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穿越时空 > 探香丑妃

059:拜日成亲

    大雪漫天纷飞,寒风四面呼啸,耳边锣鼓震天响动。

    真凉穿着一身大红色的新娘装,头上顶着一块鸳鸯戏水的红头盖,腰肢上被绑着一根结实的红绸带,双脚踏在松软的雪地上,低垂着头不见鞋面只见深深的坑洼。

    一步一个脚印,却不是给她踏实与安宁的脚印。

    透过微微晃动着的红头盖,真凉可以偶尔看到前方距离自己十几步之远的一个男子背影——南宫烈。

    即接她进宫的大信国皇帝南宫烈。

    南宫烈手上牵着红绸带的另一头,牵引着她一步一步地往前走,迫使她无法有片刻停留。

    几次望向南宫烈颀长伟岸的男子背影,真凉的嘴越抿越紧,渐渐地,越瘪越下。

    只消看他那引人遐想的俊逸背影,她便能够相信他的相貌确实能像别人所描绘过的那般举世无双。

    可举世无双,对她而言又能怎样?

    她一点儿也不稀罕他的举世无双!

    她稀罕的是一个干净的能对她专一的深情的男人,而这些要求,南宫烈一样也做不到。

    一阵斜风将真凉的红头盖吹走不见,落在附近的雪地上,孤零零的极为触目,却没有人吭声,更没有帮忙捡拾。

    真凉抬起头,眯起眼,望向那道暗红色的宫门,漆黑的瞳孔不由地缩了缩。

    她想到了两句诗,并将其自然改掉:一入宫门深似海,从此自由是路人。

    在踏进宫门之前,她还能尝试着再逃一次吗?哪怕希望渺茫,她也想逃一次行吗?

    真凉停下了脚步,可还没来得及喘口气,付诸红绸带上的拉扯力道便猛然加重。

    于是,真凉尚未站实的双脚立即往前趔趄而去,反而跨出了更大的一步。

    南宫烈真是一个可怕的男人!就像是后背长着眼睛一样!甚至,好像能洞悉她心中所想!

    真凉恨恨地瞪向前方的南宫烈,双脚的步子不得不配合得越跨越大。

    “蹬蹬蹬——蹬蹬蹬——”

    就在真凉打消了最后逃跑的念头之时,耳边传来急速的马蹄声,由远及近,由轻至响。

    真凉正准备循声望去,一个熟悉的男声仿若从空旷的高空中幽幽传来。

    “尉迟真凉!”

    他叫她尉迟真凉。

    只叫了一声,便再也没有了下文,不过,那马蹄声却越来越近,越来越快,仿佛已快要贴到她身后。

    真凉猛地转过头,迎面驶来的是谁?三爷与一匹枣红色的骏马!

    三爷穿着一身大红色的长袍,满身喜气,望向她的眉眼里尽是抖擞的神采与深意。

    他是来接自己的吗?他改主意了吗?他是她的白马,哦不,红马王子吗?

    真凉张了张嘴,什么话也没说出,腰肢上绑着的红绸带突然被南宫烈奋力一扯,这一次,南宫烈应该是愤怒了,使出的力一下子便将她无情扯倒在地。

    猝不及防地跌倒在冰冷的雪地上,真凉却并不觉得寒冷,因为她的心里升腾起最后的惊喜与希望。

    身后是阴冷地瞪着自己的南宫烈,身前是三爷以及宫廷仪仗队,等等,可天地之间,真凉眼里能看到的却只有三爷一人。

    她的眸子跟他一样,绽放出闪亮的希冀之光芒。

    不过,她却不敢轻易地开口询问,万一三爷赶来的目的跟她完全无关呢?或者他只是来跟她道喜,或者来告诉她,今日他也成亲了,新娘是紫舞,恰好路过看到她?

