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穿越时空 > 探香丑妃

092:猴急

    真凉一动不动地默默坐在浴桶里,让浴桶里的热水盖住自己的上半身,但饶是温水里飘荡着花叶,仍旧无法掩盖那些暧-昧显眼的痕迹。

    胡嬷嬷笑着恭维道,“老奴还从未听说过皇上这般宠幸过哪个娘娘呢,真是恭贺娘娘了。”

    另一个李嬷嬷立即赞同地搭腔,“没错,老奴伺候过很多娘娘沐浴,但从没见过哪个娘娘身上有皇上所留下的这般醒目的痕迹呢,娘娘真是好福气。”

    噘着嘴的金叶终于有点领悟了,顿时一张俏脸红上添红,心中惊叹不已,暗忖着,难道娘娘身上这些痕迹是皇上制作出来的?皇上为何要那般欺负娘娘?这两个嬷嬷好生奇怪,娘娘明明被皇上欺负了,她们却说娘娘好福气,这不是胡说八道么?看银叶那副高深莫测的样子,两个嬷嬷似乎不是在胡说八道?哎,真是令人费解。

    真凉嗔怪地瞪了朝着自己不住偷笑的银叶一眼,怪她多嘴。

    她才不怕这两个嬷嬷将她的糗事传出去呢,若是传出去,她的名声一坏,或许能加速她出宫的进程,好了,现在,她的名声非但恢复了,而且有上升之势,真是完了蛋了。

    真凉夺过金叶手里给她擦拭身子的巾帕,在胸前那些有吻痕的地方使劲地擦了几下,冷着脸道,“嬷嬷,你们别听银叶胡说八道,我身上这痕迹,全是一只可恶的老鼠给抓咬的。”

    “呵呵呵……”闻言,除了真凉本人,其余四人都满脸不信地笑了,权当她是害羞了。

    只有金叶勉强理解真凉的感受,小姐被皇上欺负了,自然心里会不高兴,也不会承认了,自然要把皇上比作老鼠,只是,小姐的胆子未免也太大了,竟然敢在两个嬷嬷面前说皇上是老鼠,这话若是传到皇上的耳朵里,不知道会不会引起严重的后果?哎,真是忧心死人了。

    银叶凑近真凉的耳朵,调侃道,“小姐,我明白的,听说皇上的属相恰好是老鼠呢,呵呵呵。”

    真凉再瞪她一眼,开始闭上双眸,靠在浴桶上闭目养神,一副谁也无心理会的冷淡模样。

    李嬷嬷说新妃必须泡足一个时辰,是以浴桶里变凉的水不时地舀出,新的热水及时地添置进去。

    还差半刻钟的时候,提着热水进来的胡嬷嬷一脸欣喜地跑到浴桶边,轻轻地唤道,“凉妃娘娘?”

    “嗯?”真凉并没有睡着,轻轻地应了一声。

    胡嬷嬷确定真凉没有睡着,便喜不自禁地说道,“方才老奴出去的时候,正巧碰上焦公公前来传话,依皇上的意思,今晚已定由凉妃娘娘侍寝,老奴恭贺娘娘。”

    闻言,李嬷嬷也是一脸欣喜,连忙跟着道喜,“恭贺娘娘。”

    金叶与银叶开始也是面露欣喜微笑的,可瞥见真凉陡然转冷的脸,立即对视一眼,急忙默契地收敛了笑容,虽然她们知道,小姐若是有侍寝的机会,便是受宠的表现,但若是小姐不高兴,哪怕皇上威严再大,她们还是选择站在小姐这边维护。

    小姐刚刚还是一派宁和的脸色,此刻布满阴霾,两个丫鬟纵然不知具体原因,也能明白她不乐意侍寝的心意。

    真凉不悦的双眸缓缓睁开,不敢置信地望着胡嬷嬷,道,“此事当真?”

    胡嬷嬷以为凉妃娘娘这是喜不自胜到不敢置信的反应,赶紧笑着重复一遍,“当真,当真,焦公公说了,皇上希望凉妃娘娘侍寝,而且不必熄灯。”

    在焦公公前来传话时,两个嬷嬷并不完全相信皇上对凉妃的宠幸姿态,直到焦公公传过话之后,她们才完全相信,凉妃确实深得皇上另眼相看,正如银叶开过的那句玩笑话,正是皇上对娘娘持着按捺不住的索求,是以才会猴急地让她第一天进宫便得侍寝。

    凉妃娘娘一直用面纱遮脸,她们还没机会看到她的真容,但即便没有看过,她们也相信,凉妃娘娘确实跟传言所说的那般面貌丑陋,但这又能如何呢?在在皇上那种真龙天子的男人眼里,女人的相貌不是他所认可好坏的唯一标准。

    而在两个经验丰富的嬷嬷眼里,面貌丑陋的凉妃娘娘之所以能得到皇上的垂爱,她勾魂的身段肯定是一大利器。

    凉妃娘娘的身段,美好到就是连女人都要啧啧称赞、自愧不如的地步。

    也许这就是上天的公平,给凉妃娘娘完美无瑕的身躯,却给了她羞于见人的容貌。

    “不必熄灯?这是什么意思?”真凉颇为费解地问。

    李嬷嬷连忙解释,“皇上给娘娘们侍寝定了一个不成文的规矩,娘娘在侍寝之夜,寝房内必须黑灯瞎火,不许点灯,不许讲话,二更之前皇上自会离开,娘娘不许耍各种手段缠人。也就是说,皇上不喜欢在娘娘们的寝房里留夜,从来不曾破过例。”

    闻言,真凉与金叶银叶三人皆惊愕地张大了嘴巴,这是什么破规矩?

