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穿越时空 > 探香丑妃

009:对他的味

    曾谅被男人置放在床的同时,矫健的身躯已经将她整个凌然覆下。

    男人身上的温度灼烫而炽烈,很快,曾谅赤露在外的肌肤再也感受不到丝毫深秋的寒冷,反倒觉得有异常的躁热从身子深处源源不断地喷薄而出。

    “放轻松。”男人哑声命令曾谅,心中暗忖,这女人也不过是只纸老虎,嘴上说得轻松,可真正经历之时,她却变得浑身僵硬,回应寥寥,显然紧张至极所致。

    “你也半斤八两。”曾谅不服气地反驳,虽然动作着的一直是他,可她却能清晰地感受到他双手的颤抖、呼吸的紊乱,不是紧张是什么?

    唉,果然都是新手上路,生涩得很呐。

    曾谅很怕男人像影视剧里那般肉麻地亲吻她的身子,幸好,不知是这男人不喜欢那一套,还是根本就不知道有那一套,只是不断用粗粝的手指触摸着,更不忘跟她越来越紧密地贴合在一起。

    贴合的感觉实在太过奇妙,曾谅心惊肉跳地承受着、颤抖着,甚至痉挛着,她没有尝试过其他男人的经验,因而不知道,是不是任何男人对她这样动作的时候,她都会生出这种既不排斥又奇异的感觉?就仿佛男女之间天生便是如此契合,天生便该如此紧贴?甚至,需要更深层次的结合……

    虽然看不见自己的身子,但曾谅觉得自己的身子此刻就像是着火了一般,肌肤大概呈现出各种诡异的红,尤其是被男人直接触及的地方,应该是异常火红的吧?

    黑暗似乎能给人无尽的勇气与胆量,渐渐地,曾谅虽仍处于被动,却情不自禁地抱紧男人的身子,并且将她某些难以抑制的感觉通过声音轻轻地抒发而出。

    男人被曾谅柔媚的声音影响与刺激,动作不禁变得更为激狂,力道更是没轻没重,但饶是他再粗鲁再狂热,曾谅非但没因此生气,反而莫名感到欢喜,她觉得自己就像是在肆意的暙梦中一般,身子敏感,内心火热,甚至,此时此刻的感觉比暙梦更真实更深入更让人欲罢不能。

    怎么会这样?怎么会这样!

    曾谅明知自己生出这般感觉与回应是羞耻的可耻的,可却无法克制或收敛心底深处的呐喊与渴求。

    当她清楚地感觉到男人生硬的长剑探索着准备直入柔软的云霄之时,她的心似乎下一瞬就要破膛而出,脑袋里迸出一片又一片的空白。

    在自己被强行破身之前,曾谅决定随便说些什么话转移一下她的注意力,否则,她的心肝根本就难以承受下去,恐怕,还没破除到底,她已经率先晕死过去不省人事。

    不!她可不要做没有感知的木偶,更不能失去问他索要腋毛的机会!

    危机感袭来,曾谅赶紧深吸一口气,继而在男人汗涔涔的胸口轻轻地摸了一把,气喘吁吁地问,“喂,你知道,我愿意配合你的真正原因么?”

    若此刻盘踞在曾谅身上的男人是个情场高手,根本就不会理会她的任何说辞,甚至会嫌她在关键时刻多嘴打扰,但是,准备将她彻底侵占的偏偏是个新手,他在关键时刻的紧张不会比曾谅缺乏丝毫。

    所以,像是找到了缓解的途径似的,男人暂时停滞了往内挺进的力道,顺着她的话反问,“为何?”

    其实曾谅也不知道自己愿意这般配合他的真正原因,她明明可以尝试其他更安全的办法得到他的腋毛,可是,她却偏偏走上了献身这条路。

    莫非是这个男人太有魅力了,所以无论是她的身子还是灵魂,都不得不彻底被他征服?

    曾谅只是单纯地想通过说话缓解紧张,没指望男人会搭理她,谁知男人非但搭理了她,而且还停住了动作,曾谅诧异之余,只能硬着头皮将这个话题继续下去。

    “因为呀,”曾谅深深地呼吸着,还故意陶醉般地发出粗重的呼吸声响,“因为你香气宜人呀,醉得我分不清东南西北,只能被你牵着鼻子走,被你为所欲为了,你呀,该好好感谢你身上纯天然的体香,让我这个既倒霉又幸运的女人投怀送抱。”

    虽然这番话是曾谅在浑浑噩噩的情况下说出来的,可男人却听得异常认真。

    “体香?”男人诧异了一会儿,随及像是想通了什么似的,声音骤冷了许多,变得又臭又硬,“我没有体香。”

    “骗谁呢?以为我鼻子塞住失去嗅觉了呀?你分明就有体香!就是从你嘴里跑出来的!休想骗人!”曾谅恍惚觉得自己就像是喝醉了一般,明明脑袋是清醒的,可说出来的话却像是醉得一塌糊涂,连语调都醉醺醺软趴趴的,既像是撒娇,又像是在撒气,“真是香呀!香得我的鼻子都快要掉下来了,香得我的脑袋都晕晕沉沉了。”

    “我是男人,没有体香。”男人俨然觉得自己有体香是一件屈辱之事,双手抓紧曾谅的肩膀,欲念消散了不少,颇为恼怒地解释,“今日我被小人算计,身中魅药,所以身上才会有那种难闻的味道。”

    “魅药啊……”忽地,曾谅浑身打了一个寒噤,突然醒悟过来,“什么是魅药?难道是那种男人服用之后必须由女人来解的药?”

    “正是。”

    “啊——”曾谅愣了半饷,确认道,“你当真没有体香?”

    “从来没有。”

    曾谅瞬间觉得自己太唐突太莽撞了,她怎么就没能在问清楚了之后再作决定呢?

    虽然面对一个身中魅药的强悍男人,她想要全身而退的可能性极其微小,可若是知道他没有体香,哪怕是微小的希望,她也会努力尝试。

    曾谅用双手抵住男人火热的胸膛,压低了声音道,“不好意思,我不想配合你了。”

    男人显然不明白她的态度为何会转变如此之快,一动不动地问,“因为我没有体香?”

    “不是,我那是跟你开玩笑的,其实是我怕死,因为我不想欺负你没经验而蒙混过关了,因为我觉得,就算你没碰过女人,待会也能判断出我已经不是处子之身。”

    男人冷哼,“现在说自己不是处子是不是已经晚了?”

    “我觉得还不晚,只要你放了我,我保证,一定出去给你找个处子回来,包你满意。”曾谅嘴上说得好听,心里想的却是另一套,若是他真的放她离开,她肯定跑得远远地,怎么可能找个处子回来任他糟蹋?

    “我懒得换人。”男人根本就不吃曾谅那一套,反而重新在曾谅身上双手并用地动作起来,声音则冷冽如冰,“反正待会你是死是活对我而言并不重要。”

    重要的是他急需女人解除身上的魅药,而恰好这个女人异常对他的味。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