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穿越时空 > 探香丑妃

060:荒梦

    当两人甜蜜拥吻着,谁也舍不得结束的某个当口,太阳果真穿过云层,普照到两人身上,像是给予最美好的祝福一般热切与温暖。

    感受到阳光的暖意与光亮,两人陶醉的眼不约而同地睁开,继而缓缓松开彼此,手牵着手,脸洋溢着笑,一齐望向高高升起的太阳。

    继而,三爷倚头,含笑望着真凉,挑眉一问,“拜不拜?”

    真凉不知是三爷运气太好,还是天意如此,喜不自禁地重重点了点头,回答,“不拜对不起这美好的太阳,拜,非拜不可。”

    两人脉脉含情地对视一眼,默契地一齐附身将腿下跪。

    真凉双膝跪地的刹那,竟意外地从松软的雪地上叩出了“咚”一声空响。

    没来得及诧异,膝盖下的雪地便开始有了急速下沉的趋势,而诡异的是,三爷所跪的地硬邦邦的,一点儿也没有下沉的趋势。

    眼见着真凉下沉,三爷加重了牵她手的力道,并且急切地喊,“真凉!”

    真凉更是急得要命,惊恐之余,眼眶含泪地大喊,“三爷!”

    “轰”一声的最终,两人的双手莫名其妙地分开,三爷还僵在原地,没有从意外的震惊中回神,而真凉却一直下沉、下沉,像是在坠入万丈深渊一般,眼前全是令她恐惧与绝望的黑暗。

    “三爷救我——”

    “真凉——”

    渐渐地,真凉非但看不见三爷的身影,也听不见他焦急呼喊的声音,只是长时间地陷入无底的黑暗之中,并且一直下沉下沉……直到神志暂时消失。

    “啊——”真凉满头大汗地从床上坐起,眼前出现的,竟是一片陌生的景象。

    她此时所处的,又是一个完全陌生的房间。

    这里是哪儿?她怎么会来这儿?

    真凉揉了揉发疼发热的头颅,清晰地记得自己明明往下坠入了一个无底深渊般的地方,现在怎么会躺在一张陌生的床上?三爷呢?

    “醒了?”大概是听到她刚刚的尖叫声,一个年轻男子动作急切地从外面推门而进,远远便看见了真凉脸上的汗水,便一脸关切地奔至床畔坐下,摸了摸她的头,确定无什么异常,这才神色一松,问道,“噩梦终于做醒了?”

    真凉木讷地看着这个陌生的年轻男子,半天回不过神。

    这男人看起来跟她很熟,甚至关系亲密,可她却对他一点印象都没。

    难道她坠入深渊之后又进行了第二次的穿越?

    真凉蹙眉,怔怔地望着眼前这个五官精致的秀气男人,心里不合时宜地冒出又一个疑问,这男人唇红齿白、肤色细腻、精致温和,若是装扮成女人,估计能比女人还美吧?

    年轻男人望着真凉看向自己时陌生疏离的眸光,伤心地瘪了瘪嘴,附身将她抱在怀里,轻声心痛地感叹,“凉儿,你果真失忆了,菊表哥想要否认很难,我说你怎么就这么命运多舛呢?好端端的一个妙龄美人,一会儿容毁,一会儿失忆,接下去还想怎样?菊表哥快要忧心死了。”

    凉儿?菊表哥?这两个敏感词一起,真凉便清醒过来,她还是尉迟真凉?没穿越?

    真凉眨了眨眼,依稀记起金叶或是银叶好像跟自己提起过,说她有个当郎中的表哥,叫作菊晨光。

    菊晨光勉强也算是子承祖业,祖上皆是名不见经传的郎中,到了他这一辈,已经有了大出息,除去宫中太医,医术能在京城排上第十。

    一为兴趣,二为谋生,菊晨光在京城开了一家药铺,日子过得快乐自在又逍遥。

    “凉儿,虽然我的医术在京城只能排上第十,但你一定要相信我的医术大有前途,那些排名都是虚的,有个慧眼识人的大人物说过,菊晨光的医术,完全可以跟宫中的太医媲美,再过些年,恐怕还可以冠上神医的名号。是以,你一定要耐心地等待,等我把你的脸医治好,且把你失忆的症状给治好。”

    这是一个对自己真诚且充满温暖的男人,真凉抿了抿唇,出声笑道,“失忆就不用治了,这样已经挺好,至于脸嘛,确实要麻烦菊表哥。”

    “麻……麻烦……”菊晨光一把推开真凉,黑眸炯炯有神地望着她,哆嗦着红唇,问道,“凉儿,你终于愿意相信我了么?”