    银叶忍不住问了一句,“若是哪个娘娘坏了规矩会如何?”

    李嬷嬷正色回答,“能破规矩的只有皇上,哪个娘娘若是坏了规矩,下场十有**便是被打入冷宫,并且永无出头之日。”

    银叶撇了撇嘴,嬉皮笑脸道,“男-欢女-爱之事怎么可能不发出点声音,李嬷嬷,胡嬷嬷,你们说可能吗?”

    两个嬷嬷皆是老脸一红,跟真凉的心情异曲同工,皆是诧异地瞪着仿若经验老道的银叶,这哪里像是黄花闺女会说的话?

    不过,闺房之中无限制,李嬷嬷觉得,银叶的疑问便相当于凉妃的疑问,既然银叶能够问得这般直露,她一个老太婆也没有扭捏难为情的必要。

    干笑一声,李嬷嬷回答,“那些嗯嗯啊啊的声音自然能发些出来,皇上的规矩其实是,娘娘不能吐露只言片语,尤其是不能叫唤皇上二字。”

    胡嬷嬷的脸皮比李嬷嬷要薄得多,她们这些嬷嬷虽然从来没有过男女之事,但并不是不懂男女之事,见李嬷嬷越说越离谱,怕被皇上知道了怪罪,赶紧转移话题道,“一直以来,娘娘们侍寝皆是黑灯瞎火,就是皇后娘娘也没有例外,但今日,皇上却下令不必点灯,这是其他娘娘求都求不来的恩宠,娘娘可要格外珍惜呢。”

    真凉浸泡在水里的双手暗暗地捏成拳头,越捏越紧,垂眸望着水面,轻声道,“若是本宫不想侍寝,可以找理由推拒么?”

    胡嬷嬷望着真凉低眉顺眼的模样,只当是她身为雏儿的娇羞小女儿姿态,便乐呵呵地安慰道,“凉妃娘娘莫要慌张,有过第一夜,很快就会习惯的。娘娘恐怕还有所不知,皇上纳妃与让人侍寝完全是两码事,他可以封你为妃,却可以长年累月也不让你侍寝,但你此生注定只能是他的女人。凉妃娘娘进宫第一日便获得侍寝机会,这是其他娘娘都没有享受过的殊荣,娘娘只管乐呵着便是。”

    一旁舀水的李嬷嬷很是赞同胡嬷嬷的话,不住地笑着点头,只有金叶与银叶两个,跟着真凉一起紧蹙着眉头,心里也不开心。

    她们纵然懂得如何才算是受宠的道理,但既然小姐不高兴,她们也不想她勉强自己。

    浴桶里的水保持着恰好的温度,真凉却觉得越来越凉,吩咐道,“多加些热水。”

    殊不知,是她的心太凉,是以才会影响到身凉。

    不时地有凉水杯舀出,又不断地有热水加到浴桶中,真凉再度闭上了眼睛,一声不吭。

    她想到在温泉池,当自己被南宫烈压迫在身躯之下,即将被他破掉身子的那刻,她不惜诋毁自己的清白与名誉,为的便是他能放过她,只要她在宫里待着,他便能一直不碰她的身子。

    只是她怎么也没想到,她逃过的不过是一时,今晚就将迎接侍寝的命运。

    她真的是想不明白,南宫烈那个男人究竟是怎么想的?

    他明明已经知道了她是不干净的,也已经在深深地嫌弃她,既如此,他为何还要让她侍寝?并且还破了其他女人没有破过的规矩,可以不熄灯?

    难道为了他亲爱的姨娘,为了功勋显赫的尉迟大将军,他一个堂堂帝皇要对她这么一个丑陋的不洁之人委曲求全?

    她感觉他并不是那种男人,可从他的所作所为上来看,又好像是。

    金叶见真凉的脸色越来越差,怕她冻着了,便道,“娘娘,一个时辰到了,起来吧。”

    真凉睁开眼睛,像个没有想法的木头人似的,任由四人默默地伺候着,直到她穿戴整齐。

    这是真凉第一次穿上华丽的宫装,赢得了众人的齐齐夸赞,真凉却像是没听见似的,只是微微扯了个不像笑的笑聊作回应。

    待两个嬷嬷离开,金叶揭掉真凉脸上的巾帕,准备劝说她把脸上的大红色胭脂给搽掉,可揭开一看,却发现真凉脸上干干净净的,大红色胭脂已经不见踪影。

    于是,金叶心情大好,赶紧伺候真凉洗了一把脸。

    银叶满脸都写着心事,但因为真凉也在想着心事,是以没有发现银叶脸色的异常。

    倒是金叶感觉出了银叶的古怪,拍打了一下银叶的胳膊,轻声问道,“你在想什么呢?”

    银叶硬生生地挤出一个笑脸,说道,“在想怎么帮娘娘分忧解难。”

    金叶自然知道这会儿真凉的忧愁与困难是什么,白了银叶一眼,“恐怕只能跟我一样,心有余而力不足。”

    银叶神情叵测地撇了撇嘴角,“未必。”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