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穿越时空 > 探香丑妃

179:撞的好时辰(4)

    179:撞的好时辰(4)

    等在坤宁宫一棵树后的银叶快要被夜里极低的温度给冻僵了,可是,身子是冷的,她的心却是热乎乎的,其中有期待的热量,也有急躁的热量。

    她一直凝神静听着,生怕从寝宫里头传出皇后尖叫的声响,但是,一刻钟过去了,又一刻钟过去了,对她而言,寝宫里头静悄悄地,没有任何不良的异常。

    银叶不由地双手合十,望着时而探出脸蛋,时而隐藏脸蛋的月儿,求它保佑娘娘能够一切顺利。

    不知过了多久,当银叶差点在寒风中冻得昏睡过去的时候,寝宫突然的开门声将她惊醒。

    远远地,她看到寝宫的门被人从里头拉开。

    她以为一定是娘娘出来了,可是,看着那人的身高,比娘娘要高出很多。

    虽然根本看不清那人的样子,可是,银叶从那人的身高判断,应该是个男人。

    一个男人深更半夜从皇后的寝宫里出来,怎么可能?除非是……

    银叶瞪大了眼睛,捂着嘴巴朝着男人看去,远处男人的画面依旧模糊不清,可是,她的心却“砰砰砰”地跳了起来,她有一种强烈的感觉,这个男人不是别人,就是她曾侍寝过的皇上。

    虽然她侍寝多次,却从没看清楚过夜色中的皇上,只是从他进门之后的举止上可以感受出,他身上穿着的,永远只有一件。

    银叶一眼不眨地瞪着站在门口毅然不动的男人,保持着捂嘴的动作,有一种奇怪的感觉。

    夜色中的皇上跟白日见到的皇上,很不一样。

    至于为什么不一样,哪里不一样,她确切地说不上来。

    忽地,站在门口的身影开始动了,确切地说,是朝着她这边的方向步履矫健地走来。

    男人的脚步越来越快,似乎急着离开此地似的,又或者说是冻得受不了似的,待他的身影“嗖”一下距离银叶最近的时候,银叶终于看清了他穿着黑袍的模样,当然,是他整体的模样,而不是他的脸。

    因为他的脸也被黑袍遮盖住,只露出一双看着地面的眼睛。

    看身形,他确实是皇上,可凭感觉,又跟皇上不同,究竟怎么回事?

    真凉等了一刻钟之后,见南宫烈没有返回的迹象,便先蹑手蹑脚地走到了门口。

    两个宫女还在沉睡之中,真凉从身上掏出菊晨光送给她的荷包,从中掏出一包叫作甜睡的药粉,取出一些一一涂到两个宫女的唇内,这才放心地重新走进寝宫,将门轻轻地关好。

    在等待的一刻钟里,她不但顾着外头的动静,也顾着里头的动静,即皇后的动静。

    皇后躺在床上的身躯一动未曾动过,甚至,真凉竖起耳朵倾听,还能听到她有规律的呼吸声,显然是疲乏累极之后所发出的声音。

    轻手轻脚地来到皇后的床畔,在微弱的月光下,真凉基本上可以看清皇后的脸蛋。

    朦朦胧胧中,床上沉睡中的皇后露出一张红潮未消的俏丽脸庞,双眸沉沉地合紧,嘴角则噙着满足愉悦的笑意。

    她身上盖着的锦被因为是被男人离去之前随手盖上去的,缺乏细致的呵护,是以锦被的一端呈现下滑的姿态,露出一双洁白诱人的香肩。

    真凉定定地看了睡颜甜美的皇后一会儿,还是将沾着药粉的手指探香了皇后的双唇间。

    皇后原本静止不动的双唇因为真凉的动作抿了抿,继而微微张开双唇,将真凉的手指缓缓地含住。

    真凉被皇后的反应给着实吓了一大跳,以为皇后即将醒来,是以快速地抽回自己的手指,身影一闪,闪到了床幔之后躲了起来。

    真凉哪里知道,被欢惨了的皇后哪有体力与精力醒过来?

    睡梦中的皇后不过是正在做一个跟心爱之人亲吻的暙梦,是以当真凉将手指探向她的双唇时,她以为是男人的舌,便乖巧地抿了抿,算作她热情的回应。

    真凉的手指虽然已经抽走,但在皇后旖旎的梦中,男人的唇舌仍旧存在,丝毫没有感觉到药粉的苦滋味,皇后陶醉地呷了呷嘴,嘴角露出痴恋的甜美笑容。

    虽然吓得一颗心怦怦直跳,但当皇后一直没有睁开眼睛之后,真凉终于逐渐镇定下来,看来,她是自己吓自己了,皇后根本就不可能醒来,在甜睡的药效下,似乎沉睡得更为彻底了。

    为了以防万一,真凉还是站在床幔之后,对着皇后轻轻地叫唤了几声,“皇后——皇后——”

    “皇后,有刺客!”

    “皇后,着火啦!”

