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穿越时空 > 探香丑妃

023:放倒

    马车飞驰在通往容城的蜿蜒山路上,马儿欢快,坐在车厢里头的真凉更欢快。

    虽然信国盛世太平,但真凉没有护身之功夫,真姨娘自然不会放心让她独自出门,所以跟她随行的除了金叶银叶两个丫鬟之外,还有两个暂时充当车夫的家丁,说是家丁,其实是尉迟将军最得力的十大干将之二。

    当然,除了家丁之外,还有一个特殊的伴随,那就是被公认为狼的哈士奇。

    置身容城的第一天,真凉带着四个仆从在最繁华的集市闲逛,整人的花样陈出不穷,一会儿吩咐金叶银叶跑回半个时辰前光顾过的店里把她犹豫没买的东西买下,一会儿吩咐任一家丁去一里路之远的地方买容城的特产给她尝……

    反正,不竭尽全力地把四个仆从累个够呛,她是不肯罢休的,也是不会放心的。

    哈士奇因为在集市上露面会吓到人,所以被真凉强行留在客栈里。

    天黑之前,一行人回到客栈时,真凉暗喜地从金叶银叶两个丫鬟的脸上看到了疲惫之色,而两个身经百战的家丁虽然脸上看不出疲累,但吃晚饭时的狼吞虎咽足以说明一个问题——他们被真凉用跑腿的方式折腾得饥疲交加。

    晚饭过后,真凉佯装困极,迅速打发两个丫鬟也去睡了。

    若是没有其他两个家丁在,两个丫鬟不敢也不放心把真凉留在客栈的客房里独自睡下,因为两个家丁受过真姨娘的嘱咐,晚上至少有一个人必须守在真凉的门口以防不测,所以犯困不已的金叶与银叶放心地去自己的房里睡下了。

    距离正常人休息的时间尚早,两个家丁便一道守在真凉的门口,打算等夜深了再换班休息。

    真凉透过门缝看见两个守在门口精神奕奕的像是雕像般的家丁,气得真想吐血,好在她还做好了二手准备。

    今日路过一家药铺时,她不准其他四人跟着她进去,独自一人进去问老板买了些药材。

    金叶银叶暗忖小姐可能是想问老板咨询有没有除斑的药物,而两个家丁则一致认为小姐可能是有难言之隐的小疾不便给他们听见,只要他们站在能看见小姐身影的门口,时刻关注小姐的动向,提高警惕,就不怕有什么意外发生。

    殊不知,他们家的小姐神神秘秘、鬼鬼祟祟的买药,为的根本不是她自己,而是他们其中的一人或多人。

    在床上百无聊赖地躺了一个多时辰之后,真凉打开房门,一边揉着眼睛,一边吸着鼻子,对门外的两个家丁道,“我有点鼻塞,可能得了风寒,你们谁去帮我熬一大壶姜汤?”

    站在右边的家丁立即道,“我去。”

    没过一会儿,跑去客栈厨房的家丁果真提着一大壶姜汤回来了,虽然他觉得小姐没必要喝上一大壶的姜汤,但他还是没有违背她的要求。

    门被家丁带上之后,真凉先给自己倒了一碗姜汤缓缓喝着,其实她没有鼻塞,也没有得什么风寒,她喝一碗姜汤纯属为了预防风寒,因为待会她可是有茫茫夜路要赶呢。

    姜汤喝完之后,曾谅取出两个杯子倒了两杯姜汤,然后将白天从药铺买来的药粉取出,往两个杯子里各自撒了一些粉末进去。

    这药粉不是什么毒药,而是强劲的催眠制剂,类似于蒙汗药,药铺老板拍着胸脯保证,就是神仙喝了不出一刻钟也得呼呼大睡,如若无效加倍退钱。

    真凉自然会怀疑药铺老板所言真假,不过,在逃跑的节骨眼上,她只能信其有不敢信其无。

    低头嗅了嗅,真凉没觉得被下了药的姜汤有何异常的味道,便一手一个杯子地端至门后,用脚踹了踹门道,“帮我开下门。”

    门很快被家丁从外面推开,真凉笑眯眯地问,“你们知道我为什么需要一大壶姜汤么?”

    两个家丁面面相觑一番之后,愣愣地摇了摇头。

    真凉暗骂一句真笨,将两杯姜汤递高递远道,“容城比京城冷得多,我怕你们得了风寒之后一旦病倒,我就没人保护了,所以,安全起见,赶紧趁热喝了吧。”

    虽然真凉口口声声说的都是为了她自己,但两个家丁听了却分外感动,小姐失忆之后真是变了,变得会关心下人了,不是说失忆前的小姐不善良不美好,而是失忆前的小姐多愁善感,很多时候都是在发呆犯愁,很容易忽略其他人的存在。

    “多谢小姐关心。”两人异口同声地接过杯子,动作豪气地将姜汤一口喝尽。

    “呵呵,应该的。”真凉的脸微微泛红,他们这声谢她还真是承受不起,因为她不是真的在关心他们的身体,而是在作弄他们的身体。

    阿弥陀佛,惭愧惭愧。

    “还要么?”真凉暗想着,为了弥补亏欠,她就请他们再喝几杯不含药粉的姜汤好了。

    “多谢小姐,够了。”两个家丁一齐摇头,一杯姜汤已是恩赐,他们哪敢贪图更多?

    “那好,你们注意休息,我睡了。”

    真凉接过两个杯子转身回房,两个家丁立即殷勤地将门关上,这次真凉没有再上床,而是坐在椅子上盯着门口看着。

    能够透光的门背上依稀能显出两个家丁笔挺的身影,真凉多么希望,两个家丁会在眨眼之间神奇地倒地昏睡过去。

    可是,一刻钟过去了,没有家丁倒下。

    又一刻钟过去,虽然一个家丁已经先行离开去休息,但剩下一个家丁身姿依旧挺拔,依旧显得精神奕奕。

    当真凉即将愤怒地断定买来的药粉根本就是假药之时,门外家丁一动不动的身影开始微微晃悠,东倒西歪起来。

    真凉不由兴奋地瞪大了眼睛。

    片刻之后,家丁顺着墙沿缓缓倒下,虽没有发出噗通倒地的声响,但那愈来愈矮的身形昭显了他的困不能当。

    当真凉看不见家丁的身影时,霍然从椅子上跳下,双手举高狠狠地往上一蹦。

    药效见了!

    她成功了!

    不知是真凉蹦跳的动作太响了,还是哈士奇跟她有种默契的感应,当真凉走到床边的时候,哈士奇哧溜一下从床底下钻了出来,目光颇为深沉地望着它重新选择的主人,仿佛明白它跟新主人即将进行远行。

    真凉蹲下了身子,亲昵地摸了摸哈士奇的身子,脑袋里灵光一闪道,“亲爱的,给你取个名字吧,我叫真凉,你呢,从今往后,就叫真奇,真奇怪的真奇,好么?”

    哈士奇张开嘴舔了舔真凉的膝盖,仿佛在表达它的认可与满意。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