    菊晨光记得失忆之前的凉儿,因为闻争鸣不相信他的医术,所以凉儿也跟着不相信他的医术,一直拒绝尝试他给她配置的各种解斑药剂。

    真凉微微一笑,“怎么,我以前一点儿也不相信你么?”

    “呵呵,还行,还行吧。”菊晨光如何能说,以前的她眼里能看见的人只有闻争鸣,只相信闻争鸣,哪能相信他这个排名只有第十的菊表哥呢?

    从菊晨光尴尬的笑容中,真凉虽然不会联想到闻争鸣,却能明白以前的尉迟真凉对待菊晨光是怎样的一种态度,求过无数名医的她,一定不会相信一个排名只有第十的平凡郎中。

    不过,她已经不是以前的尉迟真凉,她相信所有愿意为她无私付出的人,更愿意给他们无数次的机会,哪怕最终的结果以失败告终,哪怕她对自己完全不抱希望,她也会给他们无尽的希望。

    这世上有几个人一出生就是医术高超的?一出生就是神医的?

    也许,不久的将来,菊晨光真的变成了鼎鼎有名的神医,连她也要刮目相看。

    “菊表哥,真凉这脸的未来就全全交给你了,你可要上心呀。”真凉甜甜一笑,她当然不会把自己脸的未来只交给菊晨光一个,但她交给他的,是货真价实的信赖与期望,绝对没有逢场作戏的成分。

    菊晨光何曾受过真凉这般死心塌地的青睐?激动地浑身一震,高高地扬起一条手臂保证道,“凉儿放心,有你这句话,我即便是把命豁出去,也要把你的脸上的褐斑给治好,让你重新变成一个大美人。”

    与此同时,菊晨光激动地在心里感慨,失忆后的凉儿比失忆前的凉儿好像可爱多了,会慧眼识人了不是?为了保住凉儿的可爱,他是不是该如她的愿不给她治疗失忆症?

    这个念头一起,菊晨光立即摇头否定,并且将自己大骂一顿,菊晨光啊菊晨光,你怎么能为了一己之私而放弃济世救人的行医宗旨?不该!不该!该打该打呀!

    菊晨光的脸部神情丰富多变,看得真凉一愣一愣的,忍不住问道,“菊表哥,你没事吧?怎么一直摇头?”

    “哦……没事,有点头晕,摇摇便清醒多了。”菊晨光一边说着一边站起来问,“凉儿,肚子饿了么?菊表哥特意为你准备了药粥。”

    “还行。”真凉无心饮食,不解地问道,“菊表哥,我怎么会在你这儿?”

    菊晨光望着真凉的眸光略有躲闪,却还是老老实实地回答,“三爷亲自把你送过来的,送过来的时候,你浑身发着高烧,是我帮你退的烧。”

    真凉沉默了,怎么回事?她明明从雪地里下坠,与三爷远远地分开了,怎么会……难道后来三爷跳下无底深渊找到她了?

    定了定神,理了理气,真凉强忍着内心的纷乱,问道,“他人呢?”

    菊晨光轻描淡写地回答,“你问三爷呀?他把你送到就走了。”

    不是要跟自己拜堂成亲的么?他怎么说走就走了?

    真凉哆嗦着唇瓣,继续发问,“他有没有说什么?有没有留话给我?”

    菊晨光深深地看着真凉,继而撇了撇嘴,“还能说什么?他就只说了四个字:任务完成。我倒是追问了几句,但他根本不理我,可恶的很。”

    真凉眼神一黯,心尖一颤,闷声不响了一会儿,菊晨光已经端着药粥进来,且把碗端到她的手上。

    “快趁热喝,很香的,你呀,昏睡的时候一直在做恶噩梦,说着稀里糊涂的听不懂的话,怎么叫都叫不醒,现在烧退了,明日就可以出嫁了,菊表哥祝你幸福。”

    出嫁?明日?

    真凉双手微颤地捧着碗,问,“今天什么日子?”

    “十月初七,明天十月初八,是你进宫的日子,凉儿,你不会得了健忘症吧?今天能把昨天的事一齐忘记?”

    闻言,在确定了某些事后,真凉的心猛地下沉,豁然开朗的同时,却满心失落与悲凉。

    原来,那场雪天抢婚的戏码,不过是她的荒梦一场。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