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穿越时空 > 探香丑妃

125:绿帽子

    当南宫羽跟着真凉进了琼玉宫的事传到耳中时,南宫烈无所谓地摆了摆手,他这个皇弟向来喜欢奇闻异事,眼高于顶的皇兄竟娶丑女为妃,甚至夜夜独宠,他若不亲自去探个究竟、看个新鲜那便不是南宫羽了。

    南宫烈只想着南宫羽的勃勃兴致,完全忽略了真凉的能耐,是以当他听说南宫羽走出琼玉宫就像是换了一个人之后,他便震惊地从坐着的椅子上直接站了起来!

    除了惊诧,心里莫名地很不舒服,像是某个地方被气堵塞了一般。

    据可靠消息,南宫羽的长发被剪掉了,变得极短极短,甚至还换了一身从未被人见过的奇装异服,明明是大冷天,他却只穿着那一身明显不能御寒的新衣裳,而且,他的脸上还挂着心满意足的笑容,甚至不断地抓住碰见的人一脸执着与认真地问,“本王是不是比以前更俊了?”

    之后,跑去打听细节的小太监回来,战战兢兢地禀告,说已经万分确定让三王爷改换新颜的主谋便是凉妃无疑,什么凉妃亲自给三王爷剪的发,凉妃亲自设计的衣裳,甚至金翅湖边还有凉妃亲自堆的三王爷作为证据……

    那个该死的女人究竟想干什么?进宫以来她极为安分,从不去招惹是非,他正放下心来不久,她却开始惹出大事,顽劣的性子实在隐藏得够深,他若不去亲自教训她一番,倒显得他这个皇上不称职了。

    南宫烈心里窝着大片的火光,不让任何人跟随,阴沉着脸离开了御书房,他是认定了真凉在胡作非为,把他那个心思单纯的皇弟给欺负了,更可气的是,他那皇弟居然还不知自己被欺负了,竟还能高兴成那般傻样?

    是以,他自然要去亲自瞧瞧,那女人整人的手法有多高超,而他那皇弟有多傻气天真!

    这两人,他都得好好教训一顿才是。

    只是,当他远远地看见两人像是重逢的故人那般有说有笑时,有一瞬间,在他心里冒出了一个连他自己都控制不了的认定,他觉得所有人的认可都错了,包括他自己!

    两人清透的眼神极为类似,显得既单纯又真诚,并没有顽劣与耍弄,更没有痴傻与愚笨。

    南宫羽最为震撼人的地方应该是那一头清爽利落的短发,而裹在裘皮大衣里的装束虽然奇怪,却也新鲜有趣,至少不让人反感排斥,不知那个明明已经失忆的女人怎么会想出这种鬼点子出来?

    莫名地,南宫烈想到了闻萱舞,突然便明白了南宫羽甘愿变成这副模样的原因。

    南宫羽虽然单纯善良,却并不痴傻,更不是个可以任人宰割好愚弄之人,即便尉迟真凉绞尽脑汁想要剪掉他的长发、替他换上奇装,若是他不愿意,就是再求再骗也没什么用处。

    显然,他们这是一个愿打一个愿挨,想必是南宫羽受到了闻萱舞的刺激,心甘情愿想要改换新颜。

    正当南宫烈改变了对真凉的看法,决定既往不咎的时候,他的眼神猛地一黯,刚刚舒缓的俊脸即刻又布满了阴霾。

    因为他看见真凉走近了南宫羽,朝着他踮起了脚尖,而南宫羽的唇似乎已经碰着了真凉的额头!

    在他皇宫之内,在他的眼皮子底下,他们两个光天化日之下想干什么?

    他还从来都不知道,这个依靠面具遮掩丑容的女人,对男人一个一个地都会这么有吸引力,甚至胆子敢大到天上去,竟敢在他的皇宫里染指其他男人!

    这种感觉恶劣又糟糕,南宫烈觉得自己的脸就像是被真凉给狠狠地毫不留情地抽了一大鞭子。

    他的双脚不自觉地大步朝着两人走去。

    走到一半时,他突然停住了脚步,莫名觉得打扰那般美好如画的情景是件残忍之事,可这种念头也就一闪即逝,他随即便果断地告慰自己,眼前的人一个是他疼爱的皇弟,一个是他新纳的妃子,根本就不能这般暧-昧地靠在一起!

    这一男一女显然太过放肆,没把他这个皇上放在眼里!

    南宫烈重新朝着两人跨出了坚定的步伐,待接近之时,这才看清,二人暧-昧凑近不是亲吻,而是真凉在给南宫羽的勃颈处整理他那崭新的装束。

    但是,男女毕竟有别,她更不是什么未出阁的黄花闺女,她是他的妃子,是他的女人,如何能跟其他男人举止这般亲密?

    南宫烈原先对南宫羽是完全没有气性的,可这会儿也为他轻佻不识大体的举止充满了凛然的怒气。

    在他看来,他这个皇弟再不羁世俗,再倣荡不羁,也该顾忌他这个皇兄的脸面!

