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穿越时空 > 探香丑妃

090:嫉恨

    当真凉看清楚不远处的景象时,心中所有的期待再次化为泡影。

    前方果真有马儿缓缓走来,可是走来的马儿还拖着一辆马车。

    驾着马车的人也不是她梦寐以求的三爷,而是一个正装的侍卫。

    很显然,若是来者是三爷,不会雇佣一辆笨重的马车,因为逃起来不方便,若是来者是三爷,驾车的也不可能是侍卫,而是黑衣人之类。

    马车在真凉所在的马车附近停下时,首先从马车上蹿下的不是什么人,而是一条灰白毛色的哈士奇!

    饶是满心失望,当真凉看见朝着自己奔来,并且腿脚利索的真奇时,一颗沉寂的心如花儿怒放。

    “真奇——”真凉情不自禁地朝着真奇开心地大喊一声。

    听到真凉惊喜的声音,对面马车的帘子被人从里边掀开,相继有两个熟悉的身影从马车上跳下,一个是丫鬟金叶,一个是丫鬟银叶。

    两个丫鬟看到真凉,兴奋地朝着她又招手又呐喊,“小姐——小姐——”

    看到两个亲热可爱的丫鬟,真凉犹如见到至亲,微笑着朝着她们不住点头。

    方才面临进宫的颓丧的精神,就因为她们三个立马振奋许多。

    没一会儿,真奇连同两个丫鬟都钻上了真凉所在的马车。

    宽敞的车厢里一下子拥挤却热闹起来。

    真奇乖巧地趴窝在真凉的脚边,像是需要继续休养生息,两个丫鬟则在车厢里东看西瞧,不住地对车厢里的设置品头论足。

    就在气氛欢乐的时候,马车启动了,朝着宫里缓缓驶去。

    真凉抬起窗帘望了望停留在原地的那辆马车,问,“是谁允许你们上这辆马车的?”

    她不是不喜欢这两个丫鬟跟她同乘一辆马车,而是她觉得奇怪,普通人家嫁女儿,不都是新娘独坐一顶花轿的么?

    银叶抢先回答,“是焦公公交代过的,想必是皇上的意思。”

    生怕自家小姐对皇上的这个决定心里不悦,金叶解释,“小姐切莫胡思乱想,小姐出嫁不比寻常人家,皇宫自有皇宫的规矩,皇上让我们跟小姐同乘一辆马车进宫,一定有他的道理,想必一定是利于小姐的。”

    这个善解人意的金叶,真凉噗嗤一笑道,“那你倒是说说看,有什么利于我的?”

    “呃……”心思单纯的金叶立即被问住了,还是银叶眼珠子一转,立即回答,“我知道,按理,任何人进宫都是不能带畜生同入的,可偏偏皇上默许了小姐带上真奇,皇上故意让真奇待在小姐身边,是想让大家知道,小姐在他眼里的重要性。”

    这话解释得毫无逻辑可言,真凉不计较了,也不会去戳穿其中漏洞,更无心去细想南宫烈的意思。

    探出一只手轻抚着真奇的毛,真凉脸上绽开了灿烂的微笑。

    真好!

    她第一次觉得,置身一个陌生之地,一旦拥有同行者的心情是有多么的雀跃与安定。

    突然,马车外传来一声侍卫的高声呐喊,“送凉妃娘娘入琼玉宫。”

    真凉被这突如其来的声音吓了一跳,浑身打了一个寒噤,不禁暗暗告诫自己,从今以后,恐怕她得习惯这种突如其来的声音。

    踏进这宫门,她的身份就转换了,从尉迟真凉,从小姐的身份变成了凉妃娘娘,而她的住所,从小小的凉风习变成了大大的琼玉宫。

    还真不习惯呢,一点儿也不习惯。

    而她身旁的两个丫鬟还忙着作乱,异口同声地说,“小姐,等下了马车,我们也得喊你娘娘了。”

    真凉立刻排斥地翻了一个白眼,“能继续喊我小姐么?”

    两个丫鬟齐齐摇头,银叶俏皮道,“我们可不敢因为对小姐称谓不敬而砍头,小姐若是这么稀罕我们喊你小姐,那么在下车之前,我们一次性喊个够,喊到你厌倦为止。哦,我忽然明白,皇上让我们陪着你坐马车的原因了,说起来,皇上还真体贴入微呢。”

    不及真凉无奈地反驳,两个丫鬟已经你一句我一句地喊开,“小姐……小姐……小姐……”

    真凉一个头两个大,却任由两个可爱的丫鬟轮番喊着,享受着车厢里最后的自在与安宁。

    不知道踏出这车厢,她将面临什么不可预知的事呢?

    哎!

    哎哎哎!

    自真凉所乘坐的马车进宫不久,皇宫像是炸开了锅般热闹。

    几乎所有人都知道了皇上亲自从宫外迎接进来一个女子,乃尉迟大将军的宝贝四女儿——尉迟真凉,她被直接封为正四品的凉妃,赐宫中最雅致的琼玉宫。

    这还不算什么稀奇之事,因为尉迟真凉将要进宫为妃的事别说是几天前,就是几年前就已经暗暗在宫里传开,稀奇的是这个尉迟真凉身边带着一只凶猛的豺狼,体型硕大,时刻目露吃人的凶光。

    而最最稀奇且令人难以接受的,是尉迟真凉虽然曾经拥有过倾城之貌,但如今,已经回不到往昔,她是个不折不扣的丑女!

    恐怕从今往后,她会跟在宫外一样,戴着面纱生活。

    戴着面纱示人,在某种程度上而言,是一种不礼貌的行为,可是,因为她的丑容,皇上给了她这个特权,就这么一点,也让那些善妒的女人们觉得忿忿不平,凭什么一个丑女就能不讲礼节,凭什么一个丑女就能享受皇上的特权?

    真凉可不知道,在她没进宫之前,有关于她的传闻已经传遍了整个皇宫,而她进宫不到一个时辰,又被那些善妒的女人们给酸溜溜地嫉恨上了,跟其他进宫为妃的女人不同,女人们除了嫉恨她之外,还觉得她根本就配不上丰神俊朗的皇上,是以心中忿忿不平着,仿佛永难想通。

    好在嫉恨与咒骂不会成真,否则,真凉恐怕在琼玉宫没待上一个时辰,就已经被那些从未见过的女人们给嫉恨咒骂死了,别人死去前都能大概知道自己是因为什么原因死去的,而她显然要属于死不瞑目的那种,真真是怎一个凄惨了得呀?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