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穿越时空 > 探香丑妃

189:孤男寡女的

    189:孤男寡女的

    啊啊啊!

    光天化日之下,她居然被南宫烈这厮给强吻了!

    真凉瞪大了眼睛使劲挣扎,开始强烈地后悔,后悔自己居然还会在南宫烈离开之后又追上来自讨苦吃!

    现在好了,为南宫羽说情的效果没达成,又被他给无耻地欺负上了。

    而且,这会儿最让真凉别扭的,是她似乎感应得到,那个闻萱妩就站在远处一直没有离开,这会儿,应该在一脸不快地观看他们两个呢。

    唉,惨了惨了,大白天发生这种事,用脚指头想想,也能猜到她一定会被闻萱妩给嫉恨上。

    确实,真凉担心得没错,闻萱妩一直在滚滚落下的眼泪,止住于南宫烈主动揽真凉的那刻,更上一层楼的嫉恨在她的心里火速蔓延。

    同是女人,可南宫烈所赋予的差别待遇却如此之大,怎能不让闻萱妩恨上添恨?

    况且,据银叶所说,以前的尉迟真凉就跟闻萱妩不对盘,如今会不会新仇旧恨一起混呢?

    看着,看着,闻萱妩阴沉的脸上突然绽开了自信有加的笑容,因为她突然想明白了。

    谁都知道,皇上很注重自己的形象,是以从不在公众场合与后宫的任何女人有亲昵的行为,哪怕是牵手与拥抱都不允许,可今日,他却纵容真凉对他为所欲为,甚至,还主动揽住真凉强吻真凉,原因只有一个,那就是因为她闻萱妩。

    闻萱妩认定,南宫烈出现这般离谱的举止,绝对是故意的,他故意跟一个丑女亲近,以此来刺激她,从而达到替南宫羽解气、报复的目的。

    是以,从这个角度上而言,皇上应该是爱她的吧,皇上若是不爱她,不在乎她,又如何会借真凉刺激她、打击她呢?

    真凉在无穷无尽的后悔之中,继续被南宫烈轻重无度地强吻着,恍惚间,她想到了上回出宫遇见暗三的情景。

    那一次,她情不自禁地拦住暗三,明明想要跟他亲吻,却借口要将他给予她的吻还给他,今日,南宫烈的行径似乎跟她如出一辙。

    虽然她不明白南宫烈为何会生出强吻她的念头,但是,她可以肯定,他所给予的借口,绝对不是真正的理由,南宫烈还没傻到要用亲吻报复她对他的亲吻。

    所以说,真凉觉得,对暗三而言,她跟南宫烈在这件事上就是一类人,尽显邪-恶与狡猾。

    不知道过了多久,南宫烈终于放开了真凉,临走之前,说出一句差点让真凉吐血狂的话。

    他冷眸盯着真凉被吻得嫣红瑰丽的嘴唇,似是漫不经心地说道,“味道不错,比酸梅鸭好吃。”

    最后一个字落下,男人已经扬长而去,真凉只能对着他的背影作出各种抓狂的举动。

    而站在远处的闻萱妩,早已不见踪影。

    直到第二日,真凉对南宫烈愤懑的情绪还是无法缓和,直到银叶兴匆匆地冲进来道,“娘娘,三王爷进宫了。”

    “怎么可能?消息属实么?”真凉压根儿不敢相信,昨日南宫烈拒绝得那般明显,怎么可能一夜之间就改了主意?而且,有过上次消息错误的经验,真凉越发怀疑消息的真实性。

    银叶知道真凉心中所想,抚着胸口喘着气道,“千真万确,我亲眼看见了!也就是说,皇上原谅了三王爷,也就是原谅娘娘了。”

    真凉静默不语,心里却好受了许多,看来,昨日她牺牲了那么多,还是有回报的,南宫烈表面上拒绝她,行动上还是做到了愿赌服输。

    当然,他愿意停止对三王爷的惩罚,也有可能跟她完全无关,譬如,他是出于兄弟情深,或者母子情深。

    总而言之,一旦南宫烈可以自由出入皇宫,加诸真奇身上的危险便暂时解除了,她很开心,哪怕衡量起来,她吃亏得幅度有些偏大。

    真凉这边是高兴了,闻萱妩那边却像是变了天似的。

    虹贵人故意刺激了闻萱妩一番话之后,扭着水蛇般的腰肢娇笑着离开了。

    正巧侍女奉上燕窝,闻萱妩抬手一挥,将燕窝连杯带盘地挥扫在地,气得整个人都在不住发抖,底下奴婢跪了一地,战战兢兢地谁也不敢抬头。

    真凉见日头不错,便和几个丫头出了琼玉宫随便走走,几人站在金翅湖边有说有笑时,后头传来一个男人清朗的声音道,“兔儿?”

    真凉微微蹙眉,暗叹这男人胆子可真大,居然敢当着她这四个丫头的面喊她兔儿,不是说好了在没有其他人在场的时候才能这么喊的么?

