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穿越时空 > 探香丑妃

132:放我下来

    虽然与太后几乎面对面,但南宫烈却没有朝她看去,深邃的眸光只定定地落在真凉的身上,冷冷道,“敢问母后,朕为何不能带走朕的皇妃?”

    这话问得太后几欲噎住,仿佛明摆着在斥责她管辖了不该管辖之人。

    太后定了定心神,理直气壮道,“凉妃对哀家不敬,哀家不过是让她稍跪一会儿而已,皇上犯得着这般动怒么?”

    真凉浑身无力地朝着太后白了一眼,她这几个时辰跪下来也能称为稍跪?分明是长跪不起好不好?

    南宫烈抱着真凉朝着门口走去,直接越过太后,直至站到太后的背后,这才停住脚步,以一种背对背的姿态启口道,“皇弟两日前已向母后求过情放过凉妃,母后既已亲口答应,怎么才过两日,就如此出尔反尔?”

    因为真凉在场,南宫烈刻意没有提自己也替真凉向太后求情的事,一来,他觉得他的作用对太后而言并不大,二来,他并不想让真凉知道他对她的半点关心。

    南宫烈避己不谈的行为并没有使太后感到奇怪,因为在她的心里,确实跟南宫烈所想的一样,小儿子南宫羽的话才能真正起作用。

    只是这一次,她这两个儿子同时为一个女人向她求情,她嘴上虽然答应了,可行动上并没有答应,也就是说,她食言了。

    “母后,鉴于你只是让凉妃不吃不喝地罚跪,朕就当委屈了凉妃,不跟你作计较,但是,类似的事,尤其是发生在凉妃身上的事,朕希望以后都不要再发生。”

    南宫烈这些话冷冽如冰,铿锵有力,没有人敢在他说话的时候朝着他看去,只是真凉清楚地看到了他的面部神情,那是一张阴鸷到没有一个部位没有被隐忍的怒气所侵蚀的脸庞,虽然仍旧不改俊逸,却让见者内心生寒、颤抖不已。

    “……”南宫烈当着那么多奴才的面指责自己的不是,太后气得张大嘴,却是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这个儿子虽然对她有诸多不满,可无论是在人前还是在人后,皆从未这般言辞犀利、态度冷硬地待过她,而她的面子第一次在人前丢尽,罪魁祸首竟是那个该被千刀万剐的丑女!

    南宫烈抱着真凉稳步下了大殿的台阶,一步一步地仍旧没有回头,声音却又沉又冷地响起道,“母后惩罚凉妃之前怎么不事先想想,皇弟若是知晓这件事,会有如何的反应?依照他的性子,他对母后,会跟朕一样,只是说几句话而已么?”

    “……”太后好不容易闭上的嘴顷刻又张得极大,但还是什么话也说不出来。

    太后心中的愤懑与不甘暂且搁下,脑袋里盘旋的全是小儿子南宫羽那正直不阿的俊逸脸庞,皇上这话说得着实没错,若是南宫羽知晓这件事,一定会对她这个母后极其失望,言辞恐怕比皇上还要激烈,甚至会做出什么偏激的行为,譬如,以后进宫的次数会越来越少,甚至即便是进宫了也故意不来看她……

    虽然对凉妃的厌恶与痛恨因此更加深重,但是,太后对今日的行为,还是涌起了相当大的悔意,她应该狠狠地惩罚凉妃,但是,不应该惩罚得这般直接,弄得人尽皆知不说,更有可能伤害了儿子的心,真是吃力不讨好的一件错事。

    慈宁宫外,除了恢复欢快的真奇,没有人敢紧跟着南宫烈前行,因为谁也没脸去打扰皇上与凉妃堂而皇之地在光天化日之下的亲近!

    对于那些长居宫中的人而言,他们这绝对是第一次看到皇上与他的女人在白天如此贴近!

    在这之前,皇上与后宫的女人,从来没有在人前表现过亲密的举止,哪怕是简单的牵手、依偎、搂抱之类。

    众人皆以为,这不过是皇上性情内敛的缘故,不愿意在人前与女人表现亲昵,影响他冷峻孤傲的做派,就是晚上,也必须熄灯不准交谈,是以谁也没有想到,或者说万万没有想到,皇上会改变长久以来的习惯,并且,第一个让皇上改变性情特殊对待的女人,居然是新进宫不久的丑女!

