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穿越时空 > 探香丑妃

053:垂爱

    每个人身上或许都有神经质的一面,真凉亦是!

    不过一两句话的工夫,她的神经质便发作了,刚刚还觉得堪比天大的悲惨之事,这会儿已经完全逆转了方向,变成了一件值得期待的欢乐之事!

    就如悲剧与喜剧,皆不过在人的一念之间神奇。

    那个宛如枷锁与牢笼的皇宫,真凉突然觉得自己完全可以将其当作旅游胜地,或许一年,或许无须一年,她就能在玩尽兴了之后想法设法地离开那个旅游胜地。

    那个传说中俊逸无双、气度卓绝、才华横溢的年轻皇帝,她也完全可以换另一种心态去面对他,因为他除了是需要跟无数女人交配的种猪种马之外,还有其他的本领,她大可站在面“圣”者的角度去欣赏他、评判他、否定他,抑或崇敬他。

    而洁癖的她其实最怕承受的便是他的临幸,不过,此刻因为心情极好,她觉得那也不是什么恐怖之事,一来,尝试过无数绝铯美人的南宫烈面对她这种丑女肯定不屑一碰,二来,假设他受到真姨娘的托付必须跟她同床共枕做那种事,其实也没什么大不了的,到时她只须如此安慰自己便可:哎呦,不过是别人的一具躯体而已,跟我有啥本质关系?随便拿去!

    距离原先所住的客栈还有很长一段距离,三爷的步伐越来越快,有些地方甚至还双脚离地飞跃起来,尽可能往有屋檐的地方走,可还是避免不了被雨淋了又淋。

    哪怕身上越来越冰寒,像是快要感觉不到自己的体温,真凉心里的冰却在快速地融化之中,神经质发挥到了极致的时候,她忍不住笑了起来。

    不过,她不打算让三爷知道她陡然快乐的心情,所以,她将整张脸都紧紧地埋藏到他那宽阔又坚实的胸膛中去,而为了强忍着不让笑声发出,她的身子开始剧烈地抖动起来,越想控制,抖动的幅度反而更大。

    真凉只能竭力不让三爷看到她笑得扭曲的脸,根本无法制止自己抖得越来越厉害的身子,而当三爷感觉到怀中人在剧烈地抖动时,浓眉立即凝得死紧,心中懊恼不已。

    起先,三爷以为真凉是因为身子快要冻僵了才发抖,可垂眸看到她深埋的脸,便又以为她是因为在他怀里伤心痛哭所以才会浑身颤抖。

    他可惜她的泪水,全部印上了他胸前的衣裳却融入了雨水,找不到蛛丝马迹。

    三爷艰难地抽了抽苦涩的嘴角,安慰的话终究是一句都说不出来,损人的话倒在心里藏了一箩筐。

    这个傻女人,不过是进个宫做个皇妃而已,真有那么困难痛苦么?他都已经给了她一年的期限,换作其他女人,别说是一年,就是一眨眼的机会,他都不会给。

    饶是心中对真凉充满了埋怨与责怪,三爷还是不断地加快着步伐,抱着她的力道不断地收紧,恨不能将她掐进皮肉里藏起来,那么,她既不会被雨水淋湿,也能刹那间看清他的人,理解他复杂的心。

    漫漫长路终有尽头,三爷终于抱着真凉一脚踹进了原先的客房。

    留守在客房里照看的中年妇人见机立即离开,被关上门的客房之内,灼热的水汽弥漫。

    那个被真凉用过且撤走的浴桶不知何时已经被重新安置好,此刻里头盛放着温度恰好的热水。

    三爷在出门之前,便吩咐客栈的老板娘准备了浴桶与热水,并且要随时保持足够的温度,以便真凉一回来就能坐进浴桶里泡着,免得风寒。

    客房里只有三爷与真凉两人,静悄悄的,只有热水散发出的雾气在弥漫动作着,动中偏静,静中微动,从远处着眼,置身白雾中的两人,宛如一幅隽永的情恋画卷。

    三爷将真凉轻轻地扔在地上,冷声道,“进去泡着。”

    真凉踉跄了几步才勉强站稳,一只手自然地搭在浴桶边上。

    在她双脚落地的时候,因为已经笑得够多,脸上的神情及时收起,即便面纱不知何时已经不见,她的脸看起来也像是闷闷的,好似仍处于生气之中。

    看了一眼身旁不断飘散出袅袅雾气的浴桶,真凉嗤笑,“你叫我进我就进?我偏不进!”

    虽然她已经将诸多困难的大事都想畅通了,可对于这个男人,她还存着很多复杂的怨气,不是想忘记就能忘记的,是以这会儿,她非得好好地捉弄他一番,否则,一旦她进了宫,不知该等到何年何月才能把在他身上吃的亏给报复回来。

    三爷双眸森冷地瞪着她,仿佛欲让她被瞪得心里发寒,从而自觉地进浴桶泡着,可真凉偏偏不觉得害怕,反而抛给他几个白眼,弯着嘴角阴阳怪气道,“雨水黏在身上就是舒服,我很享受这种**的感觉,你若是不喜欢,自己进去泡呀,少来管我。”

    “想让我亲手把你丢进去?”三爷冷声威胁。

    真凉故意仰起头朝着三爷挑衅一笑,“你敢?姓三的混账,你碰过我多少下,碰过我哪里,占过我多少便宜,我都会牢牢地一笔一笔记在心里,等到一天,我的男人肯定会来找你算总账!你若是敢多碰我一下,十倍起算!”

    “你的男人?”三爷勾唇反问,“是皇上么?”

    “当然不是,我的男人比他干净,比他更有魅力,原本,我以为你有可能成为我的男人,可惜我看走眼了,不,不是走眼,是瞎眼。”

    三爷眼神一黯,话却说得无比猖狂,“除非是皇上,管你男人是谁,我都不会放在眼里,你若是敢让他来,我就敢让你做寡-妇。”

    “除非这世上男人死绝,或者只剩下你一人,否则,我绝不可能做寡-妇。”

    真凉这话说得够毒,无异透露给三爷两点:一点,她已经对他彻底死心,一点,她可以不断地嫁给其他数不尽的男人,除了他与皇上。

    三爷从来不认为自己跟南宫烈是一路人,但今日,他突然觉得,他们根本就是一路人,因为都得不到这个女人的半点垂爱。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