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穿越时空 > 探香丑妃

147:吻的是一年后的你

    真凉不由地嗤笑,“你是指皇上还是其他人?若是你指的是皇上,那我直接告诉你,绝无可能。若是你指的是其他人,譬如侍卫什么的,我恐怕不需要劳烦你来接,就可以跟他私奔出宫了。”

    没有觉察到暗三陡然阴鸷的面色,真凉心情大好地故意朝着他抛了一个调嬉的媚眼,“一年之后一旦有了你的相助,想想我的日子便是美不堪言,既可以跟这个男人试着相处,也可以跟那个男人试着打交道,遇见最合适最称心的,我便可以考虑嫁给他,一辈子不分离啦。呵,真是越想越美好,越想越灿烂,哪怕现在的日子过得不是滋味,也有动力熬过去了。”

    暗三细细品味着真凉所说的每一个字,继而嘴角微扬,对着她邪肆地一挑眉道,“不知到时候,我这个胆小鬼还有没有娶你的那份荣幸?”

    真凉毫不客气地回了他一个挑眉的动作,口气轻飘飘道,“世事无常,等到时候再说吧。”

    也许一年不到,他已经找到了一个比她好千百倍的女人,或者她已经爱上了比他好千百倍的男人,是以,她不会给他任何承诺,也无法给他这种承诺。

    暗三望着真凉轻佻散漫的眸光,心里涌起一股难以名状的紧张与怒火,这女人自信期盼的模样仿佛跟他毫无瓜葛,他看着真是越来越刺眼,是以,他若是不想个办法摧毁她这番嚣张的神色,他就枉为大名鼎鼎的暗家三爷。

    就在真凉毫无防备之下,暗三突然伸出长臂将她重重地拉进怀里,再次用自己的双唇覆住她的。

    这一次,暗三没用牙齿,却用他的唇肉狠狠地含她、吸她、吮她,用他的舌头狠狠地顶她、缠她、卷她,让她生生感觉到肉裹肉的疼痛,自然,也故意给了她反抗与挣脫的机会。

    真凉吃痛之余,轻轻松松便挣脫了男人,一时间火气冲顶,气愤难平道,“喂,我已经跟你解释得那般清楚了,你怎么还可以这样耍无赖?你心里究竟是怎么想的?你想让我认为自己根本就是在对牛弹琴吗?”

    暗三的脸上没有露出丝毫惭愧的神情,而是以理所应当的口吻,莫名其妙地说道,“你叫尉、迟、真、凉,对吧?”

    真凉不知所措地点了点头,不过依旧固执地等着他为何要再度强行吻她的解释。

    “尉、迟、真、凉。”暗三再次将她的姓名一字一顿地说一遍,趁着真凉在恍惚中诧异不解的时候,猛地将她的唇又一次吻住。

    这一次,双唇相接的刹那,暗三的舌便强势不可挡地闯进了她的口内,先是将她的整个口腔占用性地搜刮一遍,继而又惩罚性地顶弄她的齿前齿背、舌上舌下,让应接不暇的她毫无招架与反抗之力,只觉得自己的唇舌在他闯进的刹那,已经沦为他的奴,再也没有自己的意志与力量。

    方才她还在嘲笑他以前吻技的生疏,可这一次,真凉再也嘲笑不出来,也不得不承认,他的吻技虽谈不上技法超群,但已经成功将她俘虏到五体投地。

    真凉的腿脚明明坐在床上,不用着地与用力,却在他侵袭般的强吻下猛烈地发颤,浑身又是瘫软酥麻,甚至眼睛再次迷离地想要闭上。

    就在真凉浑浑噩噩地不知今夕何夕之时,暗三忽地又抽离了自己的唇舌,却伸出一只手隔着面具捏住她的下巴,迫使她仰视他,而他的声音又沉又哑,带着缠吻后的姓感与蛊惑,道,“尉迟真凉,我这是赊账,吻的是一年之后的你,懂么?”

    这男人狂妄的口吻,仿佛已经跟她立下了白纸黑字,凛然不受侵犯与亵渎,真凉感觉自己一口郁闷的气堵在喉咙口,上不来也下不去,快要被他给噎死了。

    这世上怎么会有这般无赖的男人!三番四次地强吻她,非但没一点羞愧之情,反而脸皮厚成这般!这口气,这腔调,这神情,仿佛已经预定了她一年之后的归属,不许她被其他男人吻似的。

    哼!他一个放弃她的男人,凭什么在她面前这般耀武扬威、理所当然?

    正当真凉百般懊恼的时候,暗三浓眉一凝,似乎突然想到了什么事,忽然起身,颀长的身子立于床前,沉声道,“我还有事,先走了。”

    什么?她还没有想到反击他的法子呢,他怎么能这般突然地说走就走?

    顷刻间,真凉感到一种前所未有的失落与难过,一时间既顾不上发怒,也没有理由挽留,只能幽怨地看着他,傻傻呆呆地应声道,“噢。”

    暗三似乎真有什么紧急的事等着去办,是以没有其他特别的告别动作,转身便大步朝着门口走去。

    望着男人越来越远的背影,真凉觉得自己的心猛然间被抽空,异样得难以承受,像是昏头昏脑了一般,来不及穿鞋便跳下床朝着他冲过去,抢在他开门前,张开双臂拦住,咬牙切齿道,“等等,我不喜欢别人赊我的账,我……我……我把一年后的赊账还给你!”

    还?

    暗三是真的有事亟待离开,这会儿被真凉以这种大胆的动作、突兀的理由拦住,他就是事情再紧急,也没了去管的念头。

    勾了勾唇角,暗三双手抱臂,好笑地看着真凉,十分期待她是不是真能以她的方式归还他的赊账?

    这男人好整以暇的玩味神情看在真凉的眼里,无异于他在可劲地嘲笑她。

    对上那双仿佛能看穿一切的幽深黑眸,真凉气恼地命令道,“给我闭眼!”

    暗三闻言,居然真的把眼睛闭上了,但嘴角还是泛着戏谑的笑容,看得真凉刺眼不已,很想伸出手去把那可恶的笑容给捏得粉碎。

    渐渐地,男人禁闭的眼似乎给了真凉更大的勇气,她的愤怒暂且被压制下去,代之以其他情愫。

    虽然她说出了昏头昏脑的话有些后悔,但是,既然说出来了,她就得去把它给圆满掉呀,否则,岂不是让这个男人更加看不起,嘲笑她嘲笑得更为厉害?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