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穿越时空 > 探香丑妃

084:剔透的风景

    接下来,谁都没有再发话,谁都没有再看谁,各自都像是陷入了沉思之中。

    直到南宫烈面前的洞穴排水汩汩声突然停了,两人这才回过神般地动了动。

    南宫烈在想什么真凉不知道,她只知道,她快要被这个男人给逼疯气疯了,真恨不能冲上去一棒子将他打晕。

    第二次从排水管道出逃的机会,她竟然又丢失了!

    实在不是她不努力,而是前来破坏的人厚颜无耻!

    倘若此刻站在温泉池的是妇人,真凉即便郁闷,还是会对洞穴的下一次停排水充满希望充满期待,只是很可惜,站在温泉池的男人偏偏是南宫烈。

    真凉压根儿就不知道,南宫烈究竟什么时候会出去,更不知道,他会作出什么样的决定?

    请他或者赶他出去已经不可能,真凉只能打起了让他即便留着也对她的出逃无能为力的主意。

    看到自己身上浅色的红疹,真凉想到了菊晨光送给她的十包药粉。

    她还记得,在马车里将药粉全部倒出又放回的时候,那包叫作“呆瓜一时辰”的药粉她放在了荷包最上层,是以,只要她能拿到荷包,即便不去看,也能准确地拿到“呆瓜一时辰”。

    打定主意之后,真凉便轻轻地挪到散落着自己衣裳的温泉池边,一边眼睛死死盯着南宫烈的侧脸,一边从衣裳里捣鼓到那个荷包,继而打开荷包口勾出最上面的一包迅速捏在掌心。

    成功之后,她便挪回刚刚浸泡温泉的位置坐好,顺便将手心的药包藏嵌到了浓密的头发里。

    殊不知,她这番小动作全都落进了南宫烈眼尾的余光中。

    虽然南宫烈不知道真凉在捣鼓什么东西,但他可以判定,估计跟算计他有关。

    待排水的洞穴又恢复排水之后,真凉终于算是鼓足了勇气,厚着脸皮,将自己的声音压得又柔又媚道,“皇上,你敢下来跟我同享温泉吗?”

    真凉这是故意多加了一个“敢”字,因为她知道,若是她直接邀请,南宫烈肯定不屑,所以倒不如用激将法请他来显得有效。

    南宫烈斜睨了她一眼,以沉默表示他的不屑。

    真凉毫不气馁地继续邀请,眸子里亮晶晶的,充满狡黠的光芒。

    “皇上,给你说个笑话听吧?我呢,虽然手无缚鸡之力,但却擅长游水,能够潜在水下几个时辰不换气,皇上若是真心想迎我进宫,便须将我看紧了才是,对不对?免得我待会兴致大发想要游水,一不小心从哪个水下管道游出去,突然被大鱼吃掉,不见踪影了如何是好?”

    对真凉而言,这番话完全是谎话连篇,身为现代人的时候,她便不会游泳,穿越到了这儿,虽然换了一具身子,没有掌握游水的技巧,她觉得自己肯定还是旱鸭子一个。

    否则,她若是有她吹嘘的一半厉害,她就直接试试有没有水下管道了,一旦有便直接游走,根本就不会跟南宫烈这般明说。

    真凉怎么也没有想到,她这番话其实是歪打正着。

    南宫烈听闻她这番话,哪怕对她的掌控早已胸有成竹,却还是难免心下一惊。

    因为在很久很久之前,他便已经偶然听说,尉迟家的四女儿水性极佳,仿若天生如此,总之比她那三个哥哥都要好上百倍。

    他甚至还听谁说过,说有一次真凉与真姨娘闹别扭,独自潜伏在池塘水下一个多时辰,最后被人发现她从水面浮起来时,下人们都以为她淹死了,吓得个个面如死灰。

    谁知,她却是趴在水面上休息,故意想吓真姨娘一跳的,结果,淡定从容的真姨娘没被她吓到,反倒是一列下人被她给深深地吓到了。

    南宫烈比真凉清楚,温泉水来源于地下,本就是四通八达贯通,若是经人工改造,确实会存在一些通道,像真凉这种娇小的身段,又擅长游水,显然极容易通过。

    见南宫烈还是不为自己的说辞所动,真凉正绞尽脑汁地琢磨着另寻说辞,胸口原本平静的水流忽地起了巨大的晃动。

    甚至,猛然袭来的湍急水流撞得真凉的胸口微微泛痒。

    朝着水流涌动的方位看去,真凉惊骇地差点咬断了自己的舌头。

    不知何时,她一个不小心没注意,南宫烈居然已经脫得只剩下亵-衣亵裤,端坐于温泉水中,且离她只有一臂之距。

    有那么一瞬间,真凉真的怀疑南宫烈是鬼,只消一个想法,身上的衣裳便会飞掉,人也能眨眼间出现在她眼前的温泉水中。

    实在是太可怕了。

    尤其是,当那个男人还将或冷或灼的眸光肆无忌惮地落在她的胸前时!

