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穿越时空 > 探香丑妃

107:替侍(6)

    须臾之后,银叶满心的兴奋逐渐收敛,虽然遗憾皇上并不是她一直在寻找的人,却谨记着自己的使命,督促自己投入到新一轮的欢爱之中。

    除了心与心无法融合,她与男人已经完全融合,有身的融合,也有吻的融合……

    虽然仍旧不够完美,在某种程度上而言,已经很是完美,因为这世上,并不是随便两具男与女的身子都能如此契合的。

    这一次的奋战,许是加入了吻的因素,投入的两人比之之前,皆要激烈疯狂,仿佛除了心,谁都愿意付出全部去享受。

    熟悉的欢爱声再度袭来,真凉在嗔目结舌之后,只能认命地继续等待。

    时间持续得实在太长,噪音又实在是太大,真凉的头开始觉得微微作疼,只能伸出双手轻轻地按摩着太阳穴。

    她越来越疑惑,难道她算错了时辰,二更其实根本未到?

    当床榻顽强无比地晃动了千百次之后,真凉终于确定,二更早就过去,可传说中必将离开的男人还没离开。

    究竟是银叶功力深厚,且男人兽性大发、尚未尽兴?还是真姨娘连两人欢爱到什么时辰,也有所要求?

    真凉愁眉苦脸地看着根本看不见的前方,头痛脑胀得厉害。

    想堵堵不尽声音,想睡睡不踏实。

    疲惫,躁热,烦闷,痛苦,后悔……

    若是可以重新选择,她肯定不会躲到床底。

    对她而言,无尽的声音折磨没完没了,上面两个人是爱疯了,而她是要被强行逼疯了。

    当真凉对上头的停歇不抱什么希望之时,上头却彻底安静了。

    男人下床,捡起掉在地上的长袍快速穿就,继而大步离开,果真全程没有说过一句话。

    只是,男人却破了二更之前离开的规矩。

    不知这消息会不会传出去被其他人知道?

    床上的银叶应该是累惨了,半天都没有发出声响。

    真凉以为银叶已经睡着了,便小心翼翼地从床底爬出,刚刚站稳,银叶突然出声赞叹起来。

    “果然是一国之君,勇猛无敌,只可惜……”

    只可惜他非她寻觅已久的男人,枉她空欢喜一场。

    “可惜什么?”真凉随口一问,继而俯身按摩着又酸又涨又麻的腿脚,并摸索到椅子坐下。

    银叶从床上坐起,幽幽道,“只可惜被娘娘在床底下偷听,银叶发挥得不够尽兴呢。”

    这当然是玩笑话了,真凉翻了个白眼,望着窗外快起光亮的蒙蒙天色,道,“银叶,快要五更了,回屋睡吧。”

    银叶一骨碌从床上跳下,继而摸黑将床上的被褥全部折叠起来,扔到地上,边忙边道,“银叶不困,先把这些脏污的被褥换掉,再开窗散散气,银叶先伺候娘娘睡下。”

    真凉很是意外,没想到银叶的心能细至入微,她忽然觉得,她这金银铜铁四个奴婢,好像个个都是珍贵的宝呢。

    往后,她一定要好好珍惜她们,可别亏待了她们,或者让别人抢了去。

    真凉躺在焕然一新的床褥上未久,天边微微地亮堂起来。

    不过,因为银叶交待过,所以没有人进来打扰真凉。

    许是了却了一场侍寝的心事,真凉哪怕头痛欲裂,还是很快便沉入了梦乡。

    梦里虽然什么都没有,可她的心却是轻松愉悦的。

    侍寝的夜晚过了,而侍寝的不是她,这真是太美好了。

    日上三竿之后,银叶轻轻推门进来,走到真凉的床榻边,呆呆地望着真凉美眸一圈黑晕缭绕,心里很是内疚。

    若非昨晚她过分热情地勾缠皇上,刺激下完全忘记了娘娘的存在,躲在床底下的娘娘也不会累成现在这副摸样。

    昨晚娘娘侍寝的事已经在宫里火速传开,可娘娘却一点儿不知情。

    虽然侍寝的事顺利地过去了,但银叶心里还是颇为不安,生怕一不小心败露了她替侍的事。

    因为昨晚皇上近五更才走,是以娘娘无疑成了许多女人嫉恨的对象,而娘娘一旦成为众矢之的,处境便极为危险。

    原本她是主张让娘娘睡到自然醒的,可是,金叶她们几个担心娘娘贪睡饿坏了肚子,是以她只能进来叫醒她。

    “娘娘,该起来用膳了,待会还要去给皇后请个安呢。”

    太后昨日已经说过十日请安一次,是以娘娘今日不必去请安,而皇后是后宫之主,即便昨日她说过不用娘娘请安,第一次,还是得去的。

    后宫的情况银叶已经从琼玉宫的奴才口中打听得差不多,听说皇后是个淡然之人,银叶便寻思着,若是娘娘能跟皇后统一阵线,将来对娘娘只有好处没有坏处,毕竟,虽然这后宫太后权力最大,但其次便是默默无闻的皇后。

    皇后的出身与身份决定了她不能被人小觑与忽视。

    在银叶的叫唤下,真凉缓缓睁开了疲乏的眼睛,银叶望着真凉无精打采的神色,心中内疚道,“娘娘,都是银叶不好,昨晚不知节制。”

    真凉揉了揉眼睛,浅笑道,“昨晚是你帮了我的大忙,我感谢你都来不及,怎么还有你的不好呢?要说内疚,该我说对不住你。”

    闻言,银叶急道,“娘娘,你千万别这么想,是银叶心甘情愿的事。”

    银叶还没把话说完,门便被人从外头敲响,“银叶,可以进来了吗?”

    是金叶的声音。

    银叶立即答应一声,“进来吧,娘娘醒了。”

    金叶、铜叶、铁叶三个丫头依次走了进来,除了金叶拿着洗漱的用具、铜叶拿着膳食之外,铁叶手里捧着一叠做好的面具,脸上喜滋滋的充满骄傲。

    真凉在洗漱前,先将铁叶连夜赶出来的几张面具翻看了看,很是满意,对铁叶一通夸赞,继而命令她回去补眠。

    铁叶不肯补眠,最后是被金叶与铜叶强行推出门去的。

    接下来便是浑浑噩噩的洗漱与用膳,真凉精神不济,哈气连天,但饶是如此,还是敏锐地感觉到金叶与铜叶看自己的眼神极为古怪。

    羞中带笑,笑中带羡,羡中带喜,喜中带骄。

    这是什么缘故?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