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穿越时空 > 探香丑妃

039:碰与不碰

    酸味?

    真凉使劲吸了吸鼻子,却没有闻到任何酸酸的味道。

    她确信自己的嗅觉没有问题,便瞪着三爷道,“没有!”

    三爷似乎不想继续这个话题,神色莫名地问,“方才你看见紫舞靠我身上了?”

    真凉眨了眨眼,不明白他为何会这么问,想了想还是如实回答,“没有。”

    三爷继续发问,“看见我跟紫舞手牵手了?”

    “没有。”

    “看见我抱紫舞了?”

    “没有。”

    “看见我跟紫舞眉来眼去了?”

    答案自然仍旧是没有,真凉不明所以地愠怒道,“姓三的,你究竟想说什么?别扭扭捏捏的干脆点好么?”

    三爷用一种恨铁不成钢的眼神望着真凉,淡淡地回答,“我跟紫舞认识已有三年,不过,却从来没有碰过她,而她也没有机会碰过我。”

    闻言,真凉不屑地冷哼一声,心中暗道:谎话连篇!若是你们没有亲密接触过,明哥会说紫舞是他的心上人?哪怕他们两人真没做过那种最亲密的男女之事,在怦然心动或者思念如潮的时候,怎会没有情不自禁牵手、拥抱甚至是亲吻的时候?

    真凉不由自主地想到了男人那日强吻她的感觉,那吻功真是生涩不堪,只能说,他跟紫舞亲吻的次数也许还不够多,所以技艺远没达到熟练高超的地步。

    不过,转念一想,真凉又着实有些不解,他跟紫舞究竟有没有过身体上的接触,跟她有什么实质性的关系?他为什么要跟她说?真是奇怪!

    “没想到,我第一次且唯一一次碰过的女人,竟然是个褐斑丑女,你说我究竟是幸还是不幸?”三爷话落,仿佛真的很是渴求真凉的答案似的,眸光深邃地看着她,仿佛只要真凉给他一个判定,他就会认定自己究竟是幸还是不幸。

    真凉强忍着怒气,对着他森凉一笑,言之凿凿,“你碰了我,当然是幸,我被你碰,却是天大的不幸。”

    三爷露出了似笑非笑的神情,仿佛丝毫不计较她这般说法,突然又绕到先前那个话题上道,“我怎么感觉,你身上的醋味淡了?”

    真凉蹙眉,正准备说话,心里突然便恍然大悟,明白男人为何说闻到了酸的醋味。

    酸的醋味,多敏感的说法呀,而她居然没有马上意识到!真是笨死了!

    他所说的醋味根本不是字面上而言的醋味,而是心理上的醋味,意涵嫉妒的醋味。

    哎,从她刚刚一系列的反应来看,确实有吃醋的嫌疑,否则,她为何要那么计较紫舞的事?甚至把紫舞的衣裳脱掉之后还要踩上几脚?她怎么会突然那么幼稚?难怪惹他怀疑与误会!

    真凉真是宁愿承认自己是个傻瓜也绝对不会承认自己对三爷滋生出了特殊的情愫,她认定自己那般计较紫舞的事,原因无非是只有两个,一个,是三爷那日欺骗了她,一个,是紫舞对她使出狠招。

    无视自己微微发红的脸颊,真凉满不在乎道,“我从来都不喜欢吃酸的东西,更别说是醋了,三爷是不是太自恋了?你觉得我会喜欢上脸上长疤的男人?不瞒三爷说,我喜欢的是像你属下那种英俊倜傥的……”

    若不是被三爷逼急了,真凉绝对不会拿他脸上的疤来取笑,毕竟,她从来没有觉得他脸上有疤是一件多么难以接受的事。

    三爷面色一沉,道,“你喜欢美男子?”

    为了表示自己对三爷毫无兴致毫无感觉,真凉连忙点头道,“当然,虽然我长得丑,可正所谓爱美之心人皆有之,谁也无法阻止我对美男子的欣赏与追求,就如你对美女的欣赏与追求一样。”

    “你在撒谎。”三爷忽然笃定道。

    “我哪有撒谎?”

    “在我离开京城之前,尉迟家的四女儿即将进宫为妃的消息已经传遍整个京城,你若是当真喜欢美男子,为何费尽心机地逃离京城?别告诉我说你是出来游玩散心的。”

    真凉愣住了,实在没想到自己即将进宫的消息会传播开去,究竟是谁放出去的消息?是那个她从未见过且不屑见的皇上南宫烈,还是真姨娘她们?

    “我逃走的事也传遍京城了?”真凉黑着脸问。

    “应该没有。”

    没有觉察到男人话中的异常,真凉暗吁了一口气,她也不知道自己为何那般在意逃走的事被传播出去,也许,多一个人知道,她就多一份被抓回去的危险,毕竟,她的脸长得太具有辨识性了。

    垂眸沉默片刻,似乎为了缓和沉闷的气氛,真凉轻声说道,“姓三的,你终于间接承认我不是姬女了。”

    其实她是心知肚明的,那天在小屋,这个见多识广的男人就因为她特别的丑貌而明确了她的身份,也很有可能是因为她的身份,他才临时放弃了拿她做解药的念头,否则,若他是因为嫌弃她的丑貌而不要她,他也不会在看清她的丑貌之后让她帮那种忙,甚至继续吻她。

    “我四海为家,见过的男人比天上的星星还要多,但是,皇上是我所见过的最为英俊倜傥的美男子,那般不可多得的豪杰人物,你为何舍弃?”

    真凉刚刚把吃进去的肉食都吐干净了,这会儿肚子空落落的又开始饿了,见房间里的桌子上有一盘糕点,真凉便走过去坐下,抓起一块使劲咬了一大口,直呼,“好吃!”

    三爷在她身旁坐下,拿起两个杯子,倒了两杯水,一杯放在她面前,一杯放在自己面前,不说话,仿佛在耐心地等待真凉的回答。

    直到真凉将一块糕点全吞进了喉咙里,这才启口道,“打个比方好了,你爱上了两个紫舞,一个紫舞是风-尘女子,一个紫舞是大家闺秀,命运让你必须从中二选一,你选谁?”

    三爷蹙眉,文不对题地回答,“我不会爱上紫舞。”

    真凉忍不住白眼,“拜托,我只是打个比方。”

    三爷不悦道,“别拿我跟别的女人打比方。”

    真凉继续白眼,“不拿你跟别的女人打比方,跟谁?跟鬼么?”

    “你。”

    对于男人仿若赌气般的回答,真凉一点儿也没有受宠若惊的感觉,一边吃着糕点,一边随口道,“好吧,打个比方,你爱上了两个我,一个我是风-尘女子,一个我是大家闺秀,命运让你必须从中二选一,你选谁?”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