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穿越时空 > 探香丑妃

014:身强力壮的母猪

    其实,男人根本就没有考虑要不要姬女的事,而是觉得曾谅很是可笑。

    这女人根本就是把他当傻瓜、废物甚至是言而无信的小人了,以为他看不出她正在偷偷地往后挪动步子,企图逃跑么?

    他既然已经开口让她走,怎么可能说反悔就反悔?

    况且,只要他想,就算她退到门后,他都能瞬间把她重新抓回身边。

    曾谅迟迟不见男人回答她,便用询问的眼神望着他,眼里充满防备。

    直至曾谅已退至门背之后,男人这才冷冷出声,“我的腋毛不要了?”

    他没有回答要不要姬女的问题,而是竟还记着曾谅曾提过的“事成之后”的要求。

    曾谅虽然意外,但还是不屑地撇了撇嘴,他又不是转世的香君,她还要他的腋毛做什么?

    “呵,我那是跟你开玩笑的,你还当真啦?”曾谅咧嘴一笑。

    男人的眸光幽暗莫名,像是在揣度曾谅此言的真实性。

    曾谅一手已经暗暗地摸住了门沿,对于自己能否离开已是胜券在握,所以不禁大着胆子又问一句,“喂,要姬女么?”

    就算男人点头,曾谅也不可能为他请什么姬女过来,她痛恨他都来不及,怎么可能真心诚意地帮他?她不过是在口头上报复他几句,想要出出气罢了。

    男人原本已经收回的眸光冷寒地望向曾谅,“再不滚我可以勉为其难把你当美女。”

    曾谅的心猛地一颤,着实被他的眸光与口气吓了一大跳,他的意思再明显不过,若是她再不识相离开,他就勉为其难地让她彻底做他的解药。

    明知眼下是走为上策,可曾谅硬是没将心里想喷出口的话给憋住。

    “别这么凶嘛,你放过我,我也不会知恩不报,放心吧,我会出去找只身强力壮的母猪来给你当解药的。”

    最后一个字刚落下,曾谅握住门沿的手一个用力,身姿像是飓风一般旋了出去,砰一声将门紧紧带上。

    其实她知道男人应该武功高强,就算她跑出了屋子,他也能将她立即抓回去,可是,她偏偏觉得他虽然长得丑,却是个言而有信的男人,说放过她就一定会放过她,而且,就算他是个言而无信的小人想要反悔,总得把衣裳穿起来再出来抓她吧?

    她呀,趁着他穿衣裳的时间,也足够跑得无影无踪了。

    还站在栅栏门外的金叶看到自家小姐活生生地闪出屋子,立时高兴地哇哇大哭。

    自从曾谅进了屋子之后,金叶与哈士奇一直处于紧张的对峙状态,不过,在半个时辰之前,哈士奇一直守在屋门之外,虽虎视眈眈地瞪着她,却跟她相距较远的距离。

    半个时辰之后,金叶出于对小姐的担心,又有着栅栏门作屏障,便大着胆子叫喊起来。

    谁知,刚叫了几声小姐,哈士奇就朝着她冲了过来,一副要将她咬死的凶狠模样。

    幸好,栅栏门够坚实,也够高,哈士奇一时半会儿没法冲出院子,达不成目的,哈士奇便气急败坏地对着金叶吠叫起来。

    金叶在一阵心惊肉跳之后,坚信她眼中的狼跳不出栅栏门,于是再次朝着屋子里大喊,喊完之后,她还是没有听到小姐半点声音。

    于是,金叶觉得大事不妙,便决定去附近有人的地方搬救兵救人。

    谁料,她才转了身,就听见身后栅栏门吱呀打开的声音。

    猛地一回头,金叶便清清楚楚地看见哈士奇正咬着栅栏门的一条栅栏,一点一点地将栅栏门往外推开。

    金叶的脸瞬间变得惨白,惊愕之余,忘记了尖叫,更忘记了逃跑,等到她意识到应该逃跑的时候,哈士奇已经气势汹汹地站在了她的半步之处。

    至此,金叶退一步,哈士奇便逼近四小步,没多久,金叶就被哈士奇逼得一动不敢再动,更不敢再发出一点声音,免得被它生吞活剥掉,直至看到曾谅的身影。

    所以,金叶哇哇大哭的原因非但是喜极而泣,也有长时间的极度惊恐所致。

    部分矮墙挡住了哈士奇的身子,以致于曾谅没有在第一时间看见它的身影,直到她冲到栅栏门外,这才明白金叶痛哭流涕的原因。

    曾谅走到金叶身旁,忽地俯身伸出手朝着哈士奇头上拍去。

    见状,金叶吓得尖叫一声,“小姐使不得——”

    金叶的动作再快,曾谅的手已经重重地拍打在了哈士奇的头上,并且以教训它的口吻道,“不识好歹的小狗,敢对我的丫鬟凶?该打!你的主人我已经救了,快回去看看吧。”

    金叶惊愕地望着哈士奇原先凶悍的神色变得柔和,像是能听懂小姐的话,很快就转身朝着院子里走去。

    曾谅拉住金叶的手,大步往前走道,“此地不宜久留,带路,赶紧走。”

    金叶使劲地点了点头,跟着曾谅飞快地跑了起来。

    两人跑到一条有人迹的河边时,曾谅停下脚步道,“我去洗个手。”

    虽然她手上的液状物已经全都擦掉了,可她总觉得还在,尤其是那黏腻温热的感觉怎样的挥之不去,隐约中似乎还能闻到那古怪的味道,所以看到河水的时候,她迫切地想要洗一洗,最好能将那些恶劣的印象一并洗去。

    曾谅在一遍一遍地反复洗手时,金叶便在她的上游掬水喝,曾谅侧首望向金叶,笑眯眯地问,“好喝吗?”

    古代的河水应该少有污染的困扰,若是金叶回答说好喝,她也想尝试喝一口。

    金叶正准备回答,却在刹那间看清曾谅的脸时,捂嘴惊恐地瞪大了眼睛,张大了嘴半饷发不出半点声音。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