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穿越时空 > 探香丑妃

114:如意郎君

    只有银叶看到了真凉眼睛里藏着的狡黠之意,不动声色地问道,“娘娘,不如你来说说比赛规则?”

    真凉附身抓起一把雪,在手心里捏成雪球,朝着如镜般的湖面投掷过去,待雪球不见影踪时,这才笑道,“我们不随便堆雪人,也不比谁堆得快,我们要比谁堆得传神!”

    “不随便堆雪人?”金叶疑惑道,“娘娘,那我们堆什么呢?是堆小孩还是大人?”

    铜叶也问道,“娘娘,如何个传神法,说来听听?”

    银叶与铁叶也是面露不解,不太明白真凉的意思。

    真凉眼珠子骨碌一转,道,“我们各自来堆一个如意郎君,好不好?”

    “如意郎君?”金银铜铁异口同声,显然是被真凉这主意给惊诧到了。

    除了银叶没有说话,其余三个丫头再次异口同声道,“娘娘,我没有如意郎君。”

    “怎么会没有?”真凉没有注意到银叶脸色的异常,盯着其他三个道,“难道你们不喜欢男人,喜欢女人?”

    三个丫头被真凉再次给惊诧到,齐齐摇头。

    “哈,你们还是喜欢男人的,对吧?”真凉得意地问。

    三个丫头点头也不是,不点头也不是,最后个个涨红了俏脸蛋。

    “所谓如意郎君,跟意中人有所区别,后者是实际存在的、你所见过的一个男人,而如意郎君,你不一定见过,也不一定存在,只是你想象而出的一个男人,一个你心中最想嫁的那种男人,包括他的外貌与品性等等。”真凉耐心地给几个丫头解释,“明白了吗?”

    这时,银叶笑着道,“娘娘,如意郎君是不是跟梦中情郎差不多?”

    真凉想了想,认可道,“嗯,差不多,如意郎君,好比你梦想中最适合你的那个男人。是以,除非你们对异性没有渴求,否则,你们在情窦初开的年岁,就应该会有心中的如意郎君。对不对?”

    几个丫头陆陆续续地明白了如意郎君的涵义,除了银叶爽快地说她有如意郎君,其他三个皆扭扭捏捏地微微点了点头。

    “好,现在我们每人占据一个地盘,各自开始堆起自己的如意郎君,在所有人堆完前,不许偷-看其他人的雪人,除非征得对方的同意。等大家都堆完之后,我们一起来评判评判,看看谁堆的雪人最传神,而且,跟堆雪人者最有夫妻相。”

    话落,真凉见几个丫头似乎还有些羞怯的扭捏,想了想道,“排名最后的人得吃下三碗雪,大家加油哦。”

    闻言,几个丫头的脸色从羞怯转为紧张,面面相觑之后,赶紧挑选有利于自己的地盘,热火朝天地折腾起来。

    最终,真凉与银叶隔着一棵树的位置各自选定两边的位置,其他三个丫头则隔着另一棵树的三个方向选定了位置,并且,每人必须在各自雪人的落脚地之后去集雪,而不能超越一定的界限,以免看到他人的雪人正面。

    彼此间能看的,最多只是他人所堆的雪人的背面而已。

    真凉在集雪的时候,观察四个丫头的神情,发现除了银叶之外,其他四个丫头的脸上都带着快乐的笑容,彼此还不忘嬉笑。

    只有银叶表现得最为专注,脸上没有任何笑容,却显得异常宁静与认真,她手下的雪人,虽然还未成型,却已经无端端地透露出一种神秘之感,真凉很是好奇银叶心中的如意郎君究竟是何模样。

    想到银叶悲惨的身世,真凉心中难过的同时,猜测着,或许银叶心中的如意郎君是真实存在的,而金叶三人,不用猜也能看得出来,她们的如意郎君肯定是虚构出来的。

    银叶偶一抬头,发现真凉呆呆地看着自己堆的雪人底盘,又看了看真凉脚前一塌糊涂的积雪,平静的脸挤出一抹淡淡的微笑,“娘娘,再不动手可要吃下三碗雪了。”

    “你想得美。”这是一场公平竞争,没有人会谦让自己,真凉自然明白,若是不想吃雪,必须将如意郎君堆得尽善尽美才行。

    望着银叶动作卖力地将雪一下又一下地拍得紧实,真凉赶紧蹲下了身子将就近的雪聚拢压实。

    在这五人当中,真凉觉得,最不会输的人一定是铁叶,她是裁缝出身,无论在技术上,还是在设计上,应该都会比一般人更胜一筹。

    有时候,经验便是毫无经验者的天敌。

    不过,真凉也相信,付诸爱的灵魂也能成为经验的天敌。

    就像有些人所说的那样,若是在炒菜的时候倾注出对品菜之人的感情,所炒出来的菜往往滋味甚美,因为菜肴里蕴藏着炒菜者的爱心,这是没有感情的菜肴永远比不过的,堪称天下无敌。

