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穿越时空 > 探香丑妃

121:如厕

    想到第一次去慈宁宫见太后的情景,真凉这次特意不让真奇跟着,一路不时地回头,果然没见真奇的身影,便逐渐放下心来。

    只是,当她走到慈宁宫门外的时候,猛地回头一看,便将偷偷跟着她的真奇逮了个正着。

    真奇仿佛看得懂她不悦的眼神,见她怒目瞪着自己,呷了呷嘴,尔后又转了个身背着她,可却没有离开回去琼玉宫的意思。

    走到真奇身边,真凉故意凶巴巴道,“真奇,就在这里等我,不许跟进来,否则,明日我就把你送人,知道了吗?”

    被自己的主人这般威胁,真奇不满地轻轻“呜嗷”一声,背对着真凉摆出一副想看她却不敢看的架势,那可怜的模样惹得真凉险些破功大笑。

    真奇终究不是懂事的人,为了怕它再次跟进慈宁宫惹太后不快而遭不测,真凉索性让金叶看着真奇。

    如今金叶虽然不怕真奇了,可是,却毫无信心看住它。

    于是,金叶愁眉苦脸道,“娘娘,真奇若是不听话怎么办?”

    真凉自然明白金叶的意思,想了想,指着金叶腰间系着的腰带道,“解下来。”

    金叶今日穿着的宫女装自带收腰的功能,腰间系着的带子只起到了装饰的作用,取下来也无妨。

    待金叶乖乖地将解下来的带子交到真凉手里,真凉蹲下了身子,朝着真奇狡黠一笑,“真奇,乖乖地陪着金叶,否则,从今往后,我都用这带子把你绑着如何?”

    真奇不知是被她狡猾的眼神吓到,还是真的能听懂她的话,四只脚不由地往后退了退,双眼则颤了颤。

    “想跑?晚了。”真凉一把抱过真奇的头,将带子拴在它的脖颈,不会紧到它窒息,却也不会松到它脫逃。

    系好之后,真凉将带子的一头交给金叶,“这样应该看得住了吧?”

    金叶略微放心地点了点头,“嗯。”

    真凉摸了摸真奇的头,轻声道,“真奇,我这也是为了你好,你要听金叶的话。”

    这一次,真奇好像是生气了,既没有表现出害怕的模样,也没有表现出讨好乖巧的模样,而是狠狠地给了真凉一个白眼。

    真凉轻轻拍了拍真奇的头,跟铁叶一起朝着慈宁宫走去。

    虽然真奇比一般狗还要通达人性,聪明,敏捷,可深处危机四伏的深宫,真凉觉得还是要多加小心,尽量避免损失,既然太后那般厌恶真奇,她便决不能再让真奇出现在慈宁宫,招惹是非不说,还有可能带来杀身之祸。

    待真凉的身影消失之后,真奇的眼神逐渐收回,慢慢地落在金叶的身上。

    金叶被真奇这寒森森的眸光看得越来越慌,低着头拽紧了手里的带子道,“真奇,你别这样看着我,娘娘真的是为了你好,等娘娘出来,我就松开你,好吗?”

    真奇瞪着金叶的眼神保持不变,似乎想用这种方法瞪到她妥协为止。

    同时,真奇的身子开始挣扎,想要挣脫掉脖子上的衣带。

    真凉进去慈宁宫的时间没多久,真奇便这样挣扎起来,金叶暗道不好,生怕真奇冲进慈宁宫惹事,情急之下,金叶不管三七二十一,竟朝着真奇扑上去,一把将它抱在了怀里。

    抱紧的刹那,真奇像是被金叶给吓到了,一动不动。

    继而,真奇像是反应过来,在金叶的怀里拼命挣扎。

    只可惜,金叶已经拿出来视死如归的勇气,真奇越是挣扎,她反而将真奇抱得越紧。

    渐渐地,真奇像是氧气不足使得,在一阵不爽的呜咽声之后,逐渐安静下来。

    它的眼睛依旧大睁着,可神情却不如方才那般凶狠,反倒显得有些呆滞。

    真凉原以为入殿之后便会看见太后,谁知,太后身旁的薛公公却奉上茶水道,“凉妃娘娘请稍等,红娟正在为太后娘娘揉肩,一会儿就好。”

    可待真凉一杯茶下肚,太后却仍没有出来的迹象,不知不觉半个多时辰等过去,太后还是声息全无,真凉禁不住想问一声薛公公,这太后究竟有几个肩膀?

    太后身为长辈,真凉也不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催促,只能按捺住燥火的性子乖乖等着。

    候在一旁的薛公公几次对上她询问的眼,但笑不语,无半点解释,更无去催促一番的意思。

    真凉寻思着,太后这是故意给她难堪吧?

    人之耐性可有可无、可多可少,却应奉献给值得给予之人,待真凉觉得自己对太后的耐性已经耗尽并且已属超支,便猛地站起身,一声不吭地朝着殿外走去。

    “凉妃娘娘——”铁叶与薛公公目瞪口呆,谁都知道太后这是故意摆架子,可凉妃娘娘除了死等下去,也万不该是这般反应,这宫里头的娘娘,谁不甘心情愿地受些太后的气?越是承得住气,太后只能越对谁满意,凉妃娘娘这般反应,无疑是对自己不利的。

    真凉回头扫了铁叶一眼,故意无视薛公公的存在,捂着腹部皱眉道,“本宫肚子疼,如厕一下。”

    她不是没规矩,也不是不敬重长辈,而实在是——人有三急,谁能拦阻?

    她也不会去慈宁宫如厕,而是准备慢悠悠地踱回琼玉宫,如厕个半个时辰回来,那时,太后的肩若还没揉好,那她肯定得出主意让薛公公去请太医来给她治一治了。

    如此打着算盘,真凉的脚正准备跨出门槛去,太后阴沉的声音便从身后不远处传来,“怎么,凉妃这是在怀疑慈宁宫的茶水不干净?”

    不得不说,太后这是故意的,早不出来晚不出来,偏偏趁着她准备跟她礼尚往来的时候出来,显然是不想让她小计谋得逞,真真是居心叵测、奸诈至极。

    真凉不由地觉得好笑,这老妖婆,早知激将法对其有效,她一杯茶下肚,就可以喊肚子疼要如厕了。

    “呵呵,”真凉无奈地转过身,缓缓跪下行礼。

    “平身。”

    这一次,真凉实在是没想到太后会这么快让自己起来,还一脸假惺惺地,似笑非笑地看着自己道,“凉妃去如厕吧,哀家等你。”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