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穿越时空 > 探香丑妃

097:给朕生个孩子

    闻言,铜叶立即笑嘻嘻地摇了摇头,道,“娘娘,不用问了。”

    “呃……”真凉以为铜叶这是肯定琼玉宫里没有人会做兽皮面具,便想了想道,“那就去其他地方打听打听?”

    铜叶再次笑嘻嘻地摇了摇头,“娘娘,更不用问了。”

    望着铜叶这副自信满满而又神秘兮兮的模样,真凉狐疑地看着她道,“不用问,是什么意思?是你早就知道这宫里没有人会做兽皮面具,还是你早就知道,谁会做兽皮面具?”

    “娘娘聪明呀。”铜叶朝着真凉竖起大拇指,“后者。”

    真凉眸光一亮,觉得一下子省去了茫茫然打听的时间,兴奋地问,“他在哪儿?”

    铜叶指了指天,“远在天边。”

    “近在眼前?”真凉看看铜叶,又看看一直在艰难地忍着笑意的铁叶,“难道你们两个中的谁会做兽皮面具?不会这么巧吧?”

    铜叶朝着铁叶使了一个眼色,铁叶立即上前一步,微笑着回答,“启禀娘娘,奴婢家是开裁缝铺的,在进宫之前,奴婢便已擅长量体裁衣,并且,奴婢还善女红,若是娘娘信得过奴婢,可让奴婢一试。”

    真凉大喜过望地握住铁叶的双肩,连连点头,“信得过,信得过,怎么会信不过?太后不喜欢我戴面纱见人,那我便戴面具见人,这样总没问题了吧?”

    几个丫头齐齐点头,“好主意。”

    面具的好处确实比面纱要多得多,面具比面纱更贴合脸部,也更牢靠不易掉落,更可以一直露出五官,尤其是嘴巴,真凉便再不用在吃东西的时候,一手撩开面纱,一手拿东西吃。

    若是一定要找个缺点出来,那便是,除非做兽皮面具的人兼具易容的本事,能在面具上画上一张美人的脸蛋,否则,面具遮脸的效果远没有面纱遮脸带来的梦幻效果有效。

    当然,真凉从来没有意识到自己戴着面纱的气质有多美,不过就算她知道,这会儿被太后抓住了挑剔的把柄,她肯定是不要美而要安耽的。

    明面上看着好像是她妥协了太后的淫威,而事实上,她还有办法让太后明明生她的气,却没办法指责。

    铁叶道,“娘娘,奴婢能用丝线绣出各种模样的脸蛋出来,不知娘娘想要奴婢绣出哪种风格的面具?”

    真凉心里早就有了主意,咧嘴粲然一笑,“动物。”

    “动物?”四个丫头嗔目结舌,唯恐自己听错了,虽然她们也见过动物形状的面具,可是,娘娘毕竟不是在特殊的节日里佩戴,而是需要每日在人前佩戴,用动物的形状,似乎太不成体统了。

    真凉早就料到了她们的反应,肯定地点了点头,“对,就要动物,铁叶,你现在就可以去为我做一张动物的面具出来,能做得逼真最好,若是做得四不像,我也会喜欢,总之只有一个要求,看上去很可爱。”

    铁叶忐忑地问,“娘娘不是在跟奴婢开玩笑吧?”

    真凉摇头,“不开玩笑,你只要能做出来,我就马上扔掉面纱佩戴。接下来几日,你只管待在房里给我做出各种动物形状的面具,其余的事都不用做。快去吧!”

    铁叶怔了怔,在接受到其他三个丫头鼓励的眼神之后,抿唇一笑,“娘娘,奴婢绝对不会让你失望的。”

    继而,铁叶拔腿便跑,对自己新接手的工作似乎心花怒放。

    待真凉回到琼玉宫的寝宫不久,便睡了一个午觉。

    醒来的时候,真凉刚从床上坐起来,便欣喜地发现,枕边静静地躺着一张猫脸面具。

    这个铁叶的动作还真是神速呀。

    真凉将面具拿在手里细看,面具应该是羊皮的材质,猫脸的立体图案皆是用上好的宫廷丝线绣上去的,虽然跟逼真的猫脸有所差距,但已经具备了猫脸的形态要素,让人见了,只会以为这是一张猫脸,而绝对不会误以为是虎脸之类。

    跳下床,真凉将猫脸面具戴在脸上,对着铜镜照了照,越看越满意。

    虽然她此刻戴着面具的形象比之前她戴着面纱的形象吸引人,从低调变成了高调,却比面纱更合她的心意,不但方便了她的生活,而且,让她一想到自己脸上戴着的是什么,就觉得枯燥的生活还有趣味可言。

    真凉心情大好,一时间完全忘记了天黑之后便要侍寝的悲惨的事实,学着猫的模样,双手握成爪子,在寝宫里上窜下跳起来,嘴里还轻轻地叫着,“喵……喵……”

    因为一张猫脸面具,真凉觉得自己瞬间变幼稚了,不过,她很喜欢自己此刻的幼稚。

    在这个她并不喜欢的皇宫里,若是不幼稚一些,她岂不是要闷死?

