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穿越时空 > 探香丑妃

029:削魂

    真凉小心翼翼地往柜子边挪了挪脚步,以便能看到圆桌边的场景。

    也就一溜烟的功夫,圆桌边就坐满了人,六七个男人,三四个女人,女人全是被男人搂在怀里坐着的,看女人的装扮与笑容,倒像是风尘女子,左一声爷右一声娇吟,没有什么矜持与筋骨。

    真凉已经填饱了肚子,这会儿真想立即离开,可是,她又生怕自己曝露了行踪,曝露她偷吃的行经,毕竟她此刻所在的柜子后边,散落着一小堆丢脸的肉骨头。

    安全起见,真凉轻轻背靠着柜子,决定耐心地待在这里,等这伙人全部散去之后,她再离开。

    此刻距离她逃离容城的时间已经快一天了,想必那四个仆从早就报告了真姨娘有关她失踪不见的事,不过,哪怕真姨娘派出了无数人出门寻找她的下落,也无法确知她来的是艾县。

    在她看来,真姨娘若想找到她,无异于大海捞针般艰难,所以,她在艾县的任何地方都不重要,重要的是她必须首先保证自己的安全。

    虽然在艾县她顶着一张生疏的面孔,但此处是人声鼎沸的酒楼,出现生面孔应该不是什么稀罕事。

    “第一次来任君采撷,就有这般标志的美人作陪,真是死而无憾了啊。”有一个搂着姑娘的男人兴奋地感叹道。

    真凉微合上的眼眸立即大睁起来,什么?任君采撷?这里是任君采撷?难道这里不是酒楼是姬院?

    “你也太没志气了,来了不到一个时辰就惦记上死了,依我看,把这辈子赚来的钱全花销在美人的身上,那才叫死而无憾呢。”

    “你们两个真是晦气,这么好的辰光说什么不好,非得说死不死的?赶紧尝尝任君采撷的酒菜,听说全是漂亮姑娘亲手做的。”

    “好好好,喝酒吃菜!”

    真凉的脸白了又白,毫无疑问,她原先的猜测错了,此刻她置身的地方不是酒楼,而是一个叫作任君采撷的大姬院。

    想到老林曾经说过的话,她有一种自投罗的感觉。

    瞧瞧,老林还没来得及把她卖进这里,她倒主动免费地送上门来了。

    扯了扯自己身上纯白色的衣裙,真凉开始嫌弃起来,这衣裳洗得再干净,也是跟男人有过无数纠缠的姬女穿过的,多恶心啦。

    她倒不是嫌弃姬女,而是嫌弃售卖女性身子的营生,或者说,她的心理洁癖发作了。

    真凉心里那个悔呀恨呀,她居然把自己打扮回了女人!真是千不该万不该呢!

    若是此刻她还是男人的装扮,待会离开肯定不会有什么问题,可现在,她浑身皆是女人的打扮,尤其是她一身素净的白色衣裙以及脸上遮着的白色手帕,看起来简单得很,却极容易引人注目。

    没有男装替换也没有隐身术,真凉真是担心,自己待会要怎么离开这儿?若想大大咧咧地离开,肯定不太可能,这任君采撷的姑娘都互相认识,一旦发现她这么一个陌生女子,肯定会对她设置各种离开的阻碍,或许,阻碍她离开的不是任君采撷的姑娘们,而是那些来任君采撷游乐的男人。

    难不成她要再闯进一个房间,碰碰运气去换一身男装出来么?

    老林说任君采撷有提供特殊服务的男人,可她怎么知道那些提供特殊服务的男人会住在哪儿?

    正当真凉愁得几欲跺脚之时,圆桌边有个男人站了起来,朝着柜子的方向边走边道,“上回有个朋友送我三坛子好酒,未免被家里那只母老虎糟蹋,我就把酒存放在这儿托美人照顾了,现在我就去把酒拿过来给你们尝尝,谁都别跟我客气,喝光为止。”

    男人身后是其他人的吆喝声或赞美声,真凉的心则紧张得剧烈跳动,因为她抬头打量柜子的时候猛然发现,柜子顶部置放着一些酒缸,好像恰好就是三坛。

    怎么办?怎么办?

    眼见着男人距离柜子越来越近,真凉真是左右为难,她与柜子后头便是一堵墙,没有其他遮掩物,她若是想逃到其他地方躲藏,势必会被其他人发现踪迹,而若是她站在原地不动,除非那个男人是瞎子,否则一定会发现她。

    最终,真凉选择了待在原地,不是她不想跑出去,而是她的双脚因为惊吓而暂时失去了挪步的力气。

    哎,那些刚刚跑进她肚子里去的肉食难道都白吃了?

    过来取酒的男人知道自己放酒的位置,眼里也只有自己的好酒,所以当他走到柜子后头的时候,并没有立即发现站在墙壁角落一动不动的真凉。

    只是,当他站到凳子上,准备从柜子顶部把酒坛子搬下的时候,忽地觉察到背后有人盯着他瞧。

    男人一边将一坛子酒稳稳地抱在怀里,一边跳下了凳子,朝着真凉所在的位置看了过来。

    这是一个约摸三十几岁的男人,下巴长满了黑短的胡须,在跟真凉面面相觑了一番之后,一脸惊讶的男人歪嘴笑了,“哟,你是老鸨派来替我看管美酒的美人么?”

    真凉想要点头承认,如此她出现在众人面前就不会显得奇怪了,可是,一旦她承认,那她等于默认自己是任君采撷的姬女了。

    她不是姬女,当然不会承认自己是姬女,哪怕是为了保住自己的安危与性命。

    不过,真凉既没有点头也没有摇头,而是收回看向男人的眸光,定定地落在地上。

    “美人害羞了?来,跟我过去喝酒,算是我对你表示感谢。”男人一手将酒坛子抱在胸前,一手欲过来搂真凉。

    真凉自然不愿被这种男人触碰,连忙躲到一边,一声不吭地表示拒绝。

    “美人,你不但身段好,连身手也灵活得紧,我喜欢。”男人已经喝下不少酒,所以也有了些许醉态,一次没搂住真凉,便再接再厉。

    真凉不断地躲闪,男人不断地紧逼,“砰啪”一声,男人手里的酒坛子掉在了地上,浓郁的酒味立即四散而出,引来其他男人直叹可惜的声音。

    “为了美人,别说舍弃一坛子美酒,就是舍弃性命也值呀。”男人笑眯眯地,开始用两只手来抓搂真凉。

    很快,真凉虽然没被男人强抱个满怀,却被他用双手制住了两条胳膊。

    男人明明可以直接抱住真凉的,可他的恶趣味偏偏犯了,竟将真凉的两条胳膊往她身后一拉,只消一只手就困住了她双手的行动能力。

    在这个过程中,男人不但隔着衣料抓过真凉纤细的胳膊,也直接触到了她双手的嫩滑,男人为那番手感不禁啧啧称赞道,“这触感真是削魂,美人,我越来越喜欢你了。”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