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穿越时空 > 探香丑妃

011:不要脸

    只要男人迟迟不入,曾谅就敢继续装聋作哑,可是,男人拍臀的动作与声音实在是太恶劣了,曾谅生怕自己再不吱声,首先被男人破的不是她的身,也不是她的臀,而是她羞恼至极的心肝魂。

    “我告诉你我叫什么名字,你就会放过我么?若是不会,那我只能无可奉告。”曾谅冷声回应。

    闻言,男人没有再继续拍她的臂,而是忽地下床,很快就不见身影。

    曾谅正犹豫着要不要跟着下床逃离时,距离床铺最远的案几上,一支纤短的小蜡烛已被男人点燃,烛光虽只能照亮屋角一隅,却仍有微弱的光渗透到床铺这边。

    原先只能勉强看出轮廓的事物,此刻变得能基本看清。

    男人的脚步声响起,曾谅这才惊觉他正从点燃的蜡烛附近缓步走来。

    因为男人光着身躯,且身躯姓感强健到完美的地步,以至于曾谅在第一时间竟忽略了他的脸。

    那一身令人血脉贲张的肉肌,无论是宽厚的胸膛,还是矫健的长腿,都令人着迷般地移不开眼,甚至窒息喷鼻血,怎一个玉树临风了得?

    当曾谅的眸光不经意地落在男人最骄傲的神秘地带时,那黑暗浓郁的森林与雄伟的长剑骇得曾谅脸部充血、眼神凝滞,鼻子里似有液体在通融涌动。

    眼见着身段伟岸的男人越来越近,曾谅短路的脑瓜里竟闪出一个荒唐的念头:能够被这般优异身段的男人占有,或许也是一件荣幸之事?

    意识到自已的可耻之心,曾谅旋即收回欣赏男人身段的眸光,在男人还没看清她的容貌之前就把脸朝下,深埋进了被褥之中。

    男人从亮处走至暗处,更不容易立即看清曾谅的脸,等到他快要看清时,曾谅却突地将脸深埋起来。

    没有强行将曾谅的头拉起,男人居高临下地站在床沿,沉声命令,“抬起头来。”

    曾谅习惯与男人唱反调,所以故意一动不动,不过,她很快就改变了主意,猛地将头朝着他的方向抬起,让他看个清楚明白。

    既然男人终于愿意看她的脸了,她岂能放过这个脱逃的机会?她还是相信,当男人看清楚她的脸蛋时,一定会失去原先的性致。

    男人像是被曾谅的容貌给震慑住了,眼神瞬间凝滞,而曾谅也在同一时刻看清了男人的相貌。

    曾谅的小嘴微微地张开,毫不掩饰她的惊讶。

    凭借男人优异的身段,曾谅想当然地以为男人的相貌也该是出类拔萃,只是,男人的相貌却跟他的身段完全背道而驰。

    男人黝黑的脸上,竟然攀爬着三条粗长的疤痕,像是三条凶猛无比的蜈蚣,一条横亘鼻翼两侧,两条竖着亘过左右双眸,将他原先的容貌遮得毫无印象可言,也就是说,因为三条疤痕嚣张与霸道的气势,根本看不出他原先的容貌处于怎样一种水准。

    曾谅瞬间觉得,自己的丑貌相比男人的丑貌,只能算是小巫见大巫,她的脸上虽然长着两块大褐斑,但五官却没有被褐斑遮盖,并且眼睛以上是正常的,漂亮的,可男人呢,就连眼睛与额头都没有幸免,全被疤痕侵占了地盘。

    男人率先回神,凝望着曾谅呆愣的眼神,轻蔑地问,“吓到了?”

    “你都没被我吓到?我为何会被你吓到?”曾谅以为男人这是在掩饰他的自卑,竟情不自禁地安慰他道,“其实从相貌上而言,我们俩挺般配的嘛。”

    男人从曾谅轻快的语气中听出,她确实没有被他的容貌吓到,甚至也没有像别人一样嫌弃他的长相,原先的不快立刻神奇地烟消云散。

    “你的意思是改变了主意,想跟我继续了?”男人话落的同时,双眸落在曾谅分外诱人的两朵花蕾上,那漆黑的眸色顿时深沉许多。

    曾谅的脸瞬间涨至通红,连忙坐起来扯过一旁的被褥盖在身上,垂眸避开男人摄人的眸光,道,“中了魅药的男人都会饥不择食到这种地步么?连我这种相貌的都要?”

    男人一手抓住被褥,回答,“你的目的达成了,我不会跟丑女欢爱。”

    “你——”曾谅气愤地瞪向男人。

    “怎么,很失望?”

    “我……我哪有?”曾谅迅速清醒,她这是怎么了?明明很盼望男人在看清她的容貌之后放弃强占她,可当真的实现这个盼望时,心里却满是不悦?

    曾谅很快就为自己找好了台阶,一定是她心里还没接受这副丑陋的脸蛋,所以当自己被男人嫌弃是丑女时,她才会生气。

    虽然曾谅很想回男人一句“你不也是丑男”,但最终还是换成了“我高兴还来不及!”

    曾谅盯向男人抓着她胸前被褥的手,不解地瞪他,示意他松手,既然他不屑跟丑女欢爱,还抓着她遮身的被褥做什么?

    在曾谅的毫无防备下,男人手下用力一扯,轻易便将遮住曾谅身子的被褥扯开,曾谅立即吓得尖叫一声,“啊——你干什么?”

    “已经摸遍了,看看又如何?”男人趁着屋内暗淡的光线,肆无忌惮地上下打量着曾谅毫无遮拦的漂亮身段。

    曾谅只觉男人眸光所落之处,都会燃起一簇火焰,而她心里也是气得火冒三丈,迅速扑过去欲从男人手上抢过被褥重新遮上,却反而因为靠近了男人被他强势地控在怀里。

    被褥没抢到,反被他抱个满怀,这根本就是赔了夫人又折兵。

    “不要脸!”曾谅怒骂。

    男人从曾谅的脖颈开始,纤长的手指像是奏琴般往下一通摸抚,边道,“你觉得我会稀罕我的脸?”

    这男人,竟然间接地承认自己不要脸!

    确实,他那张丑陋的刀疤脸,与其稀罕,不如不要!

    “你不是说不会跟丑女……”曾谅微颤着身子质问,从男人轻佻的动作上而言,怎么看都不像是放弃她的架势,她实在想不明白,他为什么会嘴上说一套,手上又另做一套?

    男人正在缓缓动作的大手攀爬至曾谅嫩滑的肩膀上,继而缓缓抚下,在她的右手背上停住握紧,顿了顿之后,将她的手牵至他的长剑处挨紧。

    灼烫的温度瞬间传递至指腹,曾谅条件反射地缩手避开热源,拽紧拳头,却被男人迅速牵回,并且强行掰开她的手指,迫使她的手将长剑紧紧包裹。

    “你——”曾谅羞恼地说不出其他字眼,脸部像是充血了般红热不堪,心里直骂男人的恶劣与变太,不知他究竟要怎样才能真正放过她?

    “帮我。”男人的大手包裹着曾谅的小手,微微地上下搓动。

    曾谅隐约明白他想让她帮什么忙,气愤地吼道,“我不会!”

    男人一边手上加重搓动的力道,一边沉声道,“我教你!”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