    只是,她若是能在雪人上付诸爱意,难道别人就不会?金叶她们三个她不确定,至少她能确定,银叶在雪人身上付诸的爱意肯定能比她所能付诸得多,否则,银叶不会那般专注严谨地堆雪人,专注严谨到忽略了露出微笑。

    半个时辰之后,真凉望了望其余几人所堆的雪人,那些雪人跟她一样,因为追求如意郎君的身高高度,是以还处于最原始的模型当中,尚未产生具体的细节化的形状。

    莫名地,真凉想到自己所处的环境,突然生出一种极大的危机感。

    若是比胡乱堆砌的速度,或许她不会输,可她一开始便讲明了,这次堆雪人不比速度,比的是传神度。

    论设计与技术,真凉自觉比不上裁缝出身的铁叶,而论对古代男人的熟悉度,她更是比不上所有人。

    在这个古代,她见过的男人屈指可数,无论从数量上而言,还是从质量上而言,她都算是较弱的一方,而凭对古代男人的了解,无论是发型还是服饰,她更是弱上加弱了。

    难道,最终的结果会被银叶戏谑说中,她将吃下三碗雪?

    真凉明白,若要在比赛中胜出,绝对不能拿出自己的弱项,否则,未比已定输局,只有拿出自己的强项,或者有所创新,才能在平凡中脱颖而出。

    如意郎君啊如意郎君,真凉不禁在内心感慨,在这个古代,她哪有如意郎君呢?

    她的如意郎君其实只是在现代,那个叫作方霖的男人……

    现代?方霖?

    真凉的灵感突然就来了,有了属于自己的创意。

    既然堆古代男人是她的弱项,那她便堆一个短发的、西装革履的方霖好了。

    现代人的发型与服饰都比古人要简单得多,可风采与气质却不一定会输给古人。

    主意拿定之后,真凉唯剩一点担心了,那便是,若是她塑造脸型的技术太差,将方霖塑造得不像方霖怎么办?

    但很快,真凉就找到了安抚自己的法子,若是雪人不像方霖,那也是一个独特的短发帅哥,身着西装,脖系领带,帅气到一塌糊涂。

    银叶堆得累的时候,会叉腰休息一会儿,看几眼真凉所堆雪人的背影,待真凉在修饰雪人的脸型时,银叶不解道,“娘娘,你的如意郎君怎么没有头发?”

    “你懂什么?”真凉黑脸,这怎么是没有头发呢,明明是短发好不好?只不过,银叶站在雪人背后,看不到雪人的正面脸上那飘逸的碎发刘海。

    银叶望着真凉那自信满满的样子,又望着不远处三个忙忙碌碌的姐妹,心里莫名发虚,有一种最后一名的不安。

    同时,银叶很是好奇真凉心中的如意郎君究竟是何模样?若不是闻争鸣,难道还能长得比皇上还俊逸么?

    又过了半个时辰之后,真凉终于完成了属于自己的雪人,虽然跟真正的方霖还有差距,但在身高、胖瘦、神态上还是很相似的,真凉越看越满意,不由地咧嘴笑了起来。

    欣赏完自己堆的雪人,真凉将眸光投向银叶,显然,银叶也完成了雪人的堆砌与修缮,只是,跟真凉不一样,银叶的脸上没有丝毫笑容,而是紧蹙着眉头,一动不动地凝视着面前雪人的脸,好似有什么不满意的地方,却苦于修缮不出。

    真凉清了清嗓子,引起了银叶注意之后,笑道,“她们三个好像还没完成,要不,我们先互相交换看看?”

    银叶的脸上逐渐露出了轻松的微笑,点了点头,“好啊。”

    征得了对方的同意,两人很快便交换了位置,站在了对方的雪人之前,对方所堆砌的雪人模样,尽收眼底。

    真凉望着银叶所堆砌的雪人,心里颇为洋洋得意,暗忖着今日那三碗雪她肯定是不用吃了,而银叶,恐怕很有可能吃呢。

    两人所堆砌的男人身高差不多,身段皆是极好,并且气质不凡,但真凉觉得自己胜过银叶最大的一点不是标新立异的短发与服饰,而是雪人的眉目非常清晰,鼻子是鼻子,眼睛是眼睛,嘴巴是嘴巴,跟真实的没有多大差距,让人一看便知她所喜欢的男人是何种模样与类型。

    银叶所堆砌的雪人,一眼看过去确实气宇轩昂,但仔细一看,恐怕人任何人都看不分明她的如意郎君究竟有一张怎样的脸庞。

    她堆砌的雪人,脸型漂亮,但上面的五官,譬如眼睛、鼻子、嘴巴都有该有的凹陷与凸起,却没有具体清晰的形状,也就是说,眉目是完全模糊的,给人一种朦胧之美,毫无细节之清,神在而形不在。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