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穿越时空 > 探香丑妃

177:撞的好时辰(2)

    177:撞的好时辰(2)

    眸光转回正门,真凉知道,她是绝对不敢从寝宫正门进的,别说正门有可能被反锁了,就是没被反锁,万一开门的声音吵醒了两个宫女,那她此举就酿成大错,想要装梦游或许都来不及。

    安全起见,真凉决定还是从窗子里爬进去。

    绕着皇后的寝宫快走了一圈,真凉终于找到一扇朝北的窗户。

    皇后的床榻安置在寝宫的南边,是以她若是从朝北的窗户爬进去,万一发出动静,也不太容易被皇后听见,因为皇后的寝宫实在是太大了。

    轻轻地将敞开的窗户推大,真凉费了很大的力气才勉强爬上窗户,继而让两只脚先落地,再让身子慢慢地往下降落。

    真凉的脚上穿着的是一双古代的软鞋,鞋底极软,是以走起路来只要小心些,很难听出声音。

    寝宫内一点光线都无,真凉双手伸直前探,小心翼翼地往前摸索,心里颇为犯难,虽然皇后睡着了是好事一件,可是,寝宫里一片漆黑,她就算能摸索到床榻,怎么敢去摸索一个睡着的人呢?

    唉,若是有现代的手电筒或者手机该有多好,只要有工具能照亮她眼前哪怕半米的距离,她就能胜券在握。

    真凉停住了脚步,琢磨着该用什么办法让寝宫里有些细微的光亮呢?其实她的要求不高,只要她接近皇后床畔的时候,能看到皇后的嘴巴在什么位置,她就心满意足了。

    今晚的夜色晴朗,可惜不知道为什么,夜空中只有星星没有月亮,若是有月光从南窗照进来,她应该可以看到皇后脸上的轮廓。

    正当真凉犹豫着要不要先回去让银叶去弄点蜡烛与火石的时候,原本安安静静的寝宫里突然传出一些几不可闻的窸窣声响。

    真凉浑身一震,屏住呼吸,站在原地一动不敢动。

    听了一会儿,真凉确定,那是属于女人极度压抑的嘤咛声,似乎是发自肺腑,又似乎是情难自禁。

    真凉猜测,这声音应该是皇后发出来的,难道说,皇后正在被噩梦所缠,或者身子不舒服所以在哼哼?

    很快,真凉便否定了这两个猜测,因为她似乎还听到了男人一下有一下没的粗重喘息声。

    虽然这个男人的喘息声她只偷听过一次,但因为那次躲在床底,是以记忆犹新,甚至因为受到荼毒,恐怕一辈子都难忘记。

    若是她没有猜错,此时此刻,皇后正在给南宫烈侍寝!

    难怪呢,难怪这寝宫里一点正常的光亮都没。

    真凉不由地想到在西园用膳时,南宫烈那匆匆离去的身影,莫非,他就是来了坤宁宫?此刻想来,应该没错。

    择时不如撞时,瞧瞧她撞的好时辰!

    若是她知道今晚由皇后侍寝,肯定是不会过来的,也是不敢过来的。

    平日无论由谁侍寝,银叶都会告诉给她知道,若是没有告诉她,一定是南宫烈没有翻任何人的牌,可见,今日皇后侍寝,恐怕是临时性的,若不然,银叶早就跟她说了。

    眼下,真凉觉得自己到了进退两难的地步,想要后退离开,却生怕被南宫烈听出动静,想要留着,却不知道他们何时才会结束。

    万一他们也来一个五更,那她岂不是要窘迫羞赧死?

    真凉站在原地一动不敢动,就连呼吸也变得小心翼翼,犹豫了半天,还是决定留下来。

    因为自从她进宫以来,南宫烈只有在银叶侍寝的时候,才会破例至五更离开,也就是说,即便是皇后,南宫烈都不曾给她破过例。

    算算时辰,距离二更也不会太久,她就勉为其难地再听床一次,待南宫烈离开了,待皇后睡死了,她再实施行动。

    反正,今晚她既然已经成功溜进了皇后的寝宫,就得把银叶的事情给办踏实,哪怕受点声音的荼毒,也一定要对得起银叶。

    皇后隐忍的嘤咛声以及男人的粗喘声还在继续、继续……

    真凉的脸越来越红,但因为这两人似乎都极为隐忍,是以她觉得还没到了需要捂住耳朵的地步。

    在真凉看来,那日她躲在床底下,银叶与南宫烈的交战,才真正激烈呢,虽然银叶没有说话,但是,她发出的动情声音一点儿不隐忍,一声一声的,撩的人心痒难耐,恨不能立即将她往死里整弄。

    她倒不是说皇后这般隐忍不好,而是感慨银叶与皇后在床笫之事上,完全是两种不同类型的女人,奔放有奔放的魅力,婉约有婉约的魅力,关键在于男人能欣赏到她们不一样的魅力。

    “快一些……嗯……嗯嗯……轻一些……嗯……嗯啊……”皇后突然说出的只言片语刺激得真凉猛然瞪大了眼睛。

    首先,她是被皇后情不自禁的需求给羞赧到了,没想到皇后看起来那般清心寡欲的女人,在床笫上也会有如此浓烈的渴求。

    其次,真凉很是担心,皇后在情不自禁的无我意识下坏了南宫烈定下的规矩,从而惹怒了南宫烈,被他惩罚。

    谁知,在皇后说出这番话之后,男人既没有因此弃她而去,也没有大发雷霆。

    虽然真凉看不见两人的身影,但是,她清晰地感觉到,男人被皇后的话语鼓舞到,应该是加重加快了身上的力道,粗喘声比之前更加急促厚重。

    而皇后呢,在男人像是配合又不配合的进攻下,娇喘连连。

    皇后的声音不比银叶那般柔美入股,像是她的为人一般,清清淡淡,低低软软地,以小猫挠痒的方式蛊惑男人心。

    “啊……求你……慢……”似是已经打开了可以允许说话的话匣子,皇后像个极度受宠的小女人一般,一会儿要求这样又那样,一会儿抱怨这样又那样,每一声要求,都似乎能得到男人拼了命的回应。

    真凉忍不住感慨,果然是皇后,跟其他女人的地位就是不一样,别的女人一说话就被惩罚,而皇后呢,想说便说,皇上非但不排斥,反而很享受嘛。

    虽然皇后早就破了戒,不过,真凉发现,南宫烈一直没有破戒,就如同他在跟银叶欢合一样,一直没有说话,他所能发出的,只是男人情动时逼不得已发出的声音,魅魅地,哑哑地,说不出的姓感与燎人。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