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穿越时空 > 探香丑妃

104:替侍(3)

    银叶对自家小姐的领悟力十分赞赏,对着真凉竖起大拇指。

    “像银叶这般出身低贱之人,原本一辈子皆不可能近得了皇上的身,恐怕就连见上一面也是奢侈,但是,因为银叶托了娘娘的福,是以才能有机会见到皇上。皇上受万千女子爱慕,银叶不巧也是其中一个,此次银叶斗胆提议替娘娘侍寝,其中也有对皇上爱慕已久的情愫在。这世间不知有多少女子跟银叶一般认为,若是这辈子能跟皇上春风一度,哪怕天亮之后立即死去,也能死无遗憾。”

    听闻银叶对南宫烈还有爱慕之心,真凉再次震惊,怎么好像每个女人都容易痴迷南宫烈,为什么偏偏她没有呢?

    大概是她心里已经有了方霖的缘故吧,是以晴人眼里出西施,觉得其他男人都比不上方霖。

    “娘娘,”噗通一声,银叶再次朝着真凉跪下,满脸央求道,“不知道小姐舍不舍得将侍寝的机会留给银叶?让银叶死而无憾一次?甚至……无数次?”

    真凉脸颊红扑扑的,紧盯着银叶的眼睛道,“你说的这些全都属实?”

    银叶重重地点头,“若有隐瞒,天打雷劈。”

    真凉不悦地瞪了银叶一眼,怪她乱发毒誓,继而认真地确认道,“银叶,你真的不后悔?”

    “绝对不后悔。”

    “那好,既然你理由凿凿,我便成全你,但不管怎样,我谢谢你,万分感谢你。”

    立时,银叶高兴地从地上蹦了起来,双臂撑开抱了抱真凉,满脸雀跃,“娘娘,是银叶该万分感谢你,银叶只希望,娘娘一旦让出了侍寝的机会,将来若是后悔,可千万别怪罪到银叶的头上。”

    真凉微笑着摇了摇头,“既然都是你我心甘情愿的事,有什么好后悔的?只要你高兴,我也绝对不后悔。”

    银叶伸出一只手,用力地握住真凉的手,咧嘴笑道,“娘娘,合作愉快。”

    真凉原先充满阴霾的心被银叶的乐观与快乐感染,立时变得开怀,对着她重重地点了点头,“嗯,合作愉快。”

    虽然银叶的心思不比金叶容易洞穿,但她方才动之以情的说法让真凉不敢再怀疑她的赤诚之心。

    一是对她的忠诚之心,二是对男人的上瘾之心,三是对南宫烈的爱慕之心,这三心的力量实在强大,强大到真凉已经对她的说法完全信服。

    “娘娘,现在可有胃口了?”银叶俏皮地指了指桌上的菜肴。

    心情一经转好,真凉突然发现自己竟然有了饥肠辘辘的感觉,点了点头玩笑道,“好像能吃下一头牛。”

    银叶噗嗤一笑,端起两盘已经冷掉的肉菜,道,“银叶让厨子热一热去,娘娘慢吃。”

    真凉望着银叶离去的身影,缓缓地坐下,却并没有立即拾起筷子。

    她的眼睛看着的是满桌的菜肴,心里想的却与菜肴完全无关——她忍不住精神振奋地想着,让一个假凉妃跟南宫烈欢爱,是不是既刺激又痛快的一件事?

    她再也不会觉得南宫烈曾经定下的侍寝规矩怪异没人性,认为他心理阴暗,此刻反倒觉得是锦囊妙计,因为若非他定下的古怪规矩,怎能让她和银叶钻到空子?

    待银叶将热好的肉菜端进来,真凉已经吃得津津有味。

    真凉偶一抬头,发现银叶正紧蹙着眉头站在餐桌旁发怔。

    “银叶,在想什么一脸纠结的样子?”

    银叶不好意思地绯红了脸蛋,踟蹰了半天才如实回答,“娘娘,你还是雏子之身,而银叶早已不是,是以,银叶正在为侍寝的一个细节犯难,落红倒是可以伪造,可感觉实在难以伪造,皇上阅女无数,很有可能会觉察出银叶已非雏子之身。”

    见真凉一声不吭,银叶连忙补充道,“娘娘,你别误会,银叶不是退缩,也不是害怕,而是想要让侍寝之事变得无懈可击。娘娘今日,乃至以后的侍寝之事,银叶全都包了,娘娘千万别跟银叶抢。”

    真凉抿唇一笑,“傻银叶,落红无须伪造,雏子之身也无须担心。”

    “为何?”

    “为了免于侍寝,今日我已经骗过皇上,谎称自己早已将雏子之身给了闻争鸣,而且还跟其他男人有染。”

    闻言,银叶惊愕地瞪大了眼睛,“娘娘,你胆子可真大,就不怕皇上一怒之下将你打入冷宫?”