    在真凉蹦到大约第七八圈的时候,眼前突然出现了一双男人的脚。

    真凉愣愣地望向男人双脚之后敞开一半的房门,缓缓抬起头来,对上一双已经熟悉的冰冷凤眸。

    瞬间脸红的同时,真凉在心中暗骂,这个该死的南宫烈,什么时候进来的,看她做小猫看了多久?为什么跟鬼一样无声无息?

    缓缓地站直了身子,真凉明知该怎么跟他行礼,却偏偏没有行礼,而是冷冷地问出一句,“皇上怎么过来了?”

    皇上亲临琼玉宫,太监不是得尖着嗓门大喊“皇上驾到”的吗?难道琼玉宫里的太监都睡着了?

    殊不知,南宫烈一踏进琼玉宫,其余人等都被要求噤声,是以谁敢没事找事地喊“皇上驾到”?除非活腻了。

    南宫烈没有回答真凉的话,而是一步一步地朝着真凉走近。

    这个男人气势逼人,眼见着他逼近,真凉条件反射般地步步退后。

    最后,真凉的脊背被桌子抵上,退无可退。

    而男人在距离她只有小半步之遥时,也停住了脚步。

    朝着真凉扑面而来的是淡淡的酒气,虽不至于闻着酒臭,却似乎带着更加慑人的气势,真凉的脸红至耳根,微颤着声音道,“皇上喝过酒了?”

    南宫烈似乎仍旧不屑回答她这个问题,开门见山地,以一种炽热而朦胧的眼神直勾勾地望着她道,“给朕生个孩子。”

    真凉心惊肉跳一番,立即沉下脸道,“皇上,你喝醉了。”

    南宫烈伸出一只手,捏住真凉的下巴微微往上抬起,道,“朕有没有喝醉,跟你给不给朕生个孩子,并无矛盾。”

    “怎么没有矛盾?”真凉忍受着下巴的疼痛,理直气壮道,“女人在男人喝过酒时怀上的身孕,极有可能致胎儿不健康,轻者体质差,重者变成畸形或傻子。”

    南宫烈俊脸上盛满不屑,“这是谁说的?”

    真凉想瞎说是菊晨光说的,又怕他无端端遭罪,便道,“有学识的大夫都这么说,不信皇上自己去问问宫里的太医。”

    “朕事后会去问的,谁敢说是,朕就砍了他的脑袋。”

    真凉真是庆幸,刚刚没有把菊晨光搬出来,心里没好气道,“那皇上首先要砍的便是臣妾的脑袋。”

    “你的脑袋?朕不稀罕。朕稀罕的是你能给朕生个孩子。”南宫烈身上的酒味并不浓烈,但他说出来的话,看着自己的眼神,却让真凉恍惚以为,他醉态严重,否则,怎么可能说出这种乱七八糟的胡话?

    真凉不由地嗤笑一声,“皇上真会开玩笑,皇上后宫佳丽三千,找谁生孩子也千万不能找臣妾生,因为臣妾是这个后宫里最不适宜给皇上生孩子的女人,不是臣妾不乐意,而是臣妾若是给皇上生孩子,一定会害了孩子,害了皇上。”

    “怎么个害孩子害朕?给朕说出三个理由,否则,朕算你胡说。”南宫烈松开真凉的下巴,双手却突然握住她的双肩,凑过俊脸与她差不多额头对额头。

    虽然两人的额头之间隔着羊皮面具,但是,因为距离太近,呼吸交缠,真凉的脸根本就没办法褪红。

    别说是三个理由,就是十个理由,真凉觉得自己都能轻松编得出来。

    “第一个理由,”真凉指了指自己面具后面的两边脸颊,道,“臣妾这褐斑虽不是天生带来,却也算是根深蒂固,若是臣妾怀上皇上的孩子,这褐斑恐怕会遗传到孩子身上,臣妾被人笑话不要紧,可是皇上的孩子怎能被他人嘲笑?是以,这孩子,臣妾不想生。”

    南宫烈唇角微扬,半饷才评判道,“这理由勉强凑合,算你过关,继续。”

    真凉眼珠子骨碌一转,“臣妾从一本神医留下的书籍上看到,说是男女之间若有三代以内的血缘关系,生下的孩子绝大多数会有严重问题。臣妾跟皇上是表兄妹的关系,虽然表兄妹成亲不是什么稀罕之事,但表兄妹成亲诞下不良胎儿的可能性的确很大。”

    南宫烈问,“畸形或者傻子?”

    真凉点头。

    南宫烈嘴角显出讥讽的冷笑,“你的外婆外公便是表兄妹成亲,你觉得你娘和太后谁有问题?”

    “咳咳……”真凉差点被他这句话给噎死,强调,“她们只是运气好,变成了绝少数没有遭殃之人。”

    “朕坚信,朕与你的孩子,也会变成绝少数没有遭殃之人。”南宫烈语气执拗道。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