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穿越时空 > 探香丑妃

075:人有三急

    马车的车厢里重新恢复了安静,也恢复了原有的窒息之感,真凉鼓足了半天勇气,故意涨红了脸,朝着帘布外大喊一声,“停车!”

    疾驰的马车立即放缓了速度,但并没有停下。

    真凉气鼓鼓地瞥了一眼南宫烈,心中明白,驾车侍卫可不管她这个新皇妃,只听皇上的命令,能够将车速放慢,已经算是听见了她的叫喊,且给足了她的面子。

    “我说停车!”这次真凉没朝着帘布外大吼,而是双手叉着腰,直接对着能够下令停车的南宫烈一声大吼。

    南宫烈慵懒地抬起凤眸,不吭声,却以冷冽的眼神在问她,想干什么?

    真凉理足气壮地瞪着南宫烈,声音却故意压低道,“皇上,人有哪三急,你不会不知道吧?一大早起来,我没来得及解决三急之一,便跟你上了马车。现在,请皇上让马车停下,让我解决一下三急行吗?”

    南宫烈盯着真凉的眸光缓缓下移,仿佛在揣测她说这话的真实性,当他的眸光定定地落在真凉释放三急之一的部位时,真凉被他那犀利又幽沉的眸光看得心惊肉跳,脸红到了脖子根,那原本并不三急的部位,似乎隐隐地变得急迫起来。

    真是既羞人又诡异。

    一方面,真凉怕南宫烈看穿她在撒谎,另一方面,他把冷中带灼、意味不明的眸光落在她的隐秘部位,但凡是个有脸的人都会经受不住心绪紊乱。

    既然她已经迈出了羞人的第一步,怎么可能不走更加羞人的第二步?

    暗暗咬了咬牙,真凉双手捂着腹部,脸上做出艰辛忍耐的痛苦神情,一是为了让事情显得逼真,二是想要转移他那可恶的视线,别总落在那个地方一动不动,看得她浑身不自在不说,甚至烦躁混乱不已。

    “皇上,再不停车,我只能像个娃娃一样,随地解决了。”真凉实在不想在一个相貌俊美的男人面前,尤其是九五之尊的面前说一些伤大雅的俗话,但是,她知道她若是不说,并且说得不够像模像样,这马车便绝对难以停下,而她的出逃计划更难以施展开。

    闻言,南宫烈的眸光终于离开了她那个敏感别扭的位置,上移至她的双眸处,却久久地没有出声,既没有让外面的侍卫停车,也没有对她的恳求做出什么该有的回应。

    真凉咬牙切齿地瞪着南宫烈,将他暗骂了无数次之余,恨恨地想着,要不,她真的学那些娃娃一样,将三急之一解决到身上?

    她虽然要忍受着尿湿的难受与辛苦,甚至是丢脸与不堪,但却有几个好处,一是能熏死他,二是能气死他,三是能迫使他让她去其他地方换衣裳。

    总之比较起来,她能得到的好处比她能吃到的亏要多得多呢。

    正当真凉犹豫着要不要真的将三急之一直接释放在身上的时候,南宫烈朝着帘布外的侍卫薄唇轻启,吐出冷冽的两个字,“停车。”

    “吁——”侍卫马鞭甩下,随着马儿一声尖利的嘶叫,马车眨眼间便停了个稳妥。

    这个男人终究肯相信自己了,真凉心花怒放地准备站起来往马车下跳,却被南宫烈一把拽住了手臂。

    马车有些高度,真凉误以为南宫烈是想拉着自己下车免得她摔跤,便一脸感激道,“多谢皇上,这点高度,我跳下去完全没问题。”

    她这和顺的姿态跟方才火爆的姿态相比,宛如天与地之差距,惹得南宫烈凤眸一沉。

    真凉果真如愿等到了南宫烈松开了她的手臂,只是,紧接着响在她耳边的却是这么宛若霹雳的一句,“车上有解决三急的工具。”

    车、上、有、解、决、三、急、的、工、具?!

    南宫烈说这话的同时,松开真凉的手还朝着车厢的角落指了指。

    真凉嗔目结舌地望着车厢角落孤零零待着的那个所谓的工具,再望向面无表情的男人,犹如五雷轰顶。

    就在她还没来得及从五雷轰顶中缓过来的时候,南宫烈已经兀自掀开帘布,身影瞬间消失在车厢内,显然这是给她留下方便解决三急的空间,倒像显得风度极佳。

    真凉孤零零地坐在车厢之内,半饷一动不动,心里实在是气极怨极,同时又觉得有些好笑。

    她怎么也没有想到,车上居然有解决三急的工具,更没有想到,南宫烈会以这样的方式成全她的三急之需。

    事到如今,她还有什么理由要求下车?除非在南宫烈下车之前,她已经将三急解决在了身上,不过,若是南宫烈已经看穿了她的用心,恐怕也会让人把干净的衣裳送进来,让她独自在马车里换好,而不会同意让她下车吧?