    真凉微微闭着眼,安安静静地躺在南宫烈宽厚的怀抱之中,每当他的脚步略有变化的时候,她都会皱起眉头忍痛,可渐渐地,她发现南宫烈颀长的身躯依旧挺拔,只是脚步变化的幅度越来越小,是以,从膝盖传来的疼痛也越来越少、越来越小。

    缓缓睁开眼睛,真凉朝着南宫烈感激地看去,眸光直接而坦率,只是,南宫烈明明能轻易地感受到她的眸光,却目视着前方没有低头回看她哪怕一眼。

    真凉眨了眨眼,盯着南宫烈如雕刻过般的精致下巴,心中不由地慨叹,这男人岂不是此地无银三百两么?他明明有心细的一面,却故意不想让她知道,可惜,她已经感受到了,他为了使她膝盖少受一些苦,是以非但步伐越来越稳健,而且,抱着她的手臂尽量保持一动不动。

    微微地抿了抿干-涩的唇,真凉侧过脸朝着外边望去,想到南宫烈在慈宁宫对太后所说的话,冰冷了半天的心觉得很是温暖,这还真是第一次,在他说着特别难听的话的时候,她听起来却觉得极为动听爽快。

    方才她的脸紧贴着他的胸膛,是以能够清晰地感受到他隐忍的愤怒以及对她诚心的维护,虽然他应该是因为她的爹娘而护着她,但是,在她孤单与痛楚的时候,他像是一阵解救她的风及时地出现了,并且勇敢地将她带离了那个她很有可能会任性闯祸的地方。

    真是不敢想象,若是南宫烈没有到来,若是一个时辰过去,膝盖已经跪伤的她究竟能不能扶着墙离开慈宁宫,究竟又会惹得太后如何得看她不顺眼,甚至带给她更大的惩罚……

    她不得不承认,正是由于他的降临,避免了她冲动不讲礼节地无视太后的权威而任性离去,避免了她与太后直接产生冲突,避免了她的膝盖伤得更重……

    正是由于他的降临,让她突然领悟到,在这个皇宫,除了琼玉宫那些对她忠心耿耿的人,还有一个更强大的人能够保护她,使得她免于被伤害或迫害。

    也正是由于他的降临,让她意外地发现,南宫烈并不是那种愚孝之人,他与太后的关系,并没有南宫羽跟太后的关系那般亲近和谐。

    不经意地望到路边那大片大片诱人的积雪,真凉干涸的嘴唇不由地更加干涸,喉咙里就像是突然冒起了黑烟,仿佛若是再不立即补充水分,她就要被口腔里的火烧渴而亡。

    对于实在是难以忍受之事,真凉只能厚着脸皮选择不再忍受,望着南宫烈坚毅的下巴,轻声道,“皇上,麻烦放我下来。”

    抿唇的幅度极小,她只是感到嘴唇干涸,可一开口说了这么一句,大概是被南宫烈抱着在外面风吹日晒的缘故,早就丧失血色的嘴唇随着她过大的动作而蠕动,几条血丝毫不客气地从她干裂的唇瓣上绽开,即便她看不到,也能感受到那场景的残酷与惊心。

    南宫烈一俯首,看到的便是真凉的嘴唇绽开血丝的刹那,立时,他的喉咙一紧,双臂一僵,心中沉闷得不行。

    很多人说他狠辣无情,他以为他这是遗传自母后,可今日,他却觉得,他的狠辣远远及不上母后。

    望着那几条血丝越越绽越大,南宫烈心中竟生出一个奇怪的念头与冲动,想要用他的口水去直接滋润她那双凄惨无比的唇瓣,给她水分,给她温暖,直至血丝愈合、唇瓣恢复往日的柔嫩嫣红,这才松开。

    但这样的念头也就一闪即逝,南宫烈自觉这个念头实在是难以启齿,俊脸微僵地撇开眼,满嘴不屑地对着真凉道,“你这个样子走得了么?”

    别说走了,就是站一站,恐怕也是站不住的。

    南宫烈实在是不擅长表达对女人的关心,是以这话听在真凉的耳朵里,明明就是在嘲讽她没用,仿佛在施舍他对她的怜悯。

    屈辱上心,真凉对南宫烈的排斥感立即恢复甚至更甚,方才对他的感激顷刻荡然无存,不顾唇瓣撕扯的疼痛,咬牙道,“放我下来!放我下来!”

    南宫烈不依不顺,真凉便恶狠狠地瞪着他,嘴里不断地重复这四个字,对于干渴至极的人而言,所有能解渴的东西都能够暂时战胜一切虚浮,而她也不可能忍受哪怕片刻的时间到琼玉宫再喝水。

    当然,真凉不会傻到在南宫烈的怀里拼命挣扎,就是微微地挣扎,她都没有使出,因为她不会拿自己已经疼痛不已的膝盖开玩笑,是以,只能小小地牺牲一下已经裂开的嘴唇了。

    眼看着真凉的唇瓣像是要被血丝蔓延直至渗出鲜血全部染红,南宫烈实在是不知她为何这般坚持着下地,只当是她极度厌恶他抱着她,心中的恼怒不由地愈来愈多,但最终还是在血丝的强烈刺激下,俯身将她轻轻放下。

    说是放下,其实不是简单地一下,而是南宫烈估摸着真凉双足已经着力在地的时候,这才颇为不放心地松开她的身子。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