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穿越时空 > 探香丑妃

008:激烈的火花

    曾谅只觉这男人的声音磁性低哑,仿佛天籁般动听,愣了愣,一边软软地朝着男人的怀里倚靠过去,一边娇声回答,“是与不是,我说了不算,你来说了算,可好?”

    闻言,男人忽而狠狠一把将曾谅推开,喘息却是粗而急乱,言辞则瞬间变得鄙夷不屑,“我怎么觉得你是姬女?”

    姬女?

    曾谅差点被他气得吐血,不禁反唇相讥,“我怎么觉得你是瓢客?”

    男人立即为自己辩解,“我不是。”

    “我更不是!”曾谅气呼呼地为自己辩驳,虽然她不会亲口告诉他自己是处子,但也容不得他侮辱她为姬女。

    男人怔了怔,随即长臂一揽,将曾谅重新纳入怀里,沉声道,“如果待会我发现你不是处子,事后不会留你性命。”

    好重的杀气!曾谅缩了缩脖子,冷哼一声,她该感激自己这具身子托她亲娘的福,还是处子之身么?

    “听你这口气,好像我不是处子对你而言有多吃亏一样,难道你没碰过女人?”

    这般斯密的问题,曾谅以为男人肯定不会回答,可他却直言不讳道,“你是第一个。”

    第一个?他的意思是,她是他第一个碰过的女人?

    曾谅怔住了,完全没想到这个男人还能这般坦诚,居然会对她这个陌生人承认自己从来没碰过女人,一般男人不是很忌讳自己没有碰过女人,对女人缺乏各种经验的么?听这男人的口气,好像他没有碰过女人是一件多么骄傲的事一般。

    不过,从女人的角度而言,一个从来没有碰过其他女人的男人,却极为难能可贵,值得女人高兴与骄傲。

    “我是不是该感到荣幸?”曾谅咧嘴一笑,真见鬼了,她居然在危险中真的感到了莫大的荣幸。

    男人巧妙地回答,“我希望你能让我感到荣幸。”

    曾谅撇嘴,这男人,还在期待她是个跟他平等的处子呢。

    男人摸索着曾谅的脊背,开始动作生疏地剥起了她的衣裳,好不容易将一件衣裳剥除在地时,突问,“为什么你不反抗?“

    曾谅白眼,“莫非这就是你怀疑我是姬女的依据?我先问你,如果我反抗,你会放我走吗?”

    男人干脆地回答,“不能。”

    “这不就得了?既然横竖都是被你欺负,与其哭哭啼啼地被你强占,不如乖乖巧巧地跟你好好配合,恐怕还能从中享受一番,得到些意想不到的好处与快乐。”

    这不就是前世某句话的演绎——生活就像是强监,既然没能力反抗,那就去享受吧?

    男人探出手捏了曾谅的脸颊一把,“你这脸摸着明明又嫩又薄,怎么感觉却是又老又厚?”

    这厮是在嘲笑她脸皮厚了,曾谅权当没听见,同时见他也不是那种难以沟通的男人,便试探着跟他讲条件道,“喂,事成之后,你能不能送我点礼物?”

    “事成之后?”男人当然明白曾谅这四个字的涵义,但他实在没法理解,一个感觉是处子的女人竟然能将男女之事说得这般轻松,仿佛家常便饭一般正常,连他一个男人都觉得羞赧与难以启齿的事,她却似乎已经看透了般,“你这是在问我索要事后的报偿?”

    这男人的声音又有些变调,曾谅明白,自己八成又被他看作那种贪得无厌的女人了,连忙懊恼地替自己解释,“别那什么……犬眼看人低,我是想问你要报偿,可却不是你想的那种报偿,我呀,既不会要你的半分钱财,也不会要你对我负责,我只希望你能把你身上的腋毛全部送给我,就当留个纪念,好么?”

    “腋毛?”男人诧异地蹙眉,对他而言,腋毛也算是斯密物,可曾谅却看似认真地在问他讨要,这着实令人费解,“你要腋毛做什么?”

    “呃,小女子有怪癖,喜欢收集腋毛行不行?”

    “不行。”连她自己都觉得蹩脚的理由,更何况男人呢?

    “小气!”曾谅稍稍动了动脑筋,“其实是这样的,我有亲人得了恶疾,需要像你这种类型的男人的腋毛做药引子。”

    “在你眼里,我是什么类型的男人?”

    “咳咳,天机不可泄露。”

    男人见曾谅有意隐瞒,也没有勉强,“若事后你还留有性命,我可以考虑。”

    曾谅不由觉得好笑,这男人,还在渴望她是个处子呢。

    “快点吧,我怕冷。”

    曾谅知道自己这话听起来像是在猴急地催促男人赶紧跟她做那种事,但她明白,她这么说的真正原因,一个是迫切地想要得到他的腋毛,一个是对那种事所产生的本能的紧张与恐慌。

    她所依仗的身子确实不是她原先的,但是,所有因男人的触碰而生起的感觉却独属于她。

    男人剥她衣裳的动作依旧生疏笨拙,可却因为她的催促加快了动作。

    终于,曾谅在黑暗中寸缕不遮了。

    男人微微松开她的身子,开始解自己的衣裳,解他自己的显然跟解别人的衣裳不一样,很快他本就穿着不多的衣裳就被全部褪至地上。

    如今正是深秋的时节,确实极冷,曾谅冷得浑身直起鸡皮疙瘩,心里则七上八下地恐惧不已。

    哪怕她已经对自己做好了强大的心理安慰,但她却无奈地发现,如今她的灵魂和这具陌生的身子简直浑然一体,毫无排斥与异样,也就是说,她对男人的任何触碰,既敏感又深刻。

    在曾谅的忐忑不安中,男人猛地将她打横抱了起来,粗犷的肌肤与柔嫩的肌肤毫无遮拦地触碰在一起,一热一冷,一糙一滑,每个人的心里,都迸射出激烈的火花。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