    马车安安静静、平平稳稳地停在平坦之处,真凉听不见外面有任何声响,而她里面也没有制造出任何声响。

    虽然出师不利,但真凉真的很不甘心,不甘心在片刻之后,等南宫烈回到马车上,马车重新启动,驶向她不想进驻的皇宫。

    身上突然泛起了一丝痒意,真凉便探出一只手挠了挠,不经意地,她的手触到了一个鼓鼓囊囊的东西。

    顿时,真凉眸光一亮,心中的郁闷一扫而光。

    并非任何东西都能方便送马车里来,若是她急需洗澡什么的,那浴桶肯定搬不进来吧?就算搬得进来,这天气,也会把人给冻死。

    放在真凉胸口口袋的正是菊晨光送给她的荷包,真凉因为觉得它有着极其重要的防身作用,便特意带在身上,没想到,在这个让她差点灰心丧气的时刻,给了她全新的希望。

    昨晚才收到这个荷包,真凉还没来得及将其中所有的小药包统统看一遍,这会儿趁着南宫烈不在车厢内,真凉急急忙忙地把荷包里的小药包全部倾倒出来,快速地查看上面的字迹。

    最终,真凉选择了“奇痒一日夜”的药包。

    自从发现南宫烈的容貌比她想象的要俊美千百倍之后,她便不再怀疑江湖中所有对他的传言,尤其是夸赞,是以,若非有天时地利人和的机会,她不会轻易冒险将菊晨光送给她的药粉尝试到他身上,她绝对不敢低估了他的本事,是以这个时候,她只能将药粉下到自己身上。

    服下一撮药粉没一会儿,真凉便感觉浑身开始痒了起来,她撩开衣袖看了看,发现手臂上竟然冒出了许多的红色斑点,一小块一大片的,很是骇人刺眼。

    若是不知道这些红色斑点的由来,真凉肯定能吓得屁滚尿流,但这会儿她自然明白,这些红色斑点应该是服下“奇痒一日夜”之后的症状之一,是以,看到这些可以当做证据的红色斑点,她反而很是欢喜。

    当真凉有些忍受不住身上的痒意的时候,也不开口问询外头的人,拿起丢在一旁的红色巾帕遮住了脸颊,便直接掀开了帘布,朝着马车上大胆地跳了下去。

    马车的高度确实有些高,真凉跳下的时候又有些激动,甚至带着不顾一切的心态,是以落地的时候,便直接摔在了地上,侥幸没撞到石头等尖锐物。

    站在马车附近把风的侍卫看见真凉摔倒在地,立即跑了过来,一把将她扶起,扶起之后又连忙将手规矩地收回,一脸正色道,“凉妃娘娘,你怎么下来了?”

    真凉环视一圈,这才发现,马车附近,竟然只有侍卫一人,不由地,真凉心中大喜,不动声色地问,“皇上呢?”

    侍卫愣了愣,继而回答,“皇上有点事,马上回来,凉妃娘娘请上马车等待。”

    真凉心中暗笑,这荒郊野外的,南宫烈能有什么事呢,看这侍卫尴尬的神情,八成是去解决三急之一去了。

    “皇上往哪个方向去了?”

    “那儿。”侍卫手指了一个方向,真凉立即记在心里,暗道,待会逃跑的时候,绝对不要走那个方向,免得在逃跑的时候被南宫烈撞上,那就悲催了。

    “车里太闷了,我想下来走走,顺便等他。”真凉暗想着,既然南宫烈不在,奇痒一日夜也就没什么大作用了,她只须在附近走呀走呀走,一不小心走出这个侍卫的视线即可。

    没想到,这个侍卫可不像表面上看上去那般呆板好糊弄,见真凉有走动的迹象,立即撑开双臂拦住她,一脸为难道,“凉妃娘娘,皇上交代过,没有他的命令,绝不能让凉妃娘娘下车。”

    继而,侍卫做了一个请的姿势,“烦请娘娘上车,以安全为重,别为难属下。”

    身上的痒意发作地有些厉害起来,真凉无辜且无赖地一笑,“我都已经下来了,再上去也掩盖不了我已经下车的事实,不如就在这儿等皇上来吧,放心,有我在,皇上不会怪罪你的,我保证。”

    侍卫脸上的神色更为为难,纠结了半天,生硬道,“娘娘若是再不上车,属下只能用强了。”

    给读者的话: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