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穿越时空 > 探香丑妃

046:同饿

    真凉懵了,彻底懵了,她是不是耳背了?是不是听错了?

    男女授受不亲,你请自重?

    这话若是从其他男人嘴里说出来,或许她会重视一番,可这话偏偏从这个调弄她多次的男人嘴里说出,就如天方夜谭般可笑。

    除了这一次她主动要求,从来都是他想要跟她授受不亲,而不是她要跟他授受不亲。

    恨恨地盯着三爷的背影,真凉无端觉得这个男人变得跟昨晚不一样了,瞧她只是这么简单的一试探,他就显露出了他的心意。

    也许,经过昨晚的深思熟虑,他放弃了对她负责一辈子的念头,决定跟她桥归桥路归路地毫无瓜葛。

    真凉自嘲地笑笑,暗叹这男人变心跟小娃娃的脸一般,说变就变。

    “三爷,我突然觉得你很虚伪。”真凉毫不掩饰心中所想,直言道出。

    一手扯过旁边的衣裳,真凉迅速地穿起下床,经过男人身边时,真凉连眼尾都没有向他扫去,径直走到桌前坐下,自己给自己倒水喝。

    没过一会儿,有个中年妇人站在敞开的门前叩了叩门,“姑娘是要先用饭还是先沐浴?”

    睡了那么长的觉,真凉的肚子自然是饿极,可她却忍着马上用餐的念头,微微笑道,“沐浴。”

    很快,沐浴水在房里准备好了,中年妇人带着几个丫头已经关门离开,但三爷仍一动不动地站在真凉的床前。

    真凉冷冷一笑,一边解着衣裳,一边道,“男女授受不亲,你要不要自重一下?”

    三爷的眸光沉冷地落在她的一举一动上,身姿不动,嘴里也没有出声。

    真凉将最外头的衣裳用力地张扬地抛在床畔,继续脱着里头的衣裳,其实,既然男人已经说出了那种生分决绝的话,她毫不担心在这种时候,他还会来无耻地占她便宜。

    既抱着忿忿不平心情,又抱着赌气的心态,真凉加快了手上的动作,即便在这个男人面前将自己剥个干净,她也没丝毫畏惧与羞怯。

    其他男人都有资格跟她谈自重,唯独他三爷没有任何资格!

    真凉的心又酸又涩,明明自己是被欺负的一方,怎么现在感觉她是最不要脸的一方?

    若是他真的觉得她不自重不要脸,那她就不自重到底,不要脸到底。

    身着的衣裳一件又一件地飘然落地,惹得客房里一片旖旎,真凉注意到,男人的眸光虽然一直落在她的身上,却不似那日那般淬火,更不昨晚那般灼热,他漆黑深邃的眸底,全是无情的冰寒的冷静。

    当真凉身上只剩下上下两片最后的遮掩,当她浑身一大半的肌肤都展露在空气中,当她决定将最后那两片布料一并剥去的时候,男人终于收回了眸光,大步离开了客房。

    真凉继续没有完成的动作,直至身上已经光溜,她这才抿唇一笑,勉强安慰自己道,这男人,终究斗不过自己。

    将自己置身在温暖的热水中,真凉惬意地闭上了眼睛,疑惑却再度袭上心头。

    三爷若是一点儿也不喜欢她,一点儿也不想对她的人生负责,方才何必一直看着她剥衣?直至没脸看下去了才落荒而逃?

    真凉不知道自己是不是太自恋了,或者想象力太丰富了,一边是理智地认为,三爷对她毫无感觉,一边是感性地猜测,也许是他有什么苦衷,所以不敢要她?

    她喜欢清清楚楚、明明白白地做人,这件事她觉得有必要向他问问清楚,要么,让她彻底死心,从此打消依靠他的念头,要么,给他出谋划策,给两人的关系找个出路。

    其实,她想要跟他有所关联的根本目的并不是为了做他的女人,而是为了有个强大的依靠。

    念及这一层,真凉难为情地笑了,觉得自己又傻又冲动,昨晚怎么会生出那般荒唐的念头,只是为了有个依靠就将自己的身子奉献给他?

    她明明还可以用其他的方法让他成为她的依靠,譬如,做他的朋友,譬如,跟他结拜成兄妹。

    结拜成兄妹?真凉被自己恶寒了一下,两人的亲密关系已经不同寻常,如何能坦然自若地再当兄妹?

    当真凉将一切都想通透了之后,浴桶里的水也已经凉了,她迅速擦干身子,穿好衣裳,尔后打开门让人赶紧上菜送饭。

    一波人收走了浴桶,一波人送来了丰盛的午膳,真凉望着中年妇人,问,“三爷呢?”

    中年妇人便是客栈的老板娘,笑道,“三爷在楼下喝茶。”

    “麻烦你跟他说一声,我等他一起吃。”

    “是。”

    当桌上的饭菜全部摆放整齐之后,真凉入座,哪怕饿得肚子咕咕叫,仍忍着没有开动,如今她已经身无分文,无论是住这客栈的钱,还是吃着客栈的食物,出钱的人都是三爷,是以,他是主她是客,她该给他应该的尊重,否则,良心不安。

    片刻之后,三爷的身影终于出现,见真凉一筷子都没动,便奇怪地问道,“怎么还没吃?不合胃口?”

    他知道,真凉这次出逃虽然只过去一天半两夜多,可她却吃尽了苦头,尤其是在饱食的问题上,若不然,昨晚她也不会把那么一盘寡味的糕点当作山珍海味般地全部吃掉。

    今日天亮之后,他便让客栈准备了丰盛的菜肴,一直热在那里,可以随时给她享用,甚至,未免她饿坏了肚子,他还来吵过她三次,一次是用叫喊的方式,一次是以推搡拍打的方式,一次是以捏脸捏手的方式,可是,熟睡的人哪怕因为他的打搅动个不停,却就是醒不过来。

    真凉像是没事人一般,对着三爷甜甜一笑,“等你来了才吃,快坐吧,我肚子已经饿扁了。”

    三爷一怔,这女人沐浴前瞪着自己的眸光充满怨恨,这会儿怎么如此平静?

    饶是心中疑惑,三爷还是立即在真凉对面就坐,拿起筷子开吃。

    他突然意识到,今日他跟她一样,除了茶水,竟然什么食物都没吃过。

    不是他忘记了吃饭,而是他没有丝毫胃口。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