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穿越时空 > 探香丑妃

031:心上人

    睡过一晚的女人?

    此时再没有人关注真凉动听的声音,而是关注她说话的内容。

    世人皆知三爷从没睡过女人,就是他的心上人,他也从未碰过,而现在这个戴着面罩,气质若天仙般梦幻美好的女子,居然大言不惭地说自己被三爷睡过?

    说实话,她这番言论跟她脱俗的形象倒显得格格不入。

    难道三爷真的睡过她?

    那些震惊的男人们都不约而同地想,若是换成他们是三爷,面对这么一个梦幻的女人,一定也会把持不住,虽然三爷的心上人已经美得倾国倾城,但欲遮还休的女人偏偏有着更致命的吸引力。

    全场的人仿佛都被真凉的话给彻底石化了,就连三爷也饶有兴致般地抬起头,第二次朝着真凉冷冷地看了过来。

    对上三爷深邃冷寒的眸光,真凉挑衅地对他白了白眼,一副我说你睡过我是看得起你的嚣张表情。

    三爷似是为了表现对她的极度不屑,再次将眸光从她脸上移开,落在其他地方。

    见死不救的混账!真凉真恨不能自己手上有一把飞刀,直接对着这个男人的脸劈过去,让他脸上再多一条疤,直接从三爷晋升为四爷。

    就在全场寂静的时刻,敞开的门外,缓缓走进来一个白衣胜雪的妙龄女子,瞬间转移了众人的注意力。

    细长的黛眉,勾魂的媚眼,性感的唇瓣,玉脂般的嫩白肌肤,走路如弱柳扶风,这是一个婀娜多姿的妩媚女子。

    白衣女子走至三爷身旁停下,侧首似笑非笑地看向三爷,仿佛在无声地询问他:这女人你真睡过?

    三爷只淡淡地跟白衣女子对上一眼,便移开眸光重新投在真凉身上,继而又不动声色地移开。

    真凉不认识这白衣女子,但明哥等人却是认识的,她叫紫舞,乃任君采撷的花魁之一,但她这个花魁跟其他花魁可不一样,她从来不伺候人,除了三爷。

    只有每次三爷来艾县的时候,紫舞才会抛头露面地跟随在他左右,在他人眼里,身边从无女人跟随的三爷,定然是喜欢紫舞,视紫舞为心上人的。

    真凉的心性还是聪颖的,在众人看见紫舞时的怪异神情中,在紫舞看向她时隐含敌意的神情中,她已经猜到,这个白衣女子恐怕就是三爷的心上人了。

    不由地,真凉耳边响起在那间小屋子里三爷曾经对她说过的话,他说他从未碰过女人,她是第一个。

    呵,真是狗屁!

    真凉觉得自己简直就是天底下最傻的大傻瓜,他那种糊弄人的谎话当时她居然信了,甚至毫无怀疑,真是可悲可笑。

    他是一个正常的血气方刚的男人,身旁有那么一个娇媚的女人伴随着,他如何能忍住不碰?

    虚伪的男人!嘴上说一套手上又做一套!

    将男人暗暗地臭骂一顿之后,真凉再度看向明哥,冷声喝道,“还不识相点放开我?难道还想劳烦三爷过来把你踢开?”

    好吧,虽然她已经极度鄙视三爷看不起三爷,但在这个时候,为了自己的安危,她不得不竭尽全力地利用他,直至她安全地离开这里为止。

    明哥张了张嘴,回头朝着三爷看了又看,其实他很想亲口问一问三爷,究竟有没有睡过这个女人?若是三爷果真睡过这个女人,且还想再睡,那他就是再渴求再不舍,都会知趣地松开她,但若是这女人纯属造谣撒谎,那他绝对不会放开这个让他心猿意马的女人,绝对不会。

    只是,哪怕心里挠痒痒似的想问,因为紫舞姑娘站在这儿,他如何敢问?

    虽然紫舞姑娘是三爷的女人,但所谓窈窕淑女君子好逑,他们这些来任君采撷的男人往往也是极度垂涎紫舞姑娘的,经常在心里或在口头上将她狠狠猥亵一番。

    男人的劣根性差不多,往往越是得不到,对她的觊觎之心反而越是强烈。

    若是他们某天能得到紫舞姑娘的回眸一笑,他们的魂魄能半天找不到回归的方向。

    所以,明哥生怕自己出言不逊惹紫舞姑娘不高兴,也便是得罪了紫舞姑娘,恐怕下次再也没有机会能得她回眸一笑了。

    鱼与熊掌,明哥这会儿都想得到,权衡一番之后,明哥决定先将真凉松开,试一试三爷的态度再说。

    只是,还没等明哥把手从真凉手上收回,紫舞便突然开口道,“三爷睡过的女人,她也配?三爷的眼可没瞎。”

    紫舞说话就是这般犀利,毫不客气,更不留余地,也同时大大振奋了明哥的士气,令他觉得豁然开朗。

    她这话显然是针对真凉说的,既否认了三爷睡过真凉的事实,又在坚决地捍卫着自己的名声与权益。

    只有她才能被三爷瞧得上眼,只有她才能成为跟三爷同床共枕的女人。

    对明哥而言,紫舞这话无疑也是在鼓励他及时行乐,鲜少看向三爷之外的男人的紫舞在说这番话的时候,眼神是落在明哥脸上的,并且带着鼓动性极强的笑意。

    于是,也就一眨眼的功夫,明哥抓住真凉的手转松为紧,且紧上加紧,那张微微颤抖着的嘴朝着真凉迫不及待地第三次凑去。

    千钧一发之时,不知从哪个地方飞出来一个不明小物,地朝着明哥的后脑勺射去,一个眼尖的男人见状,立即紧张地提醒道,“明哥,小心脑后!快闪开!”

    明哥闻言,猛地松开真凉双手的同时,敏捷地往边上一闪。

    这会儿他虽然爱死了眼前的女子,可在危险与性命面前,永远是他自己最为重要。

    不明小物失去了砸中明哥后脑勺的可能,却急速地朝着真凉的眉心位置直奔而去!

    虽然没人能看清不明小物的具体样子,但却可以感受到不明小物的坚硬,而抛出小物者又施与了极大的内力,除非真凉的脸是铜墙铁壁,否则,肯定会被打出个深深的小窟窿出来。

    到时,真凉恐怕不是毁容那般简单,而是性命攸关。

    眼看着不明小物即将射穿真凉的额头,而真凉已经失去了躲闪的神智与能力时,无人站着的窗外突然及时轰进来一股强大的巨风,生生将那势无可挡的小物给推偏移了方向。

    “咚”一声,真凉头边的白色墙壁上,被小物射穿了一个窟窿,小物已经没入了墙壁深处。

    显然,是有人救了真凉的命。

    没有人知道,刚刚也就一刹那的功夫,三爷的手心里出了一层细密的汗,而他几乎跟那股巨风同时发出的内力,被他无声地转移到了地面,悄然不见。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