    银叶几个丫头震惊了,回过神来之后,却在银叶的眼神示意下,乖乖地离开了真凉的身旁,给他们留下谈话的空间。

    其实,铜叶觉得,就这么离开是不妥的,但是,其他三人都走了,她再留在娘娘身边,感觉她是多余的,是以,哪怕她不愿意,还是慢吞吞地跟着其他三个丫头走开了。

    南宫羽身着一袭玄色锦袍,几步站到真凉跟前,笑容郎朗,宛如初春的清风。

    见真凉蹙着的眉头没有舒展开,南宫羽了然道,“我道歉,不该在有其他人的时候喊你兔儿。”

    真凉白了他一眼,“喊都喊了,道歉有什么用?”

    南宫羽双手一拱,“任君处置。”

    真凉单手一挥,“算啦,幸亏是她们几个,无甚大碍,若是别人听见了,还以为我跟你有什么暧-昧的关系呢。”

    南宫羽尴尬一笑,解释道,“被皇兄禁足了这么多天,看见你一时高兴,便忘记了该有的礼数,请多包涵。”

    “你去见过太后了?”真凉问道。

    “见过了。”南宫羽感激地点了点头,“听母后说是你替我求了情,虽然我对进宫的意愿并不怎么强烈,但还是要多谢你。”

    见到南宫羽,真凉便觉得浑身轻松,不需要计较礼数,不需要计较称谓,只需要做好自己就行,而无须像面对南宫烈一般觉得气氛尴尬窒息,浑身怎么摆放都不自然。

    从南宫羽这番话中,真凉既惊讶又明白,惊讶的是太后居然还会念她这份情,将功劳推到她的身上,明白的是,看来南宫烈确实是因为她才取消了对南宫羽的责罚。

    真凉从独孤羽的口中听出,他能够提前进宫跟太后求情无关,看来南宫烈是因为她才取消了责罚咯?可是昨日他明明拒绝自己的,也许,是他回去后觉得心虚不堪,甚至良心上过不去吧!

    盈盈一笑,真凉回答,“贸然出宫之事,本就是我的不是,三王爷无须对我这般客气见外。”

    其实真凉其实还想说这件事可能不是她求情的结果,但转念一想,说了也没多大意思,也随便南宫羽怎么想了。

    “此次母后定然又为难你了,我代母后向你致歉。”南宫羽忽地诚恳道。

    南宫羽不是不了解自己的母亲,母后愿意将功劳归于一个她讨厌的女人身上,说明她在乎他这个儿子,生怕他以为她是逼迫的凉妃去向皇兄求情,以此表示她们关系融洽。

    不管他的母后在别人的眼里有多阴险狡诈,但在他的眼里,她是真心疼爱自己的母亲,她不会害他,只会盼着他好,只是很多事,她一时想不开罢了。

    真凉一怔,撒谎道,“太后没有为难我。”

    在她看来,南宫羽能够代替太后向她道歉,她已经觉得知足了,是以也不想计较太后的罪过,将她的恶劣事迹告诉南宫羽,从而破坏他们母子的关系。

    当然,她是完全站在南宫羽的角度,才善待了太后对她的坏。

    南宫羽却不会相信真凉的话,但也没有戳穿,而是继续道,“母后已经答应我,从今以后会善待你,不会再为难你欺负你。”

    南宫羽这番话让真凉既愕然又无奈,若是他可以提前将这番心思告知于她,虽然知道他完全是出于好心,但是,她一定会恳求他千万不要在太后面前替她求情说好话,因为对于太后那样狠毒的女人,应该是三王爷越是护着哪个女人,太后越是恼恨看不顺眼哪个女人。

    太后本就看她不顺眼,毫无疑问,如今只能是雪上加霜。

    真凉正犹豫着要不要提醒南宫羽,以后尽量不要在太后面前提及自己时,身旁突然出现了一道温婉的声音。

    “太后娘娘思儿成疾,三王爷不好好作陪,倒有闲情逸致来与凉妃单独聊天,这金翅湖边,孤男寡女的,这要是被不安好心的人传播出去,该如何是好?”

    女子的声音明明温婉如水,可声音的内容却令人觉得刺耳。

    金叶几个丫头担心地看着真凉这边,心急如焚却毫无办法,方才她们想要提醒娘娘的,可是,萱妃用眼神狠狠制止了她们,使得她们不敢轻举妄动。

    真凉转身,乍见一张对她而言完全陌生的绝美脸蛋,美眸盈盈如柔和的水波在轻盈流转,眉目如画般隽永深刻,这般无人能及的容貌与风采,定然是非闻萱妩莫属了。

    这是真凉第一次近距离地看清楚闻萱妩,也曾想象过她当属第一美人的容貌,与今日的出入可谓不算大,只是真凉没想到,这个看似甜美可人的女子,说起话来居然这般刺人。

    也许,闻萱妩还在为昨天她跟南宫烈公然亲昵的事而耿耿于怀呢,对于这一点,真凉几乎能够确定,因为她从闻萱妩的眼里,极为容易地看到了敌意与嫉恨之类的东西。

    她这是因为对独孤羽不满呢,还是对她不满?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