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穿越时空 > 探香丑妃

159:男人的尊严

    真凉越看越觉得这男人可怕,看来,他拦住她的去路不单是表达不满,还是在寻衅报复,意识到他的真正目的,真凉深吸一口气道,“你究竟有什么事?”

    亚先知妩媚一笑道,“就是请凉妃娘娘改个称呼。”

    看看!

    真凉更加确定他是来找茬报复的,这个亚先知可真是放肆,居然敢在皇宫里挑衅皇上的权威,真凉不知道他哪里来的胆量。

    真凉想了想,最后还是决定不跟他计较,无奈地叹了一口气道,“亚兄,我叫你亚兄如何?我知道,我不小心将你认成女人你很生气,一时半会儿难以释怀,这样吧,一报还一报,你我来玩个逼真的游戏,譬如你我初次见面,你将我当成男人甚至是太监,说一番刺激我的话,如何?”

    “娘娘的一报还一报真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亚先知笑得一脸阴森,道,“成啊,就按娘娘说的办,游戏之前,娘娘还有反悔的机会。”

    “我不反悔,开始吧。”真凉已经做好了心理准备,不论他说出些什么难听的话,她都能坦然受之,谁让她理亏在先呢?只要能让他放下那些不好的感觉,跟她撇清关系,那一切都值得。

    亚先知扫了一眼四周,见无其他人出现,便朝着真凉走近一步。

    真凉本就觉得这个男人虽然是个厨子却气质骇人,或者说是阳中带阴,是以一点儿也不习惯他的靠近,不由自主地退后一步。

    可她每退后一步,他便逼近一大步,不知不觉,真凉背靠树干,已经退无可退。

    亚先知见她已经无路可退,也便不再逼迫,仿佛真的进-入了逼真的游戏状态。

    上上下下地将真凉打量一番,亚先知妖孽般的俊脸笑容越来越浓,越来越艳。

    真凉与亚先知不过保持半步之距,这会儿被他笑得硬生生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实在不明白,不过是说些取笑她的话,难听也好,恶毒也罢,他只管说出即可,犯不着还要在行为上步步逼人吧?

    忽地,真凉被亚先知那双突然顿住的妖冶美眸吸引,其间像是一汪急速旋转的深泉之水,让人恍惚,让人晕阙,更让人容易被迷惑,好在真凉心底深处仍无法接受他是个不折不扣的男人,是以还算冷静,没有被他给蛊惑到。

    真凉清楚地感受到,亚先知的眸光越来越深,越来越浓,竟露出跟欲念有关的馋涎之光。

    继而,亚先知低沉的声音突然响起,“你这个男人虽然个子矮小,但好在胸脯够大,可供我使劲地捏揉按压;你这个男人虽然面貌丑陋,但好在唇瓣够嫩够红,可满足我舔舐啃咬,吸出啧啧啧的声响;你这个男人虽然身段不够强壮,但好在脫干净了衣裳足够玲珑有致,可让我压在身躯下,狠狠地占有索取!”

    真凉面具之后的脸不可遏制地红火起来,她以为亚先知会恶劣地咒骂她,甚至咒骂她祖宗十八代,完全不会想到这男人会说出这般露骨骇人的话来,而他的眼神丝毫不逊色于他的话语!

    说到胸脯的时候,他的眼神便火热地在她的胸上辗转绸粘,仿佛他的手已经在恶意地捏揉压按;说到唇瓣的时候,他微微地舔咬着自己的薄唇,仿佛正在舔咬的是她的唇;说到脫干净的时候,他的眼神从她的领口一直落下至裙摆,仿佛光靠他的眼神,已经将她的衣裳剥除干净;说到压在身躯下的时候,他的胸膛若有若无地朝着她的身子逼近,仿佛他们已经在进行着疯狂的肢体交缠。

    真凉原先以为自己的心脏够强大,以为与他玩这个游戏自己不会受到任何伤害,这会儿却是后悔已晚,她非但受到了亚先知露骨言辞的荼毒,还被他的眼神调嬉得体无完肤。

    并且,这个游戏在他的眼里似乎还没有玩完,尤其是他刚刚闭上的薄唇又开始张开。

    “我是男人,我不喜欢女人,不过,”亚先知的话忽然变得凌厉,眼眸则是火辣地落在真凉的裆下,道,“虽然我喜欢的是男人,却绝对不能是假冒男人的太监,没有男人的玩意,你让我怎么摸得痛快?你这个太监,没有男人该有的玩意,你还活着干什么?要不要我帮你摸摸,让你找回做男人的尊严?”

    真凉的脸涨得通红,感觉自己裆下的衣料仿佛已经被他剥离似的,又冷又虚,而她虽然不是太监,可被他如此调笑,她感觉裆下的位置仿佛已经在被他触摸之中,难受排斥得厉害。

    很想推开他远远地,也想狂吐一顿发泄。

    强忍着被深深侮辱到的怒火,真凉谨记着自己刚才对他夸下的海口,终是挤出一个冷笑道,“亚兄,你赢了。你说的比我多,引发的怒气也比我带给你的要多得多,这个游戏该结束了是不是?我们两清了。”

    亚先知满足了自己恶劣的心境,灿烂地笑道,“结束就结束,亚某悉听尊便。”

    结束?真凉在心里冷笑,她是希望两人之间的纠葛就此结束,可是,她怎么会允许就这么简单地结束?他带给她的侮辱是有意为之,可比她带给他无意为之的侮辱要多得多,是以,她怎么也该还给他一些,好显得公平。

    “我与亚兄也算是初次见面,怎么也该奉上一份见面之礼。”话落,真凉忽地上前一步,双臂抱住亚先知的同时,右腿膝盖猛地往上跳顶,不偏不倚地正好顶至亚先知身为男人的尊严的关键之处。

    亚先知知道真凉就连三脚猫的功夫都没有,哪能料到她会对他这个武艺高强者发出攻击?是以他根本就没防备她的心思与动作。

    这下好了,对于一个没有防备的男人而言,真凉的出手就显得又快又狠,眨眼间便让他痛得面目扭曲。

    不过,哪怕他已经痛得快站立不稳,却还是姿态优雅地既没有发出尖叫,也没有用手去捂裆部,只是那疼痛已经清晰地从他狰狞扭曲的脸上越来越多地显露出来。

    “亚兄,见面礼收好,你我后会有期。”真凉这才露出畅快的笑容,招呼一声真奇,大步地朝着不远处的琼玉宫走去。

    对亚先知的愧疚,此刻早已烟消云散。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