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穿越时空 > 探香丑妃

058:如愿以偿的滋味(3)

    约摸一个时辰之后,虽然仍是白日,但由于窗帘已经被拉上,客房里显得幽暗重重,置身其间的真凉迷迷瞪瞪地分不清究竟是白日还是黑夜。

    此时,她跟三爷已经不在浴桶里,而是以一躺一趴的姿势处于四周都垂着纱幔的软床之上。

    浴桶里的水已经转凉,再也温暖不了人,真凉现在所需要仰赖的热源,皆来自于三爷——一个热源滚滚的阳刚男人。

    此刻的真凉脑袋昏沉,神智已经很是恍惚。

    其实,跟三爷置身同一个浴桶之后,她就渐渐地开始神智恍惚了,她也不知道自己的身子究竟怎么回事,怎么跟他吻了吻,被他摸了摸,便失去了所有的力气,越来越不受自己的控制,躁与热的感觉此起彼伏。

    她只隐约明白接下来将要发生的羞人之事,其余的,皆是任由三爷摆弄:任由他抱着她出浴桶,任由他用干爽的布擦干彼此的身子,任由他将她放在床上,任由他覆盖在她的上面。

    只要真凉微微仰起头,便能看见三爷那骇人的长剑,只要她摸一摸三爷,便能感觉到他浑身的火烫,虽然他一句话也不说,但她可以体味到他想要她的欲有多强烈。

    这一次,她坚信,箭在弦上的他绝对不会再半途而废。

    也就是说,这个艾县下着雨的午后,他们将破掉彼此的清白之身。

    这显然是一件既公平又充满旖思的事……

    三爷的唇渐渐离开了真凉的唇,转去了其他地方,仿佛将她当成珍奇异宝般膜拜,能够吻的地方,不能吻的地方,他都尝试吻了吻,真凉每颤抖一下,他的吻便加重加深一番,反而惹得真凉颤抖得更加厉害。

    男女情事往往如此,越是克制,越是压抑,反射爆发出来的往往越是激烈疯狂。

    与此同时,三爷的手也没有闲着,在他喜欢的地方任意地捏揉耍完。

    力气殆尽、浑身软绵的真凉除了睁着一双迷离的美眸之外,嘴里不住地发出情不自禁的轻吟,惹得三爷的动作更加往狠重深发展。

    娇嫩的身子实在受不住三爷的折腾,真凉只能微微扭动着释放不适。

    谁知,真凉身子一旦扭动,激得男人身上的烈火烧得反而更为旺盛。

    饶是如此,两人的配合在某种程度上而言,已经默契到无缝可钻。

    像是两具天生便契合的身子,甚至还有两个天生便契合的灵魂。

    “尉迟真凉,你真美。”三爷从真凉的山峦间陶醉地抬起头,发出情不自禁的夸赞。

    真凉害羞带娇地笑着,明白他这是在夸赞她的身段好呢。

    粉唇轻抿了抿,真凉努力地说出一句声音很低的话,“你也不赖。”

    好吧,其实她夸赞的不但是他的身段,还有他的技术,生涩的毫无章法的却让她欢喜的技术。

    两人互相夸赞,虽然夸的都不是对方的容颜,但彼此的容颜根本不会成为这场欢爱的影响与阻碍。

    “你这身子是不是天生就是要男人命的,简直……”三爷那些即将脱口而出的吓流字眼在对上真凉娇嗔的眸光时,立即换了一种方式夸赞,“别不信,瞧瞧,你是女人,我是男人,可你身上的温度却能跟我差不多烫。”

    言外之意,她若是个普通的女人、正常的女人,在这种时候,身上的温度是绝对不能高于他的,因为那就是阴与阳的显著区别。

    真凉微咬着自己的唇瓣,没有跟他搭话,一方面是懒得说话,一方面是自己理亏,不好意思说话。

    确实,她也发现身子的反应很是惊人,居然跟他的温度一样滚烫。

    这般羞人的反应对她而言,无疑预示着她对欲事的渴求也很强烈。

    她不想承认自己是那种欲念强烈的女人,可现在身子的反应告诉她,她好像是呢!

    三爷的长剑随着他的动作,时而蹭在她的腿间,时而蹭在她的腹部,时而蹭在她最隐秘的森林处,无论处在哪个位置,真凉都能敏感地感应到它的位置,甚至还有温度与大小。

    真凉扭动身子的幅度越来越大,身子深处烫着、空着、虚着、慌着,可无论怎么扭摆都无法释缓。

    这种煎熬的感觉实在是太痛苦,真凉很想快刀斩乱麻地来个痛快与结束。

    两人在浴桶里已经纠缠很久,接着在床上也纠缠了很长时间,可真凉不明白的是,为何三爷迟迟地没有将她破掉身?

    曾经她听说过所谓的前戏,也听说过很多女人都需要前戏的长时间挑豆才能有所感觉,是以她禁不住猜测,难道三爷这是准备给她足够的前戏?难道他没有感觉到她已经准备好了么?

    嚎——

    真凉突然想到三爷在男女情事上也宛如一张白纸,立刻就理解了他的迟迟不入。

    当然,哪怕她再希望他赶紧进行关键的下一步,她也是怎么也说不出口的。

    再度忍耐了须臾,当三爷终于将自己的长剑抵放在真凉的腿根,置于密林的入口,天安地静了。

    真凉恐惧地闭上了眼睛,慌乱地紧张地等待破雏时刻的降临。

    会有多痛呢?会有多美好呢?

    她还在等待所有的好与坏。

    只是最终,她却还是没有等到那可怕的进驻,反而,三爷那滚烫硬实的长剑倏然撤走。

    真凉诧异地准备睁开眼睛,三爷却在他睁眼之前,将他的一只大手忽地探向了她的幽林地带,狠狠地一按。

    霎时,真凉敏感地浑身痉挛,嘴里甚至发出了刺激的尖叫,“啊呜——”

    惊骇地睁开眼睛,真凉呆呆地望着半压在自己身上的三爷,以无助的眼神询问他究竟想干什么?

    他是不是还想跟昨晚一样,在关键时刻放弃她?

    真凉的心噗通乱撞,没来得及平静些许,三爷的手便在那儿拨弄起来。

    “啊嗯……呜嗯……”从未感受过的滋味袭上五脏六脉,真凉面色痛苦地闭上了眼睛,双手紧紧地抓住床褥,床褥的褶皱四起。

    三爷望着真凉脸的眸色越来越深,越来越沉,那些火光在眼珠里疯狂地旋转,却偏偏无法释放出来。

    而他的动作随着真凉痛苦与快慰交织的神情而继续着,改进着,加速着,直到真凉抑制不住地颤抖起来,发出一声亢奋的尖叫,他手上的动作才变缓变柔。

    在最后最后的时刻,真凉睁开了什么也看不清的眼睛,眼睛里盛满了绚烂的烟花,她似乎听见,三爷在她耳边一字一顿地,用完全嘶哑的声音说道,“凉儿,一年之后,你若不快乐,爷带你远走高飞,从此,只许你信我,此生绝不负。”

    她以为自己是在做蝽梦,使劲地点头,嘴角溢出灿烂的笑容,甚至,还伸出双臂紧紧地抱着男人,用心不停地答应着,“好,好,好……”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