    真凉满脸无所谓道,“打入冷宫才好呢,乐得安耽。”

    “话虽如此,冷宫可不比琼玉宫,条件差着呢,哪是人能待的地方?”

    虽然银叶也觉得奇怪,皇上明知真凉已经不是完璧之身,可却为何仍旧要她侍寝?这点显然不符合男人的劣根性。

    不过,对于这点疑惑,银叶识趣地没有问,皇上的心思,又岂是她们能够轻易猜测得出的?

    晚膳过后,银叶回到自己的寝房,用真凉今日沐浴时用过的鲜花与香粉彻彻底底地泡了一个澡,使得自己身上的香味跟真凉的极为类似。

    天黑之后,李嬷嬷特地过来交待真凉身边的几个丫头,皇上驾临前的半个时辰,寝宫的灯必须全部熄灭,其余人等必须回到自己的寝房里守候,皇上有他专门的人马来驻守琼玉宫,是以无须琼玉宫的人迎接或伺候。

    而凉妃要做的事,便是将自己脫干净了躺在锦被中,静待皇上临幸。

    真凉听了,有一种魔鬼即将降临的感觉,一边庆幸自己能逃过这般十足变太的侍寝,一边为银叶担忧不已。

    没有琼玉宫的人伺候,只有南宫烈的人马,那不就意味着,他想怎样欺负银叶就怎样欺负?

    为了银叶的安危着想,真凉毅然决定——偷偷陪侍!

    距离南宫烈到来的时辰还剩半个时辰时,跟其他几个丫头一起离去的银叶偷偷地溜回真凉的寝宫,一边摸黑脫着衣裳,一边对真凉道,“娘娘,外面已经漆黑一片,你赶紧去银叶的房间里睡,委屈你了。”

    真凉却一动不动地站着,待银叶已经跳上了床,才道,“为了你的安全,我决定藏在床底下。”

    “什么?”浑身光溜溜的银叶从床上跳了起来,满脸惊吓道,“娘娘,你开什么玩笑?”

    真凉严肃道,“我是认真的,可不是跟你开玩笑。虽然我没有什么功夫,但万一皇上欺负你欺负得太狠,或者发现了你的身份想要当成杀你,我可以立即爬出来为你挡一挡。这替侍的罪魁祸首是我,只要我还能活着,绝对不会让你在我之前死去。”

    黑暗中,银叶的眼眶湿润了,却咧开嘴大咧咧地笑道,“娘娘,你就放心吧,皇上不会欺负我的,也不会发现我的身份。就算皇上发现了我的身份,正所谓皇上-身-下死,做鬼也风-流,我当真死而无憾。”

    真凉轻叱,“胡说八道。这事就这么定了,你再反对也没有用。”

    “啊——”银叶不由地唉声叹气道,“本来挺刺激的一件事,因为床底下藏着娘娘,性致肯定得减去大半。娘娘,你能行行好,成全我这个小贱-人吗?”

    真凉主意已定,懒得再理会银叶,摸索着走到床边,小心翼翼地爬到了床底下。

    琼玉宫里里外外的灯全部熄灭,除了焦公公派来的几个侍卫在琼玉宫的门口守着,已经再没有其他奴才在琼玉宫里走动。

    而真凉的寝宫里,安静得仿若能听见一根羽毛落地的声音。

    在熄灯之前,真凉便找了一床略薄的棉被铺到了床底下,是以这会儿她虽然躺在床底下,却一点儿不会感到地面的冰冷。

    找了个舒服的姿势侧身躺好,真凉不断地听见从床上传来的银叶那故意发出来的叹气声。

    时间一点一滴地过去,南宫烈一直没有到来。

    闲着太过无聊,银叶便自得其乐地用脚踹起了床板。

    咚——咚——咚——

    剧烈的声音距离真凉只有一拳之距,真凉知道银叶故意,只能默默地捂住了耳朵。

    可是,银叶似乎是一心想逼着她离开,锲而不舍地踹着床板,且一次比一次踹得更大力,使得床板不但发出吵闹的声响,还微微地震动起来。

    “娘娘,你再不走,待会床塌了把你压着了可别怪银叶。”银叶故意吓唬起了真凉。

    “少废话,不走。”真凉话虽如此,心中却因此而忐忑不已,因为她不由地想到了今日南宫烈将床板给砸塌的事,暗忖着,万一待会银叶把他给不小心惹怒了,他会不会再次把床板给砸塌了?

    床砸塌无数张她倒是无所谓,真凉担心的是,今晚若是床塌,遭殃最大的便是她了。

    不是被压伤,就是被压死,怎么一个凄惨了得?

    “哎,春-宵一刻值千金,可怜床底躺人精。花有清香月有阴,尔有关怀吾有惊。”

    银叶出口成诗,真凉忍不住扑哧笑出声,抬脚踢了一下床板算所回应,却不想门外突然传来窸窸窣窣的动静。

    床上床下的两人脸色俱是一白,立即默契又识趣地没了任何动静。

    难道,南宫烈来了?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