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穿越时空 > 探香丑妃

006:神魂颠倒

    曾谅没亲眼见过真正的狼,可却见过一种跟狼长得颇为相似的犬类——哈士奇。

    她暙梦中的男主角方霖便养有一条哈士奇,名叫哈利,第一次见到哈利,她跟金叶的反应差不多,着实被它的眼神吓得后退好几步,当时方霖笑着问她,是不是觉得哈利长得像狼?她懵懂地点了点头,方霖便耐心地跟她解释,哈士奇跟狼有很大区别,譬如:哈士奇的眼睛是冰蓝色的,眼神晶莹剔透,很友善,而狼的话,除却北极狼,其他狼的眼睛都不是冰蓝色的,而且眼神凶狠犀利,一点儿也不友善。

    所以,曾谅第一时间判定,眼前的这条应该是犬类哈士奇,而不是狼,因为除了它的眼睛是冰蓝色的以外,它的眼神干净透明,最重要的一点,它跟其他的狗一样,居然正对着她友好地吐着舌头、摇着尾巴,这一点,凶恶的狼是绝对表现不出来的。

    方霖的哈士奇曾谅只见过一次,所以乍一见到眼前这条哈士奇,曾谅一时间竟分辨不出两者之间有什么区别,她不由异想天开地猜测,难道这条哈士奇就是哈利,跟她一样穿越了?

    “喂,你……是不是哈利?哈利?我是曾谅,咱们见过一次?”曾谅侥幸地问。

    哈士奇(作者也不知道它是狼是狗,所以暂时这么称呼它,咳咳)似懂非懂地盯着曾谅的眼睛,结果抛给她一双大白眼,好像在说:本犬不叫哈利,本犬更不认识你!

    曾谅讪笑一声,揽过身旁仍在瑟瑟发抖的金叶,安抚她道,“金叶,别怕,它不是狼,是狗。”

    “狗?不,不是。”金叶拼命地摇头,“这分明是一头狼,我见过的犬类也不在少数,可是,从未见过这种犬类,它根本就是狼。”

    “可能它是从外地跑来的狗。”

    “不,没这样的狗……绝对没有……”

    “……”也不能怪金叶不相信曾谅,试问,这主仆俩朝夕相处,知根知底的,如今主子失了忆,她说的这种话能信吗?

    曾谅无奈地叹气,“它若是狼,我们这会儿还能安然无恙地站在它面前争辩?早就被它拆吃入腹了是吧?”

    这话倒也有些道理,金叶半信半疑地看看曾谅,又看看哈士奇,心里只有一个念头是坚定的,那就是她家小姐自从失忆之后,性情大变了,以往都是她护着小姐,而现在,好像反过来了?

    两人争论的间隙,哈士奇慢吞吞地从她们身旁经过,径直朝着虚掩的屋门走去,等它庞大的身子一半探进屋子里之后,它忽地又退了出来,对着曾谅“呜汪呜汪呜汪”地叫了三声。

    金叶听了,吓得拽紧了曾谅往后退,一直退到栅栏门外。

    曾谅望着已经停止叫唤,却一眼不眨望着自己的哈士奇,蹙紧了眉。

    刚刚它的叫声虽然响亮,可却并不凶狠,不像是想赶她们走,或者是在恐吓她们,听起来反而像是在求救?

    当然,那不过是她一厢情愿的直觉与猜测而已。

    怔了怔,曾谅不知道自己是被哈士奇那眼神与叫声给收买了,还是看在方霖与哈利的面子上,便暗自做了一个大胆的决定。

    曾谅拍了拍金叶的肩膀,兀自走进栅栏门,且将栅栏门关上,对着栅栏门外的金叶微笑道,“那狗可能遇到点麻烦,需要我的帮助,我过去看看,你就在这儿等我。”

    闻言,金叶连忙摇头,“小姐,不能去,去不得!危险!它真的是狼不是狗!”

    “没事,我心里有数,这样好了,如果我半个时辰还没出来,或者不应你的声,你就叫人来救我,可好?”

    金叶双手紧紧地抓在栅栏上,心中既犹豫不决,又充满恐慌,若是小姐半个时辰还没出来,恐怕早就被那恶狼拆吃入腹,还用得着找人来救?

    唉,既然她无法改变小姐的决定,只能跟她同生共死了。

    于是,金叶视死如归道,“小姐,我陪你一块儿进去。”

    曾谅从金叶的表情与反应中看出了这个丫鬟的忠心与善良,不由好笑地拍了拍她的手,指着哈士奇点头,“好啊,不过,得等你相信它是一条狗了才能进来。”

    “小姐……它……我……”金叶纠结地低下了头,等她抬起头的时候,曾谅已经走到了虚掩的门口,而那哈士奇却没有跟随进去,反而像是守卫者似的紧盯着她,仿佛在对她说:你敢靠近一步,我就吞了你!

    金叶虽然害怕哈士奇冲过来吃了她,但见它没有跟着小姐进去,也就暗松了一口气,心里却是百思不得其解,这头狼明明看起来饥肠辘辘很饿的样子,为什么迟迟不吃她们?还是说,这是一头被猎人收养的狼,通了人性,所以对人无害?

    曾谅没有将虚掩的门推得更大,而是侧着小身板挤了进去,由于内外光线相差甚大,一时间她的眼前漆黑一团,等她慢慢适应光线之后,不知是她顺手的举动,还是风的作用,身后的门已经轻轻合上了。

    空气中弥漫着浓郁的药香,曾谅想当然地认为,这里应该住着哈士奇重病在床的主人,正需要她的帮助。

    在昏暗的屋子里扫视一圈,曾谅朝着那张简陋的大床慢慢走去,等她走到床边时,却诧异地发现,床上的被子虽是摊放着的,可却并没有躺着人。

    怎么回事?人呢?

    曾谅俯身将右手放在床褥上一探,床褥还是热的,这说明,病人应该还在这间屋子里,若不然,哈士奇不会引她进来吧?

    直起身子朝周围环视一圈,曾谅忽地觉得脊背发凉,毛骨悚然,不知道是心理作用,还是氛围越来越诡异之故,她原本平静的心砰然乱跳起来。

    “请问,有人吗?”曾谅一边佯装平静地出声,一边将脚步缓缓地往后退,想退到屋门那边,可以随时逃跑。

    她的脑袋里闪过无数可能,但她觉得最有可能的便是一种,那就是病人因为害怕而躲了起来。

    “你出来好吗?我是你家的狗请来帮助你的,别无恶意。”

    曾谅本就是个好奇心重且喜欢探究的人,胆魄极大,不过她敢进来这间屋子,主要还是诚心想来帮助人的。

    可是,曾谅万万没有想到,这屋子里的人所需要的帮助,能让她追悔莫及。

    眼前突然蹿出一个人影,一手擒住她的脊背,一手擒住她的纤腰,几步将她掳至就近的木桌上抵住。

    曾谅只觉扑面的浓郁药香几乎将她熏得神魂颠倒时,那人的唇已经以滚烫的温度迅速覆住她的。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