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穿越时空 > 探香丑妃

138:狗贼

    小影子在南宫羽的眼神示意下静悄悄地远避,真凉望着器宇轩昂的南宫羽,略微讶异道,“三王爷找我?”

    南宫羽欣喜雀跃的神情瞬间转为愧疚,在她面前举止严谨地双手一拱,像个豪迈的江湖侠客道,“兔儿,前日之事,我代母后向你致歉。”

    望着南宫羽那小心翼翼的紧张姿态,想是怕她因为太后而疏远掉他,真凉微微一笑道,“太后是太后,你是你,虽然你们有着不可分割的关联,但我还不至于会青白不分地因为她而生你气,是以代她致歉的事便免了吧。”

    前日之事,真凉早因南宫烈那些维护她的行为举止而释怀,虽然不可能因此对太后产生好感,但对太后的气早已经散掉了。

    对于厌恶之人,越是在乎,越容易受气,而越是不在乎,越不容易受气。

    不过,对于昨晚才获悉此事的南宫羽而言,愤懑的心绪一时实在难以平静,尤其是听到真凉这宽容大方的态度,相较于他母后知错不悔改的姿态,他的心一半是热,一半是凉,是以对前日之事仍旧耿耿于怀。

    “母后实在过分,枉我那般信任,她却出尔反尔欺负与你,甚至千方百计让人封闭消息,想要阻挠我知晓此事,实在是可气!兔儿,母后若是再敢找你麻烦,我便再也……”

    不等南宫羽说完,真凉便打断他道,“三王爷,不必这样,她毕竟是你母后,况且那日,我擅自剪掉你的头发、为你设计衣裳的事确实是有错在先。”

    虽然真凉没有当过母亲,但也可以感同身受地想象一番,两个儿子皆为一个女人跟自己唱反调,那感觉肯定很糟糕,是以真凉不愿意因为前日之事而再生事端。

    “若追根溯源,考虑不周的是我,有错的也我,是我不该不袒露自己的身份。”南宫羽一脸纠结道,“但是,到现在我也不后悔那日的决定,只是没想到会牵累到你,让你白白受了委屈与伤害。”

    继而,南宫羽望向真凉的膝盖道,“你的腿没事吧?”

    真凉笑着摇了摇头,“不过是跪一跪罢了,若是跪一跪就有事,这皇宫里得有多少人走不了路?”

    望着丝毫不与母后计较的真凉,南宫羽内心反而更为愧疚,盯着她还未完全愈合的唇瓣道,“我真想也在母后面前不吃不喝地跪上几个时辰,不,我练过武,底子比你好,理该加倍成几十个时辰才显公平。”

    真凉哑然失笑,这南宫羽真是孩子气,不过却实在可爱,跟太后完全不是同一种人,她完全相信,在这个假设上她只须稍微怂恿几句,南宫羽应该会真的在太后面前跪上十几个时辰。

    她实在是不敢想象,若是南宫羽在太后面前跪上十几个时辰,太后该有多心疼,定然是眼泪婆娑着,同时,对她更要恨到骨子里去。

    好在,真凉还是心存善念,只会在脑袋里想象一下太后的凄惨,而不会真的利用她的儿子去报复她。

    为了转移掉这个没有意义的话题,真凉笑盈盈地望着南宫羽一身正常的衣装,调侃道,“咦,今日你怎么没穿我送你的衣裳?是不是被太多人笑话,没脸穿了?”

    话虽如此,真凉心里明白,南宫羽就跟他那日所说的一般,从来都没有嫌弃过她为他设计的衣裳,也没有怪怨或后悔过她为他剪掉长发。

    一提到那身西装,南宫羽的俊脸上露出了既懊恼又愤恨的神情,并且用近乎咬牙切齿的口吻道,“兔儿,我实在对不住你。”

    真凉不解,“怎么?”

    南宫羽深深地呼吸一番,道,“那身珍贵的衣裳,不知道被哪个该死的狗贼给偷走了!”

    “啊?被偷走了?真的假的?”真凉极为诧异,“羽王府也会进小偷?”

    南宫羽摆出一副想否认却难以否认的惭愧神情,道,“是,虽然守卫森严……哎,倒还是第一次进小偷。”

    真凉忍笑道,“那小偷还偷了别的什么东西没有?”

    她以为,小偷一定是为了偷其他金银珠宝之类,那身西服定然是顺手牵羊顺走的。

    谁知,南宫羽却道,“除了那身衣裳,那狗贼没有偷其他的东西。”

    南宫羽心里清楚,那狗贼显然是直奔那身衣裳而去,否则,怎么会放着他房间里那么多价值连城的东西不碰不偷?实在是越想越可恨!

    真凉瞪大了眼睛,不由地更为诧异,“奇怪,那奇装异服也有人偷?偷去做什么呢?”

    南宫羽毫不感到奇怪,懊恼道,“定然是有人嫉妒本王穿得好看,偷回去自己试穿。”

    闻言,真凉“噗嗤”一笑,她认为,在这个异世,恐怕除了南宫羽,再没有人会欣赏她所设计的那身不正宗的西服了。

    不过,虽然真凉对于南宫羽的这番认定无法恭维,但为了报答他对西服的赏识之恩,还是安慰他道,“算了,别伤心了,改天我请铁叶她们再做一身送你可好?”

    “真的?”

    真凉瞪他一眼,“假的。”

    南宫羽面露一种能期待失而复得到的狂喜,“谢谢兔儿,什么时候做好了,派人来通知我一声,我立即进宫来取。”

    真凉点了点头,“好,没问题。”

    望着真凉方才走过来的方向,南宫羽凝眉问道,“方才我见你愁眉不展,是不是去九龙殿找皇兄,被他们赶出来了?兔儿,你别往心里去,进不去很正常,因为九龙殿从来都不准嫔妃进去,就是收拾伺候、打扫整理也一律是侍卫与太监的事,偶尔才会有几个老嬷嬷进去。”

    真凉撇了撇嘴,心中疑惑,却没有辩驳任何,按理南宫羽肯定不会欺骗她,可是方才在九龙殿,她明明对着南宫烈跟前跟后地几乎走遍了呀?

    南宫羽见真凉闷声不语,以为她还在为见不到皇兄而伤神,是以自告奋勇道,“要不我带你过去,你先躲起来,待皇兄出来了,你再跳出来吓他一跳?”

    这主意出的……实在是幼稚得高!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