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穿越时空 > 探香丑妃

144:啃一口

    倒水的声音哗啦啦传来,稍微冷静下来的真凉突然意识到自己的任性与唐突。

    那日是他无情地拒绝了她,但是,他有拒绝的权利不是吗?她怎么能够因此怨恨他而将他当成发泄的对象,理直气壮地命令他做这做那呢?好像他真的亏欠她很多似的。

    其实,他除了不该屡次轻薄她之外,并不亏欠她的。

    在真凉的记忆中,除了眼前这个男人,她从来没有在其他男人面前这般不善隐忍,容易大发脾气,更没有在其他男人面前任性妄为。

    她也是很久之后才意识到,此刻的她不过是跟大多数女人一样,以暴躁的方式在向男人撒娇罢了。

    吃下去的药丸似乎逐渐在发挥效用,真凉感觉自己的力气虽然没有全然恢复,可却已经能够撑着手肘艰难地坐起,甚至手臂也能迟钝地活动活动。

    暗三以为真凉大概是想洗脸之类,是以一手端着一盆温水,一手拿着一块湿润的巾帕大步走了回来。

    只是,当他看见已经从棉被中坐起的真凉之时,拿水盆的手猛烈地颤了颤。

    这女人在干什么?这是在刻意沟引他么?

    棉被早就滑到了她的腰际,而她仿佛故意无视那对裸呈的香肩,任由它们袒露在那里,直直地映入他的眼帘之中,刺激着他的身与心。

    粉颈嫩肩,宛如新鲜剥皮的莲藕,水灵动人,尤其是,这女人正睁着一双湿润的美眸,满怀期待地望着他,甚至还紧咬着唇瓣,仿佛一刻也迫不及待,而那嫣红的唇瓣被她咬得一处红一处白,竟是分外诱人遐想,有一种诱人凑近狠狠啃上一口的强烈冲动。

    这个女人……哪怕脸上大部分的地方被面具遮盖,仍能散发出独特的姓感与魅力,让男人忍不住血液沸腾。

    暗三明明朝着自己走来,可走到距离床畔还有一步的时候,却停下来兀自发怔,因为他的眼里没有露出彩花银贼那种银邪贪婪的光芒,是以真凉便没有往那方面想他,而是不解地催促道,“喂,你还傻站着干什么?快拿给我呀!”

    暗三这才回过神来,立即上前一步,动作有些不自然地递上了湿润的巾帕。

    真凉一拿到巾帕,便不顾巾帕早已经变凉的冷冰,使劲地往自己的左肩上狠狠地擦拭,一遍又一遍,期间还要求暗三给她换了三次水,直至把肩膀擦得通红微微发疼,仍觉得不够。

    暗三除了心甘情愿地任由她差遣之外,呆呆地看着她的一举一动,她擦拭肩膀的动作幅度极大,以致于胸前波涛急速晃动,暗三一方面不想移开眼,一方面又觉得自己很是无-耻,人家姑娘不拘小节,根本没有引诱你的意思,你倒好,偏偏往那方面胡想?这样你跟刚才那个彩花银贼有何区别?

    与此同时,暗三对真凉不断擦拭肩膀的行为实在无法理解,眼看着这女人肩膀上的皮越来越薄、越来越红,好像即将被她给她擦破流血,才忍不住一把夺回了毛巾道,“擦那么多遍干什么?不痛么?”

    真凉这才清晰地感觉到肩膀火辣辣地发痛,也觉得差不多了,那中年男人留在她心里的恶心也差不多淡化了,便如实回答道,“太脏了,我想擦擦干净,谢谢你。”

    “太脏?”暗三细细咀嚼,这才猛然想起,方才那个彩花银贼的嘴准备吻向她裸呈的左肩,不过若是他没有看错,就是蜻蜓点水的一碰也是没有的,因为她及时喝住了,“他好像没吻到你吧?”

    真凉恶狠狠地瞪了按暗三一眼,“臭气喷到了!”

    暗三一怔,随即忍不住心里欢喜,看来这个女人比他想象得还要爱惜自己,联想到刚刚她让彩花银贼尖尸时那视死如归的眼神与口气,他就觉得既好笑又感动。

    这个小女人真是可爱得紧,让他心里的涟漪一阵又一阵地荡漾。

    不经意地,他想到曾经强行吻她摸她的那些亲密举动,禁不住问道,“以前我吻过你之后,你也是这么使劲地擦洗自己的身子的?”

    闻言,真凉的脸腾一下涨得通红,在她心里,那个彩花银贼如何能跟他比?彩花银贼并没有吻到她的身子,而他呢,她身上有哪里没有被他吻过?混账!她若是也像今日这般擦拭着,岂不是浑身都要蜕层皮?

    真凉恨恨地白了暗三一眼,故意媚声道,“三爷如何能跟他比呢?你们显然是不一样的。”

    这话说得很是中听,暗三正洋洋自得时,却又听真凉道,“一个是蠄兽,一个是衣冠蠄兽,一个一看上去就知道是混账,一个呢,看上去像个正人君子,实则却也是个混账。一个稍稍擦洗便能擦洗干净,一个无论如何擦洗都擦不干净,是以不如不擦洗了。”

    暗三有种瞬间被这个女人的话给噎死的感觉,不过,平心而论,她说得其实也没错,他确实对她做了许多情不自禁的过分之举,就是他自己每次想来,脸颊都会泛红,譬如这会儿,他的俊脸便泛红了,而且不幸被真凉发现了。

    真凉拉过一旁的外衫穿就,掸了掸自己已经不再裸呈的左肩,以戏谑的口吻道,“三爷的脸这是怎么了?大冷天的不会是发烧了吧?”

    暗三对上她玩味的眼眸,撇开眼没有吭声。

    这男人越是不吭声,真凉越是来劲,故意吃惊道,“呵,该不会是某男看到某女香肩外露,不小心动了暙心吧?”

    真凉只以为男人是因为想到他曾经对她做过的过分之举而不好意思,完全没想到自己也不小心说中了某些事实。

    暗三幽幽地看了真凉一眼,张了张嘴,却是什么话也没说出来,他知道她是看他不顺眼而随口取笑他,但是,他确实一见到她就动了暙心,他不是没本事否认,而是觉得否认起来没有意思。

    真凉根本不期待暗三会回答自己,像是自言自语地继续道,“三爷,我不过开个玩笑罢了,你别当真,三爷可能对别的女人动暙心,唯独不会对我有念想,是吧?”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