞪着男人,这让她怎么回答?

    她若是回答还要泡,岂不是还要继续跟他共处一室,继续忍受他倒水出倒水进的尴尬?而她若是回答说不,谁来伺候她起身?按照这厮刚才的说法,岂不是要他亲自伺候才行?

    咬了咬唇,真凉斟酌着要不要启口请求让金叶她们来伺候她起身的时候,南宫烈像是已经看穿了她的心思,直接伸出双臂将她从浴桶里抱起。

    当男人宽阔的大手直接触及她湿润的毫无遮拦的肌肤之时,哪怕温度相当,真凉还是觉得有电流在彼此接壤之处“噼里啪啦”无声作响,让她的身子不由自主地僵硬发紧,甚至在微微地敏感颤抖。

    “你——你放开我——”真凉羞恼地低吼,虽然根本不想被他触碰,但也明白这个时候自己无论如何反抗都无效果。

    只能一心一意地往狠里想着,这个男人若是胆敢趁着她虚弱无力的时候强占她,那么她一定不会放过他。

    至于怎么不放过他,真凉没有时间去细想,待等他已经强占她了再去思考也不迟。

    这样一比较,真凉的心突然平衡不少,想着只要他没有强占她,在其他方面占些便宜过去也就算了。

    她真是想不明白了,这后宫有那么多美人,哪一个不是等着他去临幸?可他偏偏挑上她这个丑女来调嬉,这不是神经病么?

    难道,他就跟有些犯贱的男人一样,当一个女人越是不把他当回事的时候,他越是兴致勃勃?

    若真是如此,看来,她该改变一下对他的态度,譬如假装爱上他什么的,那么,他就会很快失去对她的兴趣了吧?

    不过,这种想法真凉也不敢轻易尝试,因为这个男人的心思从来都不好捉摸,万一她又着了他的道,丢盔弃甲吃亏的岂不又是她?

    一边想着,真凉一边防备心十足地盯着南宫烈,她突然发现,这个男人自从将她从浴桶水里抱出来之后,就没有正眼看过她的身躯。

    咦,这真是诡异了。

    在她泡在清水里的时候,他双眸直勾勾地盯着她的身躯瞧上瞧下,仿佛瞧不够似的,可当他可以亲密地将光溜溜的人儿抱在怀里的时候,他反而像是变成正人君子了?

    在真凉眼里,这男人早就不是什么正人君子,因为他若是正人君子,就不会对她亲力亲为,而是直接叫来宫女伺候她。

    南宫烈宽大的床榻上,不知何时已经铺好了一层厚实的大巾帕,南宫烈直接将真凉放坐到大巾帕上,尔后像是照顾一个初生的婴孩一般,用大巾帕的余端擦拭着她身子上的水珠。

    在擦拭的过程中,真凉注意到,这男人完全是凭感觉在给她擦拭,因为他的眸光还是没有落在她的身躯之上。

    真凉防备的心渐渐放松下来,但心里还是别扭得很,尤其是男人的大手隔着大巾帕不断的触碰在她的肌肤之上,让她不断地感受着他的力量、他的存在……

    若说方才在浴桶里真凉多是因为水温而脸红,这会儿,她完全是因为南宫烈亲昵的举动而害臊。

    唉,哪怕她不断安慰自己这具躯体不是她的,可是,被他这般触碰着,她的感觉却是清晰异常,容不得她去忽略不计。

    虽然南宫烈擦拭的动作很快,真凉还是羞赧地闭上了眼睛,因为她再也无法承认不但眼睁睁地看着自己光溜的身子被擦拭,而且还要清晰敏感地去感觉。

    而对南宫烈而言,幸好真凉闭上了眼睛,否则,她很快就能发现他的异常,哪怕他故意不去看真凉的身躯,整个人也已经站在了情动的快要奔溃的边缘。

    在感觉到自己的身子已经基本擦干之后,真凉未免男人隔着巾帕的手触碰到她不该触碰的敏感之处,便悄悄地睁开了眼睛,看准了床榻里边折叠齐整的被褥,猛地一个卷身便挣脫了南宫烈的虚抱。

    随即,她以极快的速度扯过被褥将自己遮盖得严严实实。

    只是,当被褥上传来清冽好闻的男子气息时,真凉的脸又红上了一层,显然,这被褥是南宫烈盖过的。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