    “你……你你你……”

    真凉正欲怒斥他不要脸,可转念一想,恨不得给自己打一个耳光,该死啊该死,他有什么不要脸的?这不是她盛情邀请他的结果?

    此刻他如她所愿下来跟她一起浸泡温泉,她还不赶紧给他下药,浪费什么功夫害羞,甚至装什么矜持?

    只不过,当真凉的眸光再次落在南宫烈的身上时,她的脸如烈火般焚烧起来。

    南宫烈的亵-衣亵裤乃精致的绸缎所制,比她身上的不知好了多少倍,此刻绸缎被水浸湿,竟比真凉纯棉的亵-衣亵裤显得更为剔透。

    澎湃舒张的男性肌理透过紧贴失色的绸缎仿若贲张的血脉。

    而宽厚的胸膛、致命的线条、肌肤的色泽在温泉水的掩映下,泛滥出无言的性-感与魅惑。

    两人最里层的衣裳被水浸湿,各有各的性-感,但相比较而言,因为南宫烈的相貌与衣裳材质为上,是以南宫烈的性-感要占上风,饶是真凉对他没有动心的情愫,仍旧在看着他那绸缎后的绝佳身段时,感觉到呼吸困难、心跳紊乱。

    咳咳,真凉连忙安慰自己,这是正常的反应,是个女人就会有的反应,怪只能怪这个男人长得太妖孽太祸害了。

    为了避免自己继续失态,甚至被男人嘲笑,真凉连忙将眸光下移,下移。

    哪知道,她的眸光却又不偏不倚地正好落在水下那鼓鼓囊囊的一处。

    那显然是男女之间最有区别性的构造之一。

    即便是水下,那隔着绸缎阻挡的黑色丛林仍旧倒影出隐隐绰绰的神秘之态,仿佛要透过剔透的绸缎生长出来。

    顿时,真凉感觉鼻子深处似有液体急速流窜而出,在感觉到自己不对劲时,她连忙转过身,背对着南宫烈捂紧了自己的鼻子。

    只是,可惜,好像已经有点晚了。

    真凉的脸红到脖颈,因为有湿热的液体润滑了她紧捂着鼻子的手心。

    温泉池的光线虽仍旧暗淡,但真凉松手时,还是清楚地看清了液体的颜色,那是显而易见的红色,属于鼻血的颜色。

    啊啊啊!混账啊混账!她居然为了一个种马一样的男人,流鼻血!这种事若是传出去被人知道,她还要不要活呀?

    啊啊啊!

    真凉觉得自己从未像今日这般丢脸至极过,赶紧摸了几把鼻子,将手上的血迹洗散在水中,不让南宫烈发现她出糗的端倪。

    待确定鼻子里没有液体再涌出,脸上也没有沾有血迹之时,真凉这才朝着南宫烈惴惴不安地转回身去。

    没想到,她这一转过身,又被南宫烈给吓了一大跳,原先距离她有近一臂远的男人,此时距离她不过半臂之遥。

    两人隔着的距离这么近,也不知道南宫烈有没有发现她流鼻血的事。

    菩萨保佑,最好是别看到吧。

    虽然两人仍旧隔着距离,但彼此面对面时的呼吸似乎随着袅绕的白雾缠连在一起,显得既暧-昧又窒息,尤其是两人还能近距离地看到对方近乎裸呈的身躯细节……

    自从南宫烈出现在温泉池之后,真凉的脸就没有褪过红晕,这会儿,她的脸已经红透到如煮熟的虾子。

    一时间,真凉忘记了要对南宫烈下药的目的,只迫切地地想要退后一些跟他拉开些距离。

    但她还没来得及动作,南宫烈已经一把抓住她光裸的手臂,狠狠往自己的怀里一拽一带。

    手臂被他触到的瞬间,真凉只觉浑身痉挛。

    娇弱的身子不期然地被迫撞进南宫烈宽阔、湿漉、结实的怀里,不过也就一瞬之间。

    男人的气息扑面而来,一时间,真凉被吓得愣愣地,无法回神。

    南宫烈拽她的目的,不过是为了近距离地看清她的手臂,而没有戏弄她的半点意思。

    当他看清真凉手臂上的红斑已经暗淡地快要看不见的时候,立即大手一松,将她无情地一把推开,冷冷地吐出八个字。

    “红疹已褪,起来赶路。”

    愣神中的真凉的身子往后一个趔趄,硬是用手臂撑了撑旁边的大石,这才没有仰面狼狈倒在水中。

    不过,真凉怕的不是狼狈倒在水中,而是生怕藏在头发里的药粉包遇水之后顷刻间融化消失。

    真凉低头看了一眼刚刚被南宫烈抓过的手臂,因为他用力过大,上面居然泛起了淡淡的淤青。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