    在他的记忆中,南宫羽从来不跟他的女人有三步之内的接触,可今日,南宫羽却跟他的女人,跟一个丑妃这般亲密,亲密到无所顾忌。

    南宫羽含笑望着真凉的温柔眼神严重刺激到了南宫烈,而看似亲密倚靠的两人至始至终都没发觉他的靠近,更别提有没有听见他没有刻意放轻的脚步声。

    是以,南宫烈最擅长的隐忍力濒临崩溃的边缘。

    不过,南宫烈却愣是沉得住气,愣是迟迟地没有发出一点声响,他在等,等这两个行为放肆的人什么时候看见自己?

    还是疯够了的真奇率先发现了他,对着他“呜嗷”一声像是打了招呼,可南宫烈却觉得,真奇对他哪有什么友好之气意,那眼神、那气势分明都充满了对他的无限嘲讽,嘲讽他被自己的女人戴了一顶大大的绿帽子。

    “有没有舒服一些?”待将南宫羽的领带整顿满意,真凉暗吁了一口气,收回手的同时,脚跟着地,自然而然地往后退了一步。

    “恩,不勒了,多谢。”

    真凉正准备展开笑颜,不经意地一侧首,突然看见南宫烈像座冰雕似的站在一旁,着实被他又冷又凶的模样吓了一跳。

    “皇上?”

    南宫羽闻言,朝着身侧望去,显然对于南宫烈的突然出现也很是诧异。

    不过,也就诧异一会儿的功夫,南宫羽俊脸上便露出若往常那般,多日未见他之后那极为高兴的神情。

    南宫烈心头的恨意蔓延,这两人,明明做了对不住他的事,可是,当被他当场抓包的时候,脸上居然没有一丝一毫羞愧的神情,仿佛方才两人那般暧-昧亲近的举止,是一件理所当然的事。

    虽然真凉的脸上露出被惊吓到的神情,可南宫烈却甚不满意,因为她的脸上毫无被当场捉尖后的窘迫与羞愧。

    此时此刻,南宫烈气真凉的不守妇道,也气南宫羽的不知礼数,当然,两人比较起来,他更气的自然是真凉,他认为,一定是真凉主动招惹到了南宫羽,否则,事情不会变成眼前这副样子。

    南宫羽想是早就习惯了南宫烈这种冷冽的神情,像个急于跟家人炫耀的孩子一般,高高兴兴地将裘皮大衣扯得更开,露出全身的西装,紧盯着南宫烈的凤眸,满脸期待地问道,“皇兄,好看么?”

    与此同时,南宫羽还招风地把头仰了一仰,甩了甩那一头根本就甩不起多大浪花的短发。

    南宫烈眼神幽黯,心中暗忖,南宫羽须下多大的狠心,才能任由真凉将他这原本宝贝的漆黑长发给剪去?莫非他是想用这种斩断青丝的方式,斩断他执拗了多年的情丝?

    平心而论,南宫羽的短发虽然看起来极为怪异,但却并非不好看。

    对南宫羽,南宫烈从来不会吝啬该有的辞藻,虽然对他有气,但还是大方地从齿缝里挤出两个字道,“不错。”

    “我就知道,皇兄眼光独特,会赞同我,欣赏我的。”南宫羽一脸欣喜地朝着真凉眨了眨眼,仿佛在说,你瞧,皇兄也肯定了你的手艺!你说你厉害不厉害?

    真凉才不认为南宫烈说的是真心话呢,但还是朝着南宫羽回应地眨了一下眼,以此表示能得到皇上的赞赏,她也很是开心。

    这两人互相偷偷地眨眼都以为南宫烈不会看见,哪里知道南宫烈非但看见了,还觉得他们互相眨眼根本就是暗送秋波、眉目传情!

    南宫烈觉得胸腔里仿佛有着冲天的怒火在燃烧。

    “皇兄哪天若有兴致,可以让凉妃试着也打扮成这副模样!皇兄,不是臣弟自夸,这感觉实在太好,像是重生了一般。”南宫羽欣赏自己的同时,竟还不忘替真凉拉客,“不过,皇兄毕竟是一国之君,头发可不能剪,若不然,可得整天戴帽子上朝了,呵呵。”

    “咳咳……咳咳……”真凉瞪了南宫羽一眼,觉得他这“拉客”实在是拉错了对象,先不论南宫烈西装革履的模样好不好看,就从他的态度上而言,他肯定是不会愿意,也接受不了这种事情的。

    也就是说,真凉以为他是个老古董,不够开明,接受新事物的能力很差。

    但是,因为南宫羽这番话,真凉还是自然而然地想象了一下南宫烈剪掉长发、穿上西装、系上领带、穿上皮鞋之后的形象,定然是个冷冽的酷哥,那色相恐怕比南宫羽还要杀人于无形。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