    ……

    一番试探之下,皇后嘴角始终保持着甜蜜的笑容,没有一丝一毫的苏醒迹象

    真凉这才放心地走到皇后床畔,先是轻轻地推了推,见皇后一点反应都没,她这才放心大胆地轻轻掀开盖着她的锦被。

    锦被刹那间掀开一端,真凉却是倒吸一口冷气,早就恢复正常的面色因为眼前的暧色景象而再度火烧起来。

    虽然锦被只是被她往上端掀开一端,并没有完全掀掉,可是,真凉能够通过掀起的一端看清全局。

    令她震撼的不是皇后的脖颈之下光溜溜地并没有悬挂着白日见过的那块玉佩,也不是她浑身不着寸缕的事实,而是这具美丽的赤躯上呈现出一个又一个密密麻麻的吻痕。

    真凉自然而然地联想到开灯侍寝那晚被南宫烈整顿出来的吻痕,那些生长在她身上的赫目吻痕让她生出了想要将南宫烈碎尸万段的强烈冲动,而皇后今日身上的吻痕,从数量上、大小上、程度上都远远地超过了她。

    试想,若是那日南宫烈在她身上制造的吻痕跟皇后身上这般严重,她会不会省去了冲动的环节,直接拿着一把菜刀跑去找南宫烈算账?

    生怕皇后受凉,真凉将锦被下放,使之完完全全地遮盖住皇后的身子。

    同时,她不由地心生感慨,也许,吻痕的数量越多,形状越大,痕迹越深,越是代表了一个男人对女人的欢喜程度,而那晚她身上的吻痕,与男女之间的情意无关,只是南宫烈故意制造出来吓唬捉弄她的。

    ###180:这床足够大

    回过神来之后,真凉开始寻找皇后的玉佩,先是去皇后的梳妆台寻找,再去皇后的箱柜里寻找,可是,全都一无所获。

    皇后值钱的首饰佩饰之类确实找到了许多,但没有一样是她白日见过的那块玉佩。

    最后的最后,真凉悲催地发现,皇后的玉佩正安安静静地躺在她的枕头底下,一摸即得。

    玉佩到手,真凉连忙拿着玉佩走到了南窗前,同时拿出银叶给她的玉佩,凭着越来越给面子的月光,仔仔细细地进行比较。

    一番比较之后,真凉眉开眼笑,虽然对于玉器之类她是个没有任何研究的外行者,但是,她还是能够从色泽、大小、外观、设计、轻重等方面进行衡量,她几乎可以断定,这两块玉佩是有渊源的。

    尽管两块玉佩中央的图案不同,一块里面是一朵莲花,一块里面好像是一条龙,但在质地、颜色、形状、手感上都是如出一辙的。

    “太好了,真是太好了。”真凉一边激动地轻轻说着,一边拿着玉佩走回了皇后的床畔,将属于她的那块玉佩重新放在枕头下。

    继而,真凉小心翼翼地打开了寝宫的门,朝着银叶所在的位置快步跑去。

    等候多时的银叶看见真凉飞快的身影,眸光大亮地从树后钻了出来,激动地迎了上去,轻声地唤道,“娘娘,一切顺利吗?”

    真凉微笑着点了点头,“不顺利我还能一声不吭地跑出来?走,我们赶紧回去,回去再说。”

    “嗯,好。”银叶明白此地不宜久留,连忙跟真凉一起离开了坤宁宫。

    回去的一路,谁都没有说话,真凉的心里全是旗开得胜的欢快,而银叶很容易就能从真凉的神情上猜出结果,心里自然是既激动又紧张。

    哪怕已经料到了结果,可是,待会到了琼玉宫,她还是想详细地问一问。

    当两人踏进琼玉宫的时候,真凉忽地想到了南宫烈,抓住银叶的胳膊问,“皇上从皇后寝宫出来的时候,你看见了吧?”

    银叶点了点头,“看见了,没想到皇上没有翻牌,却去了皇后那里。”

    “是啊,还好我没有从正门进去,否则,既被他们逮个正着,又打搅了他们的好事。”

    银叶“噗哧”一笑,双眸晶亮地望着真凉问道,“娘娘,你该不会又听了一次床吧?”

    真凉脸颊泛红,嗔怒地瞪着银叶道,“你以为我想啊?根本就是骑虎难下,比让我死还难受。”

    银叶坏坏道,“娘娘这个比方打得不错,男人有时候在床笫之事上,就是喜欢让女人比死还难受。”

    “你——你这个坏丫头——”真凉佯装恼怒地去打银叶,两人一个追一个打,不知不觉间追打到了琼玉宫的奴才们所住的院落。

    银叶瞧了那些已经纷纷灭掉灯火的屋子一眼,故意岔开话题道,“娘娘,告诉你一件奇怪的事,最近半夜三更的时候,我经常听见从隔壁的屋子里传来男女交谈的声音。”

    真凉看向银叶所住屋子的隔壁,白了她一眼道,“你隔壁不是金叶吗?”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