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穿越时空 > 探香丑妃

080:太想念

    揉着捏着,真凉悄悄停下手里的动作,猛地将双手探向老郎中的耳畔,稍稍用力一掀一扯,一张连皮带发的虚假伪装便被她一把撕开。

    顿时,一张熟悉的俊逸脸庞出现在真凉面前。

    虽然只见过他一次,但真凉觉得自己这辈子都不会忘记这个在她穿越过来时第一个见到的男人——闻争鸣。

    当然,她深深地记着他不是因为身躯里还留着从前的尉迟真凉对他的记忆或感情,也不是因为他长得相貌英俊,而是那时的他是以光溜溜的、与其他女人苟合的姿态赫然呈现在她眼前,直接刺激到了她的眼球,以及她初来乍到的弱小心灵。

    “是你?”立时,真凉眸光放冷,口气生疏道,“你来这儿做什么?”

    对于这个男人,她真的无法有丝毫好感,一方面,他背叛舍弃了曾经的尉迟真凉,一方面,他刻意将他与其他女人苟合的姿态给她看到。

    她不是那种荒婬的女人,也不是那种看透人生的高人,怎么可能不对他那惊天动地的第一次出场印象深刻?是他害得她别说见到他,即便是听说他,都会自然而然地想到温泉池那火热婬糜的一幕。

    闻争鸣缓缓站起身来,虽然还是穿着老郎中的陈旧衣裳,却不再佝偻着脊背,而是像个正常的年轻男子一般,挺拔立于真凉身前,深深地看着她,继而不自觉地伸出两只手,想要触摸她的脸。

    真凉怎么可能愿意让他碰到?及时退后一步,便躲开了他的触碰。

    闻争鸣伸出的手生生僵直在半空中,又尴尬地垂落,薄唇动了动,情真意切地表露心迹道,“凉儿,无论你怎么恨我,对我而言,尉迟真凉是我他这辈子唯一想娶的女人,唯一。”

    真凉忍不住冷哼一声,替那个已经灵魂不见的尉迟真凉抱不平道,“尉迟真凉受不起你这虚情假意。”

    她觉得自己真是听到了天大的笑话,尉迟真凉若当真是他唯一想娶的女人,他为何要在她的容貌变丑之后,逐渐冷淡她,舍弃她,背叛她,甚至在她的面前与其他女人苟合?

    都说爱一个人绝不能使她收到伤害,他最终给了曾经的尉迟真凉什么?是天大的伤害!

    或许,尉迟真凉就是因为亲眼见到他跟其他女人苟合,才会突然气死的。

    是以,哪怕现在的她只能算是一个旁观者,她也觉得这个男人不可饶恕!

    她跟曾经的尉迟真凉没有什么感情,不会为她报仇雪恨,但她却能做到跟这个恶心的男人老死不相往来。

    丝毫没有介意真凉满腔满脸的嘲讽之情,闻争鸣朝着真凉上前半步,黑眸里讳莫如深,说得一脸恳切,“凉儿,就算全世界的男人会对你虚情假意,但唯独有一个人不会。”

    这男人,越说越恶心了。

    真凉嘴角的讥诮不由变得更浓,“我觉得这话你应该这么说,就算全世界的男人都会对我真情实意,唯独有一个人不会,绝对不会。”

    感受到真凉心中对自己的冷淡与无情,闻争鸣黑眸中痛楚流溢,“凉儿,你永远都不会知道,我也是为了你好。是,放弃你,是我自私,我不该在你的面前跟别的女人……”

    “你的意思,是应该背着我跟别的女人那样?”

    闻争鸣眼里的痛楚看起来像是真的,声音与话语也带着十足的诚恳,但真凉自恃自己已经不是原来的尉迟真凉,是以不可能再对他产生任何或感动或怜悯的情愫,更不想跟他多作争论下去。

    那些,对她而言,都没意义。

    “凉儿,是我罪该万死,我……”

    不等闻争鸣说完,真凉凛然将他的话再次打断,“闻争鸣,想必你已经听说了,除了上次在温泉馆,我对你的其他记忆已经全无,是以你不必跟我叙旧,觉得亏欠我什么,从我失忆的那刻起,我们就已经两清了,请你记住。”

    “不——”闻争鸣上前,强势地牵住真凉的双手,一字一顿,眸光坚定道,“凉儿,总有一天你会想起来的。”

    真凉自信一笑,扯谎,“放心,我不会,我已经拜托菊表哥为我配置一种药剂,只要吃下去,便永远能封住从前的记忆。”

    闻言,像是跟菊晨光有着很深的积怨,闻争鸣满脸不屑道,“菊晨光这辈子下辈子下下辈子都不会有那种本事。”

    “不信等着瞧好了。”真凉嘴上这么说着,心里则在替菊晨光感到气愤,这话幸亏菊晨光没听见,若是听见了,他不得吐血三升?

