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穿越时空 > 探香丑妃

085:迷人

    这个男人简直欺人太甚!

    不过,这个时候,真凉明白,不是跟南宫烈计较淤青的时候,她得跟他计较留不留下来的问题。

    面对这般强势的男人,她若是无理顽抗,显然不会有什么效果,但她若是不反抗,那便肯定毫无效果。

    是以,她必须以聪明的方式反抗,否则,她便只能彻底失去最后逃跑的机会。

    于是,真凉一边愤怒地瞪着南宫烈,一边促使自己摆出理直气壮的气势,急道,“手臂上的红疹的确是褪了,但上半身因为浸泡时辰太少,还需要时间。”

    她以为,在她说出这句话之后,南宫烈大致是两种反应,一种,他相信了,一种,他用“朕不信”之类的话语表示他的不相信。

    谁能想到,他说出的四个字居然是:“给朕瞧瞧。”

    虽然他这话说得毫无情念,仿佛只是为了验证她身上还有没有红疹那般简单坦率,但她的上半身,岂能随便给他瞧瞧?

    “不行。”拒绝的话想也没想便脫口而出,真凉双手抱胸,防备地瞪着南宫烈。

    “那便是没有了。”南宫烈此话无异于说她在骗他,而且,他那不屑的眼神仿佛在说:你以为朕稀罕看你的身子?

    “赶紧上岸。”

    话落,南宫烈背起身,再转过身,一步一步朝着岸边缓缓走去。

    一旦南宫烈离开,真凉便必须紧跟着离开,这是毋庸置疑的事实。

    意识到这一点,真凉怔了怔,随即,在南宫烈还没有上岸之前,一手摸到头顶,将药粉包紧紧抓在手心。

    真凉本就湿漉的手瞬间将纸包融化,她的手指上、手心上皆沾满了那个叫作“呆瓜一时辰”的药粉。

    “皇上,你想瞧,便给你瞧。”为了拖延时间,真凉只能将这种让她觉得羞于启齿的事说得奋不顾身,话说出口之后,即便她心里立刻便有后悔的念头,却也已经太晚。

    与此同时,真凉已经做好了两手准备。

    若是南宫烈转过身靠近,她自有办法在他看到她上半身的瞬间,将药粉撒进他的口鼻,让他中招!但若是他坚持上岸,拒绝再来看她的红疹,那她就赖在池子里不走,直到他亲自下岸来请,然后,她只须趁着他来抓她的时候,及时给他下药便可。

    南宫烈能做出的反应,真凉更倾向于后者,因为她不觉得南宫烈是个容易受她言语牵制的男人。

    他是一国之君,从来只有他用言语来牵制谁吧?

    但事实却是,南宫烈在顿住准备上岸的脚步后,朝着她缓缓转过了身,并且作势要走过来。

    真凉完完全全没有想到,这个男人居然会如此较真,较真到非得看一看她身上还有没有红疹,才能以此决定她能不能继续浸泡温泉的待遇。

    眼见着南宫烈步步临近,在距离自己半步之处顿住坐下,真凉却迟迟没有脫-衣裳或者撩衣裳的动作。

    若是下药,她觉得两人的距离还不够近,她生怕自己的药粉还没撒出去,反应敏捷的男人就能迅速避开。

    而让她在他面前撩开或者脫掉自己上半身的衣裳,那是绝对不可能的事。

    两人以各自的心思与念头与对方僵持着,暂时性地,谁都没有动作与言语。

    半饷之后,南宫烈似是不耐烦了,直接朝着真凉的胸口探手过来,意图显而易见,他要亲自扯开她的衣裳看个明白。

    这是一个高深莫测的男人,真凉强忍着将他的手拍掉的冲动,紧抿着唇未作任何反抗,搁置在大石上的手臂绷得死紧,只待他扯开她衣裳的瞬间,放松警惕的时候,她便好见势下药,给他来个措手不及。

    男人宽厚温热的大手触及到真凉胸前肌肤,虽隔着浸水的纤薄衣料,但真凉还是情不自禁地轻颤起来。

    怎么回事?这男人的指端似乎带着电流,让她浑身不适。

    南宫烈眸光冷冽,动作毫不含糊,大手利落地扯住真凉胸口的衣料,轻轻往他的方向一扯。

    仿佛他的指甲有着利刃般的锋利,撕拉一声,衣料被扯破的声音随即传来。

    真凉分不清,究竟是她所穿的衣裳太脆弱,还是他的指甲果真如刀剪。

    趁着衣料破口、胸口大敞的刹那,真凉强忍着内心的屈辱,将悬于手上的药粉朝着南宫烈的口鼻一把撒去。

    只是,因为她手上的药粉被水迅速浸湿,失去了挥洒而出的轻便性与挥散性,是以即便她用力极大,药粉却紧紧地黏在她的手上,没有一点朝着他的口鼻撒去。

    除非她有本事直接将浸湿的药粉强行塞进他的嘴里,否则,药粉根本不能被他吸入。

    焦急关头,真凉一撒不成,便决定不顾三七二十一地将药粉强行塞进他的嘴里,只要他的唾液沾上药粉,想必药粉便会发生应有的作用。

    真凉第一次朝着南宫烈挥手撒粉,南宫烈并无防备,但当她的手第二次朝着他凑去时,南宫烈即便不知道她究竟想做什么,也不会让她有机会碰到他的俊脸。

    南宫烈稍稍扬起左臂,自然而然地将真凉扬起的手臂往侧边一打,真凉手臂吃痛,拽药粉的手猝不及防地落入水中。

    她手里头的药粉本就遇水即化,即便被她捏得再紧,被大量的活水一浸,也只能瞬间消失于无形。

    真凉抬起手臂,愣愣地看着自己空空的手掌,简直是欲哭无泪。

    她明白,她最后的机会过了,她最后的希望破灭了。

    人在遭受突然严重的打击或绝望之中极容易做一些不经大脑思考的事出来,真凉便是。

    一时间,她忘记了南宫烈的身份,忘记了自己的身份,只知道这个男人将她的希望不经意般地打进了水里,根本没有想到是她先算计人在先。

    “混蛋!你混蛋!”虽然早就知道南宫烈功夫极高,但她也没想到自己会以在那种状况下失手,真凉气得破口大骂的同时,不顾女人与男人之间的力量悬殊,举起双拳朝着南宫烈的胸口砸去。

    气急败坏的真凉俨然已经忘记,自己此刻已经是蘇胸半露,胸前的风光好不迷人。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