    各种念头在脑海里飞闪而过,三爷骑着的枣红色骏马却不顾一切地继续朝着她疾奔而来,这是唯一无法否认的事实。

    “啊——”

    无数人的嘴里发出了惊恐的尖叫,因为他们皆以为骏马即将狠狠地踏过真凉,将真凉变成它脚下的残尸。

    真凉没有发出尖叫,却也惊恐地瞪大了眼睛。

    可是,明知危险正在临近,明知只要她爬起来或者往旁边打个滚就有可能避开,可她却一动不动地跌坐在地上,望着三爷闪亮的黑眸,仿佛想要进一步地看到他心里去。

    千钧一发的时刻,周围的尖叫声再次响起,这一次,却不是因为骏马踏死了还没来得及进宫的妃子,而是在骏马经过真凉跟前的时候,三爷除了一只脚勾住骏马的马鞍,其余部分皆朝着真凉倾倒而去。

    那姿势既漂亮又潇洒,整个人像是倒悬着一般惊险刺激。

    快到眨眼的工夫,真凉便被三爷从雪地上抓肩拾起,稳稳地放在马鞍之上。

    骏马也在这个时候乖顺地急刹停下脚步。

    真凉坐在前面,三爷坐在后面,马鞍瞬间显得窄小,可两人因为身躯紧贴,皆感受到了极致的温暖与安全。

    南宫烈牵着红绸带的手再次使力,真凉的身子不由自主地往一侧倾倒,若非身后的三爷紧紧地揽着她的腰,她早就已经摔下马去。

    真凉紧紧地咬着唇瓣,生气地望向已经朝着自己转过身的南宫烈。

    不知何时雾霭四起,她能看见南宫烈高大的身躯,却无法看清他年轻俊逸的容颜。

    眼看着那阵雾霭即将被风吹去,身后的三爷以手掌为刀刃,竟轻易地劈开了红绸带,将其一分为二。

    刹那间,真凉腰肢上的红绸带还在,却已经不受南宫烈的制约,被劈断的一头已经飘落到了雪地中,仿佛瞬间失了生气与喜气。

    “姓三的,你放肆。”南宫烈颇为空灵的声音愤怒地从雾霭那头传来。

    三爷豪迈地大笑一声,道,“我怕我再不放肆,这辈子的幸福便被你毁了,得罪了,告辞。”

    话落,三爷喝出一声“驾”,骏马“蹬蹬蹬”飞驰而去。

    风刮在脸上冷得如刀刮般刺痛,可真凉却心花儿怒放,开心至极。

    微微地侧过脸去,真凉看到后面紧追不舍的侍卫队,只有南宫烈仍站在雾霭之中,手上牵着一根已经断掉的红绸带。

    “恋恋不舍想回头?”突然,真凉耳边传来三爷不悦的声音。

    真凉狡黠一笑,“想回头又怎样?”

    “晚了,他的新娘已经够多,不缺你一个,我的新娘却只能你一个。”

    三爷这话说得既霸道又深情,真凉“咯咯咯”地差点笑弯了腰,她雀跃地望向前方,丝毫不怕两人会被后面的侍卫队给追上。

    因为她相信他有能力摆脱他们。

    她的信任确实没错,半个时辰不到,后面便没了追赶声。

    枣红色的骏马将两人带到了一个四下无人的地方,虽是冰天雪地,冰天雪地里却穿插着绿树红花,白色为背景,红绿色是点缀,景色实在是美不胜收。

    三爷抱着真凉下马,指着茫茫远方,豪情万丈道,“今日我们就在这儿拜堂成亲。”

    真凉望了望白茫茫的天空,坏坏一笑,“这里没有堂,不算拜堂成亲,我希望我们能够在这儿拜日成亲,所以,除非太阳升起来,否则我拒绝嫁给你。”

    三爷的手罩在真凉的后脑勺上,温柔地轻抚,嘴角则含着宠溺的笑,“我有个办法能让太阳立即升起,满足你的心愿。”

    不等真凉问询,三爷已经强势地揽住她的腰肢,将她柔软的身子狠狠地压向他的身躯,急切地吻住她的唇。

    被覆住唇瓣的刹那,真凉眼角含笑,心里不由地慨叹,这男人真是,老掉牙的伎俩还敢拿出来使?不嫌丢人?

    不过,明知他的伎俩过时,真凉还是给予了热切的回应,全心全意地投入到了他所给予的深吻之中。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