    “凉儿,别相信其他男人,信我,只信我,终有一天,你的脸会恢复从前,你的记忆也会有我,而你的将来,更会有我。”

    真凉觉得自己再也听不下去这些肉麻的恶心的却丝毫打动不了她的话,奋力从他手里将手抽回,轻佻道,“好,我相信。”

    明知真凉说的是反话,闻争鸣还是将其当真了似的追问,“真的?”

    真凉翻了个白眼,“假的。”

    “凉儿……”

    想着闻争鸣扮成老郎中进来见她的事,真凉不想再跟他说些无关紧要的话,赶紧问道,“时间紧迫,现在你能不能告诉我,趁着我进宫的日子,你假扮郎中进来,究竟想做什么?该不会是只是跟我来叙叙旧的吧?还是……你有本事带我走?”

    说着说着,真凉的如意算盘便自然而然地打了出来,虽然她并不愿意跟闻争鸣有什么关联,但是,他既然有本事扮成郎中进来不被南宫烈等人发现,是不是意味着,他也有本事带她逃离?

    有资源不利用的是傻瓜,真凉觉得自己完全可以抱着利用他的心态,跟他好好谈谈合作事宜。

    谁知,闻争鸣面色为难地摇了摇头,“凉儿,闻哥哥没有办法直接将你带走。”

    这么快就破灭了她的希望,真凉拿眼使劲瞪他,“那你来个毛?”

    闻争鸣一愣,但很快便眼神宠溺地望着真凉,扯了扯嘴角,虽然他从来没有听过这句话,也不明白真凉怎么编出这种调调,但基本上能领会其中的意思。

    “虽然闻哥哥没有办法直接将你带走,但是,闻哥哥能竭尽全力助你逃走。”

    “你不会一口气说完?讨厌。”真凉嘴上说着气话,心里却极为激动,像是又看到了出逃的灿烂阳光,“喂,刚刚你一直自称我,这会儿干嘛自称闻哥哥,请别自称闻哥哥好吗?我不喜欢鸡皮疙瘩。”

    闻争鸣微微一笑,声音温柔,“闻……那是因为我太想念你叫我闻哥哥了。”

    真凉沉下脸低吼,“说正事。”

    小女人迫切逃跑的心思显而易见,闻争鸣一脸欣慰道,“虽然我会竭尽全力,但是,我们的对手毕竟是皇上,胜算很低,这样你还愿不愿意一试?”

    “当然。”

    “逃跑的过程会让你受些苦难,也不怕?”

    “不怕。”忽地,真凉转了转眼珠子,脑袋里灵光乍现,立即问道,“闻争鸣,今日跟踪皇上马车的,不会就是你吧?”

    闻争鸣俊脸上泛起苦笑,坦荡地承认,却满口自嘲,“不是我还能有谁?没有哪个傻瓜跟踪人却一直不现身的,你说是不是?”

    饶是真凉不喜欢闻争鸣,但对于他跟踪的本事,她也不得不十分佩服。

    现在事情显而易见,闻争鸣跟踪马车,完全可以不被发现,他却故意闹出动静让南宫烈发现,为的不是抢人、刺杀之类,而是迫使马车不得不改道,而马车一旦改道,按照地理位置,一行人必定要经过温泉小镇。

    只是,真凉不明白,闻争鸣是怎么算计到在这一路上,她会闹出那么大的动静来的?若是她乖乖地待在马车里,他又会想什么办法见她?

    对于这个问题,真凉觉得,只有知道闻争鸣打算用什么方法助她逃跑之后,才能认真地想一想。

    能够有本事在南宫烈发现被跟踪之后,却无法得知其人是谁,说明闻争鸣的本事着实不赖。

    若不然,他这会儿哪能以郎中的身份来替她诊脉,恐怕刚刚出现在客栈,就已经被南宫烈的人给拿下了。

    因为这个不得不佩服的认知,真凉对闻争鸣寄托了鲜活的希望。

    她明白,闻争鸣跟三爷不同,闻争鸣跟曾经的尉迟真凉终归是有着剪不断理还乱的关联,不论他帮助她逃跑的目的是什么,既然他主动开口,为的肯定是情,她觉得完全没有怀疑的必要。

    而三爷不同,三爷曾经败给过皇上,因而十分忌惮皇上,并且,他还欠着尉迟锋的恩情。

    三爷……真凉真想扇自己一个耳光,她怎么又想起那个男人?还拿他跟闻争鸣比较?他们两个能比吗?

    赶紧挥去三爷带给她的心理创伤,真凉定定地望着闻争鸣,问,“你真的有办法助我离开?什么办法?快说!”

    毕竟闻争鸣的父亲是闻尚书,闻争鸣做不到堂而皇之地与南宫烈作对,只能暗地里助她一臂之力,这点真凉完全可以理解。

    闻争鸣肯定地点了点头,还是原先的那句话,“没有完全的胜算,但也不是没有希望。”

    “别耽搁时间了,快说重点。”真凉望了望紧闭的房门,心知若是两人在房间里太久,势必会引起南宫烈的怀疑,因而着急地催促起来。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