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穿越时空 > 探香丑妃

165:恶狗给的

    165:恶狗给的

    听闻银叶在调侃自己,真凉掬起一把水朝着银叶的脸挥去,银叶的脸刚干了眼泪,如今被扑上了水,像是又痛哭了一场。

    “娘娘,是你先溅我的,可别怪我不客气。”银叶反守为攻,也掬起一把水溅向真凉。

    一个身在浴桶中,所有的水取之不尽,可所能回避的地方少之又少,一个身在浴桶外,所能回避的地方多不胜多,可若要掬水,必须靠近浴桶,如此一来,两人谁都没有胜出,全都被对方溅得一脸是水,直到笑得浑身无力了才停了下来。

    银叶定定地望着真凉身上擦洗不去的吻痕,难掩遗憾道,“娘娘,我从来没有像今日这般痛恨自己,浑身一无所长,既不会配置什么灵丹妙药,也没能拥有天下无敌的功夫,竟还骄傲地以为唯一这具曼妙的身段能够为娘娘分忧解难,可最终呢,还是让娘娘的身子留下了污点。”

    人这一辈子能拥有这样一个一心为自己着想,甚至不惜牺牲自己的朋友,真凉觉得自己就算是立即死了心里也会有一方满足之地。

    握住银叶的手,真凉无所谓地笑道,“银叶,比起被他破身,如此已是万幸中的大幸,我想得很通,就当是被恶狗咬了,等这些痕迹不见,一切便完好如初,你不必想太多。”

    银叶就是怕真凉想不开,听她这么说,一颗沉重的心变得轻松许多,也便立即找到了其他乐趣,佯装不高兴道,“娘娘,你怎么能如此打比方呢?你将皇上比方成恶狗,是不是应该考虑一下我的感受?”

    真凉一怔,“怎么?你喜欢上了皇上,觉得皇上说不得?还是怕隔墙有耳?”

    “都不是。”银叶摇了摇头,压低了声音凑到真凉耳旁道,“娘娘想啊,我替你侍寝多次,每一次皆是快乐的,一为能替娘娘分忧而快乐,二为从床笫之事上所获得的快乐,可是,我突然发现,原来我从床笫之事上获取的快乐,不是男人给的,而是恶狗给的。”

    “呵呵……”真凉红着脸,忍俊不禁道,“是我的错,是我的错,请你原谅我?”

    银叶嘻嘻笑着,探了探水温,道,“水凉了,我去拎一桶热水。”

    真凉望着银叶匆匆离去的背影,叮嘱道,“别让其他人进来。”

    她说的其他人,自然是指金叶她们,昨晚侍寝的事虽然已经尽人皆知,可是,真凉不想让更多的人看见自己肌肤上的吻痕,毕竟这些吻痕,不是让她感觉感到幸福或骄傲的东西,而是一种深深的耻辱。

    是以,谁也不会将自己的耻辱亮出来给其他人看见。

    默默地将昨晚能够回想起的事回想一遍,真凉紧紧地闭上了眼睛,若说她完全不后怕,肯定是在自欺欺人。

    万一南宫烈再无耻一些,趁着她昏迷时破掉她的清白之身,那么此刻,她恐怕已经不能这般安静地坐在浴桶里沐浴,而银叶也不可能笑呵呵地出去提水。

    放在水里的一双手皆捏成了拳头,真凉思忖着,她还是得想个办法再出宫一次,她必须要见暗三一次,将她的第一次交给他。

    暗三,是在这个世道她唯一愿意交付身子的男人,不论是什么原因,她就是甘心将自己的身子交给他。

    一旦将她的第一次交给暗三,那么,在皇宫里剩余的日子里,万一被南宫烈强上,她就不用担心被南宫烈发现自己的清白之身。

    虽然失掉身子给南宫烈她会非常伤心,觉得将来会配不上像暗三那般干净的男人,但是,至少她能万无一失地保住银叶,保住她的名声与性命。

    睁开清明的眼,真凉望着天花板,请求上天保佑,保佑在她再见暗三之前,千万不要再遇上侍寝的事,她真的不愿意让银叶当替身了。

    银叶每多替她侍寝一次,她对银叶的愧疚便会多一层,这辈子都会一直良心不安下去,是以,她宁可自己侍寝,也不愿意再委屈银叶了。

    当然,她最大的希望,便是剩下的一年之中,她再也不会有侍寝的机会。

    原先她还觉得惹怒南宫烈会让他讨厌自己,拉开两人之间的距离,可她现在发现,南宫烈根本就是那种不按常理出牌的人,她越是跟他对着干,他似乎距离她越近,越是喜欢以亲密的方式找她麻烦,是以,对他,她已经没有了万万全的对策,只能走一步看一步。

    而她的清白之身,暂时是她身在皇宫最大的隐患,她必须去除它。

    这日之后,真凉便没有见过南宫烈,她不会去跟他解释那晚自己为何会昏迷不醒,而他也没来过问她那晚为何会昏睡不醒,她想当然地认为,南宫烈一定是以为,她是被吓晕过去的。

    而这个解释,也很说得过去不是么?

    原本,开灯侍寝之夜,只被少数几人知晓,众人只知道凉妃侍寝了,却没有多余的人知道,她是开灯侍寝的,不过,不知道哪里出了纰漏,凉妃侍寝没有灭灯之事还是沸沸扬扬地传播了出去,有人信有人不信,因为当事人谁也没有说起。

    但是,无论这件事是有是无,都红了许多后宫女人的眼眶。

    经过金翅湖的时候,真凉突然想起了那天答应过南宫羽的事。

    一来是想做个言而有信之人,二来是感激那日他冒险带着自己出宫,真凉便趁着四个丫头都空闲的时候,让她们准备好材料关上门,清楚明白地告诉她们,她希望能够再做一套西服送给三王爷,因为三王爷原先的那套西服被贼偷走了。

    铁叶不但有着身为裁缝的专长,也有身为裁缝的兴致,一听真凉的提议,便信心满满地保证,这一次一定将西服做得比上回更好。

    说动工就动工,几个丫头由铁叶分好工之后,便认认真真地动作起来,除了铜叶,每个人的脸上都挂着或淡或浓的笑容。

    银叶瞥见铜叶愁眉苦脸的样子,不由地打趣道,“铜叶,是不是来葵水了肚子疼?回房歇着去,这有我们也够了。”

    铜叶立马默默地摇了摇头,她是琼玉宫这四个宫女中中最稳重最懂事,说话处事都考虑最为周全的一个,如今是侍奉真凉的人,自然事事愿为她着想考量,忧她之忧,愁她之未愁。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