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穿越时空 > 探香丑妃

026:吞噬

    真凉错愕地盯着从真奇身上汩汩流出的鲜血,整个人陷入不敢置信的呆滞之中。

    这是不可能的,她一定是在做噩梦!

    中年男人快准狠地将短刀从真奇的身体深处拔回,更多鲜血喷涌而出的同时,身姿一直矫健的真奇轰然倒地,那双呆萌的眼睛在看了真凉最后一眼之后,疲惫地无力合上。

    “真奇——真奇——”真凉猛然回过神,终于意识到自己所面对的一切不是做噩梦,而是残酷的现实。

    这个伪善的中年男人果然是当猎人的料,简简单单就解决了真奇的性命,可是,在她眼里,真奇并不是他曾经捕猎过的狼种,而是一条狗而已!

    一时间,后悔、愤恨、悲痛、懊恼……各种复杂的情绪涌上心头,真凉无视那把血淋淋的短刀,不顾一切地朝着中年男人扑去,不断地踢他,不断地用拳头砸他。

    “你这个混蛋!混账!混账!你还我的真奇!还我的真奇!”

    若是她能未卜先知,能预想到真奇的厄运,那她真的宁愿进皇宫为妃,也不会选择逃婚;若是她没有对陌生人以貌度人、掉以轻心,那她就能趁早发现中年男人潜藏在眼底的不善与杀气。

    所以说,真奇会遭到这样的惨况都是她的错她的错!

    可是,再后悔再自责又有何用?真奇已经被男人狠狠捅了一刀,而作为能够对狼手到擒来的猎人,怎么可能没有捅到真奇的要害部位?

    中年男人还想着要靠卖掉真凉赚钱,所以对她不痛不痒的攻击根本就满不在乎,任由她发泄了一会儿之后,便点了她的昏睡穴,将她抱进柴房像是丢小鸡般抛了进去。

    好在真凉身体所落之处是繁厚杂乱的稻草堆,否则凭借男人的力道,定然能将她半条命给抛没。

    满脸是泪的真凉一动不动地侧躺在稻草堆上,浑身上下仿佛都被悲痛浸染,昏昏然不能醒来。

    不过一夜之间,一个对未来充满憧憬的女子,因为一条狗的悲惨境遇而变得了无生气。

    真凉在昏睡了五个时辰之后,活生生地被饥饿催醒。

    置身陌生的柴房,看不到真奇的身影,也听不见真奇的声音,真凉却清醒地知道,真奇已经永远离开她,离开这个世界了。

    但愿真奇能跟她一样,穿越到另一个世界,继续做狗也好,做人也罢,一定要平平安安的,长命百岁。

    在真凉的呆愣之中,柴房的门忽地被人从外边打开。

    中年男人端着一个大碗走了进来,顺手把门带上。

    大碗里装着两个杂粮馒头,似乎还冒着若有若无的热气。

    闻到馒头的香味,真凉的肚子不争气地咕咕咕叫了起来。

    好在肚子叫的声音并不响亮,真凉恨恨地瞪向中年男人,告诉自己宁愿饿死也不要吃他的馒头。

    似乎看穿了她的心思,中年男人俯身将大碗放在真凉跟前的地上,沉声道,“姑娘,只要人活着,就有一切希望,但若是饿死了,什么希望也便指望不上了。”

    真凉轻哼一声,倚头不看中年男人一眼,他这话说得确有道理,但是她不屑听,也不会因为他而有所依从。

    中年男人走到门口将门拉开,在离开之前头也不回地说道,“如果你喜欢吃馒头,晚上可以继续吃馒头,如果你不喜欢,晚上我就特意给你做顿狗肉包子,如何?”

    真凉恨不能把耳朵捂起来不听他说话,但很不幸的,她偏偏听到了他的话,也迅速明白了他隐含的威胁。

    趁着中年男人还没跨出门槛,真凉立即抓过一个馒头大咬了一口,囫囵吞下之后喊道,“你别费心了,我喜欢吃馒头!”

    中年男人回头看了她一眼,冷笑,“那就好,只要你听话,你在我这儿住一日,我便不会亏待你一日。等我跟老鸨谈好了价钱,你应该能够想象,那日子还不如现在舒坦。”

    真凉食之无味地啃咬着馒头,机械地吞咽着,心里苦涩辛酸不已,这男人是在让她珍惜当下被关柴房的幸福生活么?

    可悲啊可悲,可笑呀可笑!

    两个馒头啃完之后,真凉靠在稻草堆上,不知不觉又浑身疲乏地沉睡过去。

    黑夜降临时,真凉还在沉睡当中。

    已经过了晚饭的时间,可中年男人一直没有送饭进来,自然,昏睡中的真凉并不知其中异常。

    “着火了——着火了——”真凉最终被一阵又一阵的呼唤声吵醒。

    缓缓睁开眼睛,真凉发现有浓烟从柴房外源源不断地渗透进来,仿佛那些火苗近在咫尺。

    火显然是从其他地方燃烧而来,还没来得及蔓延至柴房,但却很有可能马上波及柴房。

    真凉浑身打了一个寒噤,不敢想象若是自己一直昏睡着,等大火从外头蹿至里头,待她觉察到时,恐怕已经被熊熊大火包围,毕竟柴房里几乎每一件物品都易燃。

    虽然饿得浑身无力,但真凉还是异常振奋地从地上爬了起来,使劲地拉扯着被反锁的柴房门,并且大喊着:“救命——救命——”

    救火的人并不多,三三两两的,谁也没有听见她的呼喊。

    真凉拉不开柴房门,只能回头从柴房里找来一把锄头,将柴房的门一通乱铲。

    不知是她使出了极大的力气,还是锄头所铲之处恰到好处,门锁“啪”一声落地的同时,柴房的门豁然裂开了一条大缝。

    真凉惊喜地一脚踹开房门,虽然被扑面而来的烟熏得一阵咳嗽,且乌黑了脸颊,但却没有被大火燃到一寸肌肤。

    急着避开越来越近的火光时,真凉因为视线不清,被地上的不明之物绊了一跤险些摔倒,待她不经意地回头看时,惊得半天没能回过神来。

    刚刚绊住她脚的不是什么凳子石头之类,而是一条人腿,顺着人腿往上,是一具正在激烈燃烧着的躯体。

    炽烈的火光之中,真凉依稀看清,那个被燃烧的人正是将她关在柴房的中年男人,不会有错。

    中年男人除了大腿以下的部位,其他部位都在被大火无情地吞噬之中,可是,他却一动不动地没有半点本能的反应。

    真凉被这一幕吓得浑身哆嗦,难道,中年男人在被大火烧身之前就已经死了?

    他是怎么死的?是别人杀了他?还是他自己不小心死了?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