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穿越时空 > 探香丑妃

193:心里发酸

    193:心里发酸

    “皇上——皇上——南宫烈——南——”

    真凉呼唤的声音越来越微弱,可却始终打动不了南宫烈,因为他认定她是故意想要拖他下水报复他。

    南宫烈眼睁睁地看着那只朝着他伸过来的纤纤玉手无力地垂了下去,渐渐地,真凉整个人沉没不见。

    其实,明知真凉会游水,明知真凉很有可能是在跟自己耍诡计,但她终究是个弱女子,南宫烈也不愿意让她在水下待太久的时辰,免得万一伤害了身子。

    他以为真凉在小阴谋告吹之后,很快就会浮出水面,毕竟她水性再好,也难以长时间忍受冰冷的湖水,可是,她在水下潜伏的时间逐渐超出了他所能承受的范围之外。

    南宫烈的心莫名地有些紧缩,思忖着,水性再好的人,也会有万一的时候,万一她……

    当南宫烈正犹豫着要不要宁可让她得逞也要亲自下水将她从水下捞出来的时候,南宫羽的身影突然从他身后出现,满嘴奇怪道,“咦,皇兄,凉妃娘娘去哪儿了?方才远远地,臣弟还看见她的身影了。”

    南宫羽去慈宁宫之后,见午膳还未摆出,便跟太后提议让他们兄弟俩以及凉妃一起陪着她共进午膳,太后大发善心,慷慨非常,一口就答应了。

    于是,南宫羽不顾太后的阻拦,一定要亲自来邀请真凉,气得太后后悔不已。

    南宫烈见南宫羽对真凉一脸关切的模样,方才强行压下的怒火再次在胸腔腾腾燃烧,且对真凉涌起的不安与担心也暂时搁置一旁,没好气地指了指水下,轻描淡写道,“她在下面。”

    “什么?她在下面?”水面平静无波,南宫羽实在难以相信,真凉会在水下面,但是,他想到这些年所听闻到的,有关于皇兄对后宫的女人狠心无情的传言,一颗心慌乱到了极致,俊脸瞬间变得惨败,哆嗦着薄唇道,“怎么可能?皇兄开玩笑吧?”

    南宫羽的脸上越来越盛的关切刺扎着南宫烈的眼睛,南宫烈满嘴不屑道,“是她自己掉下去的,跟朕无关,放心,用不着担心,她水性好得很。”

    闻言,南宫羽俊脸上的血色变得一丝都无,第一次以强烈的口吻,以责怪的语气,怒吼南宫烈道,“皇兄,你怎么可以这般无情?你不是最宠爱她的么?难道她没有告诉你,自从她失忆之后,便失去了全部水性?之前她还跟我开玩笑,说她就是一只旱鸭子。”

    一边说着,南宫羽一边解起了自己的腰带,双眸则紧张地直直地盯着水面,恨不能平静的水面能有一丝挣扎的动静,好让他知道,真凉还活着。

    南宫烈一把擒住南宫羽的手臂,沉下脸问道,“你干什么?”

    南宫羽双眸已经急得发红,他知道,若是皇兄要阻止他下水,他根本就不是皇兄的对手,情急关头,他继续怒吼,“人命关天,下去救她。”

    南宫烈擒住南宫羽手臂的力量加重,“没必要,你被她骗了。”

    话虽如此,南宫烈的心却已经激烈地跳动起来,虽然他没法完全相信南宫羽的话,但是,也对真凉那些或真或假的话产生了怀疑。

    当务之急,确实是下去救她,不管她有没有耍诡计。

    只是,南宫羽奋不顾身的态度让他越来越愤怒,一点儿也不愿意让他下水去救真凉。

    “我信她!她是不会骗我的!”南宫羽用尽全力挣脫了南宫烈的束缚,立即脫去了身上厚重的衣袍,同时朝着水面大声喊着,“凉妃娘娘——凉妃娘娘——”

    南宫烈的脸从青黑转为惨白,虽然他一点儿也不高兴听到南宫羽这句话,但是,他这句话却越发让他相信,真凉失去了水性。

    反应过来之时,南宫烈一把将南宫羽推远,甚至因为用力过大而将他直接推倒在地。

    南宫羽还没反应过来,南宫烈已经迅速脫去了外层的衣裳,继而“噗通”一声跳进了真凉落水的地方。

    哪怕真凉是在糊弄他们兄弟俩,他也不愿意那个将她从水里抱起来的男人不是他。

    若是被南宫羽抢先救人,不是他的脸往哪里搁的问题,而是,他的女人不能被其他男人触碰。

    南宫羽反应过来之后,心里首先涌现出的是狂喜,因为他误会了皇兄,看来皇兄并不是对真凉袖手不管,而是主动下去救她。

    可是,呆呆地望着扑腾的水面,南宫羽的心里却又涌现出了淡淡的失落,他明明该高兴的不是吗?怎么会失落到心里发酸?

    想不通,南宫羽便暂时不去想,晃了晃头,将注意力全部投向水中。

    下水之后的南宫烈很顺利就在水底摸到了真凉,因为她是果真没有丝毫水性,而湖水又平稳不湍急,是以她并没有飘向湖水深处等更危险的地方。

    当南宫烈将真凉一动不会动的冰冷身子稳稳捞在怀里的时候,他的心剧烈地抽搅在一起,他宁愿此刻找不到她,因为一旦找不到她,便可以从另一方面说明,她的水性极好,早已潜到了其他地方逗他玩。

    很快,南宫烈便抱着真凉飞身上岸。

    “凉妃娘娘——凉妃娘娘——”南宫羽看着被南宫烈抱在怀里的真凉毫无生气的模样,心立即就揪紧了,恨不能直接喊她兔儿,好让她从昏迷中苏醒过来。

    见南宫烈的眸光有些呆滞,南宫羽厉声道,“皇兄,快把她放下,臣弟懂得如何救她!”

    南宫羽走南闯北游览过许多地方,的确见多识广,危急关头自然是救人要紧,南宫烈立即将真凉平放在地,微微颤抖着声音道,“如何救?你来教朕。”

    这个时候哪有时间教他?南宫羽以奇怪的眼神瞪了南宫烈一眼,不明白皇兄对真凉的态度怎么变化如此之大,方才还是不屑一顾的样子,这会儿却紧张至极,虽然他看不出来,但他感觉得出来,皇兄整个人都在因为紧张而微微颤抖着。

    没有吭声,南宫羽立即俯身,伸出两只手在真凉的胸口用力按压。

    南宫烈见南宫羽的一双手放在真凉的胸口,凤眸一暗,上前一步的同时,伸出一只手想要阻止,可是,他的手却在碰到南宫羽的肩膀之前,生生收了回来。

    他了解南宫羽,不是趁人之危的小人,这会儿只是在救人而已。

    哪怕他再不愿意让南宫羽触碰真凉的胸口,人命关天,他不想因为自己的小气而耽误了真凉的性命。

    他只是悔恨,悔恨自己当初会松开手,让她掉进了湖水之中。

    在南宫烈紧张的注目之下,南宫羽忽地抽回双手,一手捏住真凉的鼻子,尔后俯身更低地作势朝着她的嘴唇压去。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